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屈原新传之偃旗息鼓  

2006-05-28 15:09:02|  分类: 冷眼看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端午节将至,屈原特意放下手上的生意,准备从城里赶回乡下,参加村里的龙舟队,好好地过一个快乐的节日。

  屈原尽管做了城市人多年,但骨头里深深地爱着传统文化,爱着传统节日,爱着古老的习俗,爱着乡下的家园。逢年过节,屈原必定带着一家大小回乡下的家,跟父母过上一个团团圆圆的节日。

  屈原热心参加由宗祠举办的多种活动,如划龙舟,舞狮,舞龙等等。作为活跃参加活动的一分子,屈原宁愿牺牲时间和金钱。屈原认为,正是时间的宝贵,才更应该要珍惜。比如这划龙舟,盼了一年,才划一次。这多难得啊!至于钱,身外物,什么时候都能挣,且永远都挣不完。况且,屈原每一次回乡下,主要是探望父母的。没父母生养和教诲,也没屈原今天风光的样子。屈原是个大孝子,一直都想接父母到城市过日子。可是,两位老人家,小住一段时间还可以,但要他们长住,就死活不肯了。他们说,住不惯,没像乡下那般快乐。屈原没勉强老人家们,在乡下建了楼房,还雇请了一位乡下大嫂帮忙照看。父母只有屈原一个儿子,屈原于是尽量抽出时间回乡下倍他们。幸好,屈原创办的公司,已经走上正常的运作轨道。公司人才又多,且能忠诚、得力做事,屈原早就不用事事亲为。这样,屈原更放心回乡下过节,参加各种民间活动。屈原是屈氏宗祠理事会的副会长,这些活动还真的少不了他的参与。但最主要的,是屈原真心喜欢参加。

  往年,龙舟队一般提前半个月集合。屈原决定一个人先回去。临走之前,屈原提醒妻子,端午节那一天别忘了带儿子回乡下吃母亲包的的粽子。

  一路上,屈原还挺郁闷的。无他,往年,离端午节还离着,但理事会会长炎黄伯就打电话给他,说,大兄弟,端午节快到啦!得早些准备准备,参加划龙舟比赛。屈原自然高兴地说,好咧!我尽快回去。这些年,屈氏宗祠的龙舟队,舞狮队,舞龙队,参加了多个外地举办的民间活动,得了不少冠军杯、金牌。至于奖杯、奖牌、锦旗,更是多不胜数。但今年,屈原左等右等,都等不到炎黄伯的电话。打电话给炎黄伯,炎黄伯却是吱吱唔唔,老是避开话题。这让屈原更放心不下,决定早点回乡下看看。

  回到乡下,屈原顾不上回家看望父母,直接到祠堂。往年这个时候,祠堂热闹得像个墟市。各房各室的屈氏子弟,从四面八方赶来,聚首一堂,商量龙舟队比赛事宜,筹备龙舟大宴等。但今年,竟然冷清得不见一个人影。屈原心一紧,想,难道出事了?但会有什么事发生呢?屈氏可是一个大族,子弟分布各方各地。即使某房某室的子弟有人过世,都不能阻止宗祠举办节日活动。最多,该房该室其余的子弟不参加。

  屈原忐忑不安地推开半掩的大门。祠堂白天不关门,让子弟们上香拜祭列祖列宗。到了晚上,才关门。当然,白天有专职人员看护。但屈原没见到看护人员。大概,有事走开。暂时离开,也算不得失职。在乡下,没人敢动宗祠的东西。设人员看护,不过是为了防止不懂事孩子走进损坏物品,同时,还兼顾着上香焚宝祈祷之职。祠堂备有香烛和元宝,屈原烧香焚宝拜祭祖宗。然后,他慢慢地在宗祠走动、观看。

  当屈原看到摆放在一角的龙舟鼓时,忍不住感慨一番。往年,这个时候,已经鼓声震天。屈原拿起鼓棍,“咚咚”地敲起来。屈原心想,盼了一年,才盼到一个端午节。现在,应该高高兴兴敲鼓庆祝,而不是冷冷清清。往年,即使难得一次没接到邀请参赛柬,龙舟队也在村西的小河自娱自乐一番。端午节晚上的大餐,同样热热闹闹地举行。看看摆放在祠堂里的各种各样奖杯奖牌锦旗,屈原更加兴奋,鼓敲得更响亮。这些奖杯奖牌锦旗,也有着他的汗水和心血啊!

  “谁在敲鼓?不要命啦!是不是想坐牢?停!不准敲!听到了没有?是谁?停停?子孙呢?子孙,子孙,你跑到哪儿了?怎么又让不懂事的小孩子跑进祠堂敲鼓呢?喂,是不是小孩?鼓万万敲不得,要坐牢的!停,停,哟,我的小祖宗,别再敲了。庆亏这儿离镇城远。停!停——”

  严厉的喝斥声从外面响亮地传了进来。

  一会儿,屈原就见到理事会会长炎黄伯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炎黄伯,是咱啊!屈原。咱回来了。”

  “啊!原来是你呀!屈原大兄弟,咱还以为是哪家不懂事小孩子呢。大兄弟,行,行了,别再敲鼓了!这鼓敲不得,会惹来牢狱之灾。”

  炎黄伯的老脸很青白,很紧张,不像是说谎话。

  “炎黄伯,这是——”

  屈原还没说完话,炎黄伯就走到他面前,抢过手中的鼓棍。

  “炎黄伯,咱是不是做错事?才让您老人家生气?”

