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再回首,不仅仅是一声叹息  

2006-07-01 15:27:07|  分类: 红尘故事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回首,不仅仅是一声叹息

 

/小腾哥

 

我十四岁出门,但不是打工,而是到城市读书。那年,我考上县重点中学。也是那年,我第一次感受到,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我原来是能享受到被人冷嘲热讽的待遇。即便那间所谓的重点学校,也生冷地给我及我的兄弟姐妹贴上一张“农村学生”的标签。从农村来的学生,被分进农村班。县城的学生被分进城镇班。虽然老师告诉我们分农村班和城镇班的理由是为了方便管理,给予农村学生和城镇学生的师资等待遇并没有高低厚薄之分。我相信老师的话,至少在那个时候。因为,那个时候,一个穷苦的学生难得考上县重点中学,已经不会太计较其他的东西。哪怕我常被城镇班学生看不起,甚至受到他们侮辱,我都会一笑而过,且很快就忘得一干二净。真的!直到现在,我还挺怀念少年时的坦荡与宽大的情怀。

我从小就被家人看成是打破农民贫苦命运的希望。因为我读书好。我的学习成绩从读学前班(这个班大概只有农村小学才会存在)起,就出奇地好!到了五年级,还被选进重点班。这个重点班,集多间农村小学的尖子生,由最好的小学老师任教。老师们,镇教办,都想很多的学生能考进县重点中学。只可惜,他们的梦并不完美。一个重点班,二十多个学生,仅仅一男一女两个学生考进县重点中学。男学生,就是我。一时间,我成了四村八寨的红人。大人教小孩子,都以我作榜样。

其实,考进县重点中学并不是我的意愿。我即使是接到了录取通知书,都没太大的喜悦。我甚至不想去县城读书。家里实在太穷了!学费、生活费怎么办?若是在镇上中学读中学,可以省了生活费。家离镇中学,不过是七八公里,骑自行车,不过是花费半个钟头。我的父母也犹豫过。但是,经我重点班的数学老师、村中父老、亲朋戚友等人劝说后,我的父母终天下定决心,让我无论如何都要去县城读书。于是,我十四岁那年,我跟着我的一位太公,到了县城重点中学报到。

我的父母没倍我去报名,是因为倍我去报名的这位太公更适合。太公在全村的辈份最高,一村人谁都尊敬七分,畏惧三分。再者,太公还是镇城自来水公司的一个厂长,常出门出差,见识过世面,也知道外面世界的人情世故。最重要的是,太公识得在县城工作的乡人。凭着太公的威名,我这一趟去县城,必定受到这些乡人的热诚款待。

果然,去到县城,我们爷孙俩就受到一个乡人的招待,吃了一顿“简单”的午饭。这是乡人嘴里说的客气话,但这顿“简单的午饭”,却是我平生第一次吃上的丰富饭菜。我沾了太公的光了。晚上,由于学校还未及时安排好床位,太公带着我再到另一个乡人的家投宿。那个乡人,见到太公上门,很高兴,又是大摆宴席。然后,又替我们爷孙俩安排房间。那时候,我十分敬佩我的太公。若是换作我的父亲,恐怕没这个能耐。

尽管,父亲是一村之长。但小小的一个村长,并不是管着十几个小村的书记(现在称“村主任”了)。父亲没什么能耐!但我从没看轻过我的父亲。父亲决定请太公倍我去报名,无非是为了避免闹出不必要的麻烦和笑话。父亲常到镇上办事,到县城却不过是三五次。每一次还是匆匆而去,又匆匆而回。父亲自认太公更合适。但我并不傻,除上述这个原因之外,父亲请太公出马,还有打着一个如意算盘。父亲知道太公识得县城工作的乡人,如果我碰上什么麻烦事,太公可以请这些乡人帮助。而父亲却没这个本事。因为,他跟在县里工作的乡人并不太熟,且没什么像样子的交情。但太公却不同。他仅以“太公”之尊,就足让那些作为小辈的乡人心甘情愿替其办事。当然,办的是力所能及的事。否则,下一次回乡,只会落得被人数落的份。况且,太公还跟他们有着很深的交情。这不,到了县城,吃饭有人管,住宿有人管。后来,连我报名、搬宿舍,都有人替我打点。因为,恰好有个乡人在县重点中学做教师。这位教师,带我们爷孙去报名,去找宿舍,等等。这让我们减少很多麻烦。

我顺利地报了名,住进宿舍。太公松了一口气,跟我说他要回乡下了。我尽管不情愿太公离开我,但还是无可奈何地送走太公。太公走了,我的心顿时失落又孤独。我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本来就沉默寡言。现在,再加上语言的不通,更是无话可说。县城人讲的是白话,其他农村人大多数也是讲白话,而我讲的是乡下话,不太懂得讲白话。我听得懂白话,但人家听不懂我的乡下话。普通话我倒是会说,但人家却不愿意说。这让我不论在教室还是宿舍,都属于沉默的一员。本来有个老同学,即和我一起考进县重点中学的那个女同学,可以谈谈话。只可惜,十几年前男女同学之间的关系,隔着一条楚河汉界。每一次交谈,都是三言两语后匆匆忙忙结束。这让我十分伤心。我开妈怀念亲人,怀念家乡。

庆幸,我适应环境能力强。没多久,学会讲白话,开始跟同学交流。语言得到沟通后,我的日子有了笑容。校园的生活毕竟是多姿多彩的,我越来越喜欢这样的生活。

眨眼间,就过了三年。我考上本校的高中部。但家穷,我辍学回乡下。梦碎了,我只得出门打工。

十多年过去了。许多时候,我都怀念着当年的校园生活。虽然,近些年,我参加过自学考试,电脑培训班,写作辅导班等,但我总是找不到读书求知识的感觉。我只感受到我像一台正在充电的手机,充完电后又为下一轮的运作。但生活如此,我又能怎样?

生活多年平淡如水,但我无意添加甜酸苦辣咸。但月有圆缺,人有悲欢离合之时。前几年,太公去世了。而我,却在遥远的地方流浪,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忧伤中,我又情不自禁忆起当年太公背着我的行李,送我到县城读书。那时的太公,慈祥又豪气。

再回首,不仅仅是一声叹息了。刻骨铭心的事,杂乱得像一地鸡毛,塞得心满满的。

 

2006-6-30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