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范进中举,胡屠夫挥刀欲自刎  

2006-07-26 18:17: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范进中举,胡屠夫挥刀欲自刎



文/小腾哥



看完榜后,范进疯疯癫癫地跑回家。

在家门口卖猪肉的胡屠夫看到范进这个傻头傻脑,前言不搭后语的样子,心头怒火顿时烧上来。

这个书呆子参加了半辈子高考,还是考不进北京书院或是清华书院。本来,对于范进的不争气,胡屠夫本已经麻木了,甚至不存一丝任何希望。但是,范进读书的银子一年比一年用得多,这不得不让胡屠夫心痛得如刀割。那可都是他胡屠夫日夜操劳的血汗钱啊!若不是看在女儿胡小姐的脸上,胡屠夫早就叫范进跟自己杀猪卖肉。

可是,胡小姐却死活不肯,说一个男人杀猪卖肉终是不出息,一定要考上北京书院或是清华书院,日后才能前途无量。即使不能做到高官,也能成为富商、学者、专家等等。胡屠夫痛爱女儿,只好硬着头皮,咬紧牙关,勒紧裤带,含辛茹苦地供范进读书。

然而,范进实在不出息,考了半辈子,连胡子都考白了,还是考不进北京书院或是清华书院。当然,范进也不是一点没用,像复旦书院、中山书院、南京书院等,都能轻松地考进。不过,范进和胡小姐志气大,非北京书院或清华书院这两间传说是中国一流的名书院不读。于是,在胡小姐的精神鼓励下,胡屠夫的物质支持下,范进开始了不断复读、不断参加高考的人生。

眨眼间,就是半辈子。虽然范进已经是半百多的老头子了,但雄心壮志仍在,今年仍然坚持参加高考。但成绩却——放榜那天,范进傻傻地盯着北京书院的皇榜。半天后,范进突然狂笑起来,一边拔腿就往家门跑,一边语无伦次高喊着。不知道是情绪激动,还是年纪大了声嘶力竭,旁人一时半刻,都听不明范进喊些什么话。众人只是说,范进是不是又考不上北京书院或是清华书院,受不住压力,疯了?!有好心的邻居,纷纷赶紧找到胡屠夫,告诉他,范进可能名落孙山,受不住刺激,疯了。

胡屠夫当时就火烧三丈,恨不得将范进当成案板上的肉,拿刀剁成肉碎。

这些年,为了供范进读书,胡屠夫没吃过一次安乐饭,没喝过一次安乐酒,没睡过一次安乐觉,身上更是没穿过一件像样子的衣服。若是按乡人的说法,没供范进读书,他胡屠夫凭着手上刀,案板上猪肉,就可以让一家大小吃香喝辣,戴金佩玉,早过上幸福美满的小康生活了。

胡屠夫想了想,觉得乡人没说错。杀猪卖肉虽然不是一桩什么大生意,但凭着他胡屠夫的能耐,所赚的钱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应该不是问题。但是,为了范进光明的无量的前途,胡屠夫还是支持范进读书。除了女儿胡小姐的劝说外,胡屠夫自己也觉得杀猪卖肉终不是什么出息的事,而且没什么前途。况且,并不是个个屠夫都能赚到钱。胡屠夫想到范进手无抓鸡之力的样子,就叹气。范进除了读书,还真的干不了其他的粗重活。这些年,在胡小姐的痛爱下,范进连做饭、炒菜、洗碗、洗衣服等这样的家务都不会。

为这,胡屠夫生气时,还忍不住破口大骂范进,说范进是张口等吃饭,伸手等穿衣的草包少爷。范进自知理亏,在一旁脸红耳赤地讪笑着,一言不敢发。倒是胡小姐心痛丈夫范进,不客气地回敬胡屠夫,说,爹,相公将来不是做大官就是当富商,最差的也是教授、学者、专家,像这种做家务的粗重活,用得上相公亲自动手做吗?胡屠夫听后,顿时没了脾气了。

可惜,直到今时今日,范进还是考不进北京书院或是清华书院。现在,听到邻居说范进可能疯了,胡屠夫动怒后,眼前又一黑,衰弱的疲累的身体不禁往地上倒。庆幸在一旁的侍候的徒弟兼帮工眼明手快,及时扶住胡屠夫,才没让胡屠夫摔一大跤。在邻居的好心安慰下,胡屠夫总算回过神来。胡屠夫痛苦地呢喃着,完了!一切都完了!