  “不是!大兄弟,不是这一回事,而是你真的差点闯祸了。要不是咱及时赶来,真的不知道你还敲多久,还会不会惹来牢狱之灾。”

  屈原的脸色不由一变。他知道,炎黄伯虽然是一个乡下农夫,但是屈氏宗祠理事会会长,一族之长,见过大世面,是一个人物,若不是大祸,必不会如此惊慌失措。

  屈原失声道,“炎黄伯,咱只是敲敲鼓而已嘛,没做违法违规的事,怎么会惹牢狱之灾呢?”

  炎黄伯的脸还是那样青白,说话还是那么慌乱,“大兄弟,你敲鼓就是犯法。官家之口,一开就是金言玉语。他们说你犯法就犯法,说你有罪就有罪。”

  “这算哪一条法律?没法律规定不准人敲鼓啊!再说,这里是乡下,又是在远离民居的宗祠,吵不到人,怎么算是有罪呢?”

  屈原不服气地说。

  炎黄伯重重地叹一声,说,“大兄弟,咱知道你是城里人,还是一个老板,文化高,见识广,懂法律,但有些事还真不能不认真面对,不能不痛苦接受。你知道咱今年为什么不打电话给你吗?你打电话问我今年龙舟队的事,咱又为什么不告诉你?”

  “炎黄伯,这些事咱正想问你。咱也是理事会的副会长。在公在私,咱都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大兄弟,炎黄伯知道你是个热心宗祠事务的屈氏子弟,所以这些年,炎黄从来没有忘记你,也从来都在打挠你——”

  屈原慌忙打断炎黄伯的说话,说:“炎黄伯,千万别这样说。咱说了,咱也是一个屈氏子弟,还是一个副会长。咱做的事,是本份的,是应该的。”

  “正是这样,咱才不想告诉你啊!咱怕你不开心和伤心啊!大兄弟,这个时候,咱也没法再瞒你了。事情是这样的,本地官家要禁划龙舟,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砸龙舟运动’。前些天,邻镇有一个叫华夏的人,才敲响龙舟鼓,就被公差抓走,拘留了十天。你说,你现在敲鼓,能不惹事吗?还好,这儿离镇城市远,四周一带又都是屈氏子弟,应该不会有事的。”

  屈原先是惊愕,跟着就是愤怒。屈原气愤地说,“这是什么世道?官家管的还真严啊!哼!连敲龙舟鼓都被拘留,龙舟也被砸了,再过些时候,怕是又砸鼓砸狮砸龙了,再迟一些日子,怕是连咱们宗祠都要拆除了。他们凭什么这样做?他们拘人砸舟的权利又是谁给的?”

  “他们怕人员集中,容易诱发安全事故和治安事件呗!”

  “什么?竟是为了这些!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分明是他们想一劳永逸,是他们的无能,是他们的懒政。天下这么多地方举行龙舟比赛,又不见人家的地方出事?本地不举办民间活动,已经说不过去了。现在还想砸舟,这——谁在犯罪?分明是他们!法律不是保护老百姓的财产吗?可是他们公然要强行砸老百姓的龙舟。这算不算犯法?”

  “他们愿赔钱,每一条龙舟赔1000-3000元。”

  “啊!还拿纳税钱用来赔偿!这真的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啊!这真的是咱们的特色国情啊!官家强行破坏百姓的财产,又强制性地拿百姓纳税钱作为赔偿。这算是什么啊?”

  “笑话也好,胡作非为也好,反正,官家有两个口,小百姓只有一张小嘴,而且还不管用,咱们能怎么样呢?认命了,等着官家来砸舟吧。快啦,快到咱们这个村了。”

  炎黄伯拍拍屈原的肩膀,叹着气说,“大兄弟,生气没用的,咱们小百姓,难道不听官家话吗?胳膊斗扳不过大腿。行了,别再说,这已经成了事实。走吧!咱们不再说这些伤心事。难得你回家一趟,还这样关心咱们屈氏宗祠,走,走,炎黄伯请你喝酒。”

  屈原伤感地说,“咱们真的这样就算了?”

  炎黄伯望着屈原,好一会儿,才道:“你说,咱们还能怎样?”

  炎黄伯说这话时,辛酸得眼睛湿润。

  屈原哑口无言。是的,他们还能怎么样?到哪儿说理呢?

  炎黄伯轻轻地放好鼓棍,慢慢地说:“大兄弟,咱们走吧!对了,你肯定还没回家,走走,到你家去,先见见你的父母,然后咱们一起去喝酒。这些破事——都说这是破事,还能能说出什么呢?想得再多,说得再多,都不顶用啊!”

  屈原听着,突然说道:“炎黄伯,还是咱这个小辈请您这个长辈喝酒吧!咱们可不能坏规矩。”

  炎黄伯听了这话,脸上现出一丝笑容,高兴的说,“还是大兄弟好啊!这年头,讲规矩的人,讲道理的人,越来越少喽!”

  屈原跟着炎黄伯走出祠堂。炎黄伯转身,掏出锁匙,边锁门边说话:“大兄弟,今天是墟日,你子孙叔可能去了趁墟,咱们得锁上大门,以防有小孩子走进祠堂敲鼓。这些小家伙,见到我,总是问,爷爷,今年怎么不敲鼓,怎么不划龙舟?咱活了一把年纪了,还真的答不上这些小家伙。唉!”

  “敢许,咱们的传统节日,就是从砸龙舟开始消失了。炎黄伯,你说是不是呢?”

  屈原忧郁地问。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