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屡败屡战,终圆心愿(原)  

2006-12-17 13:57:58|  分类: 哂点靓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小腾哥

 

《江门文艺》编辑鄢文江老师给了我一个电子邮件,说我的拙作一篇小说已经通过终审,主编说放在“本刊推荐”栏目,标题改为《有个姑娘想抱我》,要我写一个“创作谈”和作者简介来,顺便发一张最近的生活照片。作品可能在07年六七月份见刊。望着这个报喜的电子邮件,我顿时有了一股苦尽甘来的感觉。

我即时给鄢文江老师作了一个回复,说,鄢老师,您好!回复已经收悉。感谢鄢老师和贵刊的扶持与帮助,以一圆我多年前的一个文学梦。虽然,我以“小腾哥”这个笔名,在网易论坛上发表了许多的作品,并大多数得到各版主的推荐、加精、置顶,点击率亦有着数千数万,但是,这是跟传统纸质报刊杂志不能相比的。其实,我给《江门文艺》投稿已经多年,庆幸能坚持到底。创作谈、作者简介、生活照片我会尽快给您寄去。多谢鄢老师,多谢《江门文艺》!

说实话,我已经过了狂热的文学青年的日子,对于一篇稿件被杂志社的采用,本不应该如此激动与兴奋。况且,我也不是第一次在报刊杂志发表作品,也不是第一次在《江门文艺》发表文章。我曾经用“荣钰”的笔名,在《江门文艺》发表过一篇千把字的小“豆腐”文《享受生活》。但是,我对《江门文艺》有着一种浓厚的特殊感情。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在《江门文艺》上发表一篇像样子的文章。这个愿望,苦候了多年,现在终于达成了。这,无疑是我人生的一大快事。

这并没有沾沾自喜之意,更不是矫揉造作。也许,对于一些人来说,在杂志报刊上发表一篇文章,并不是一件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但是,相对于我而言,在《江门文艺》发表一篇像样子的文章,却是意义重大。因为,那是我的一种坚持,一种守候,也是一个心愿。

想起多年前,从我抓起笔写出第一篇文章后,就是将稿件投去《江门文艺》。当时,我还是一个工厂打工的年轻人,对文学心存着狂烈的痴恋。空闲时间,都用来趴在宿舍床头写稿。作为打工人知心朋友的《江门文艺》,自然是首先成为我投稿的对象。

作为一个读者,我是十分喜欢看《江门文艺》的。当时,每个月我必定购买的五本杂志之一,就有着《江门文艺》(另四本为《佛山文艺》、《故事会》、《读者》、《南叶》)。作为一个贫苦的打工人,这无疑是一笔挺大的开支。但是,这些我喜欢的杂志,却为我枯燥、辛酸、疲累的打工生活,带来许多乐趣。同时,也是我一个个知心的朋友,抚慰我那颗伤痕累累的心。

作为一个喜欢文学的打工青年,我将打工文学《江门文艺》定为我的投稿对象。也就是说,我把我的文学之路的起点,定在《江门文艺》上。然而,才疏学浅的我,第一步走得很辛苦,也很艰难。我的第一篇稿件,石沉大海,无影无踪。但我并不恢心,把第二、第三、第四……这么多年来,我都记不住我到底投给《江门文艺》投了多篇稿子。反正,六七万的中篇小说、一万多的短篇小说、数千字的散文与纪实、千把二千字的小小说和故事、一百几十字的评稿、组诗、短诗、长诗,等等,几乎所有文体我都有写过、投过。而且,数量非常多。只可惜,除了《江门文艺》另一个编辑雪月老师给我退了几次稿,其中一篇小“豆腐”文得以发表外,其他的稿件都没音信。

于是,我开始心恢意冷,不时地怀疑自己的写作能力与天分。勤能补拙,这一点并没错,但欠缺才华与才气,也往往是徒劳无功。只是,我总是不甘心,不服气。在全国打工杂志类具有影响力的《江门文艺》发表文章,可是我刚走上文学之路时的第一愿望。

为了这一个心愿,哪怕后来我常混在论坛与博客发表作品,都不忘写点文字投去《江门文艺》。虽然,这个时候投稿,已经少了往年的浮燥、功利的心态,而是多了几分娱乐文字的笑容,但是,我的内心里还是渴望能成功地发表一篇像样的、有点份量的作品。我并不是为了那一点点稿费,也不是为名气,我只是想向自己证明,我能在《江门文艺》发表作品。

就是这么简单。一个简简单单的心愿。

然而,这么简单的心愿,竟然要我等了多年,也写了几年。而且,还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说起来,这倒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与苦痛。可见,我其实是一个不适合写作的人。但骨头里都爱上写作,我只能咬着牙根坚持下去。大概,天道酬勤吧!我的努力,总算不白费。突然接到鄢文江老师的刊用稿件的电子邮件,我忍不住激动起来。苦尽甘来,我终于完了我多年前那个苦涩的心愿。

假如不出意外,我的那一篇被选用的拙作见刊于2007年五六月的《江门文艺》,那必将是我一辈子珍藏的美好记忆。这才算我真真正正的“处男作”。因为,多年前,我把我的文学之路的起点,定在《江门文艺》。

同时,作品成功的发表,也给了我信心与鼓励。写作之路,唯其肯学肯写,勇往直前,屡败屡战,才会有进步,才会圆自己的心愿。

 

2006-12-17

 

  评论这张
 
阅读(42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