恰好这个时候,范进疯疯癫癫地跑回来。胡屠夫于是火冒三丈,拦住范进,一手紧抓范进衣领,一手狠狠地扇了几大巴掌范进的脸。打完后,胡屠夫才痛心地说,蠢货,闹完了没有?

胡屠夫这几大巴掌打得范进口鼻皆出血,痛得范进像猪被杀时那般痛嚎。在家里忙家务的胡小姐听到门外丈夫的痛叫,吓得慌慌忙忙地跑出来。一见到胡屠夫还在扇打范进的脸,胡小姐赶紧冲过去拦开胡屠夫。胡小姐一边拿出手绢替范进擦血,一边不满地冲着胡屠夫发脾气,爹,你怎么又打骂相公?他又得罪你什么啦?

胡屠夫一见到女儿,气顿消了一半;再见到女儿生气,另一半气也跟消了。胡屠夫有些尴尬地说,女儿,爹不是存心要打这个蠢货,但他落榜了,受不住刺激,疯了,胡言乱语,丢人现眼,爹才生气的,才想打醒他。

但爹也不该打得这么重手啊!你看看,相公的脸肿得快像一个猪头了。爹,你也够狠心的!相公纵然有千错万错,但好歹是个读书人啊!将来说不定还是高官呐!你这样当街当众打他,这不是叫他难堪吗?爹,你是不是忙得糊涂了?胡小姐生气地说。

爹是为了这个蠢货——

没待胡屠夫说完,胡小姐就不高兴地打断他的话,爹,你就别老是叫他蠢货!相公哪一点蠢?爹再这样骂他,女儿就跟你反脸——

千万别跟岳父反面!这一回,打断胡小姐说话的人,是范进。范进现在似乎一点都不觉得痛,兴奋地说下去,小生读北京书院的学费,还得靠岳父张罗呐!

什么?北京书院的学费!胡小姐、胡屠夫和众位邻居,都傻住了。大家像是看怪物一样盯着范进。

范进掩饰不住脸上狂喜与得意,激动地说,夫人,岳父,是的,小生终于考进了北京书院。榜上有小生的名字!小生终天被北京书院录取了。

真的吗?贤婿,你真的不是疯了吗?

胡屠夫说完,伸出手,欲探探范进的头,看看是否是发烧。

范进一见到胡屠夫油腻腻的大手探过来,以为岳父又要打他,吓得慌忙躲避,并急忙说,岳父,小生没骗你们啊!小生真的是考上北京书院啊!

胡小姐万喜交集,擅抖地拉住范进的手说,相公,你真的没骗我们?你真的考上北京书院!

范进的口鼻还在流血。范进用衣袖擦了一把嘴角上的血后,说,是的,夫人,小生真的考进北京书院了。不相信,你可以去看看北京书院的皇榜。小生排名第一,还是个状元啊!

是吗?还真的是个状元?相公,我没听错吧?你真的高中状元了?爹,你还楞在这儿干吗?快去看看皇榜吧!

不用去,胡屠夫——不,胡老爷,你听,是什么声音响?是报喜的锣鼓声啊!众邻居笑道。

果然,一队人马高举锦旗锦牌,打锣敲鼓,欢声高歌,浩浩荡荡地开到胡屠夫的家门前。

为首者是一个长着山羊须的小官吏。只见他眼开眉笑地冲着胡屠夫、范进、胡小姐和众邻居说,哪位是范进范老爷,恭喜高中状元,考进北京书院!

胡屠夫慌忙把躲在胡小姐身后的范进拉出来,狂喜地说,他就是范进,我胡屠夫的贤婿。

恭喜范老爷了!也恭喜胡老太爷了!小官吏奉承道。

胡屠夫见识过世面,连忙从案板上的钱箱掏出全部的银两与铜钱,但钱实在太少,又叫胡小姐进屋拿出白银八十两多,合共白银一百两多,笑哈哈地递给小官吏,说,大人,请笑纳!这是给大人和众位兄弟们一点茶水钱。大家都辛苦了!

小官吏脸不些不自然,没接钱,只是笑吟吟地冲着胡屠夫眨眼。

胡屠夫暗暗地骂了一句,狗狼养的,这可是我多年的积蓄啊,还嫌少。但胡屠夫还是哈哈笑道,大人,这天气真热啊!呆会儿,请大人和众位兄弟到酒楼喝碗酒,润润喉。帐就记在小人身上,好吗?大人,就赏赏小人的脸吧。

小官吏这才欢天喜地接过钱,笑嘻嘻地道,胡老太爷太客气了!我代兄弟们谢胡老爷的打赏了!兄弟们,谢胡老太爷和范老爷。

那伙人高声谢过胡屠夫和范进后,便偃旗息鼓,浩浩荡荡离开胡家,冲进不远处的太白酒楼,尽情点好酒点好菜,放开肚皮大喝大吃。

胡屠夫一家和众邻居还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范进考了半辈子高考,终天考进北京书院了。胡屠夫、胡小姐甚至开始想象范进头戴高官帽,坐着豪华轿车,衣锦还乡的风光样子。

只是,太白楼老板却不识趣地送来一张一百多两白银的账单,破坏了胡屠夫一家人及众邻居的高兴心情。

胡屠夫拿着这张一百多两白银的账单,手都抖起来。这账单简直是要拿他的老命。

但是,胡屠夫还是无奈地吩咐女儿胡小姐翻箱倒柜,掏出铜钱、碎银、首饰等一切值钱的东西,勉强凑合够百多两白银,交给太白楼老板。谁都知道太白楼老板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谁都知道太白楼老板心黑手辣,谁都知道太白楼老板是黑白两道都有后台的强势人物,谁都知道歉太白楼老板的账只有一个家破人亡的结果。胡屠夫自然不敢欠太白楼老板的帐。

胡屠夫年轻时还算是一个人物,至少在方圆十里内,他挥挥手上大肉刀,就吓得土豪恶霸脸色大变。但岁月不饶人,七十多岁的胡屠夫,早就失去跟人动刀的勇气和力气。现在在家门摆卖猪肉,只不过是看守档摊兼收钱的份。干活的,都是两个忠实的徒弟,也是邻居的子侄。

送走太白楼老板后,胡屠夫脸青唇白。这个时候,胡家已经是一贫如洗了。别说再供不起范进进京读书院,就算日后的生活,但面临危重的断粮问题。

第一声叹气,是胡屠夫沉重发出的。如果没支付打赏银和太白酒楼的账单,范进还有机会进京读书院。但是,那些钱又不得不花。像山羊须这样的小官吏,可是得罪不起的。他们的一句话,可能随时改变范进的命运。毕竟,北京书院录取通知书不没到范进的手。而许多意外的因由,足让范进拿不到录取通知书。

胡屠夫痛苦地跟范进说,贤婿,岳父对不起你啊!你考不进北京书院时,岳父天天骂你不出息。等你考进北京书院时,却轮到岳父不出息,没钱供你读下去。贤婿啊贤婿,怎么办?

范进早就失魂落魄地缩在一角,低着头,一声不吭,只顾流泪。

胡小姐站在范进身旁,倍着他流泪。她的心,比谁都痛啊!相公考了半辈子试,终于得偿所愿,但命运却无情地戏弄了他。若是早知这样的结果,倒不如名落孙山还好。至少,不会这般心痛。至少,不会白白损失二百几十两白银,不会倾家荡产。

众邻居,包括胡屠夫的两个徒弟,都默默无言地看望着胡屠夫一家三口。他们都是贫苦之人,爱能莫助啊。

胡屠夫见此,老泪横流。

突然间,胡屠夫想起什么似的,猛地冲出家门。两个徒弟一惊,怕胡屠夫有意外,马上跟着冲出去。果然,两个徒弟看见胡屠夫抓起门前肉档案板上的大刀,欲抹向自己的脖子。

使不得!师傅。

不好!师傅老人家要自杀啦!

两个徒弟吓得心惊胆跳,各自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句话后,便慌手忙脚地冲到胡屠夫面前,抢过胡屠夫手上刀。

范进、胡小姐和众邻居也吓得一跳,慌乱地跑出家门口。

胡屠夫挣脱两个徒弟的挽扶,软绵绵地倒在地上,掩面大哭,说,你们为什么不让我死呢?贤婿啊,岳父对不起你!岳父没用,供不起你读书院!岳父没用啊!你考了半辈子才辛苦考进北京书院,可没想到这个时候岳父已经无能为力了,无钱再供你读书了。贤婿啊!我的好贤婿啊!岳父真的太对不起你!

范进这个时候,出人意料地不哭了。他走到胡屠夫面前,吃力地扶起胡屠夫。范进故作轻松地说,岳父,别太难过!您已经尽力,小生是知道的。岳父,您放心吧!小生已经想通了。小生不想再到北京书院读书了。小生决定,小生跟岳父您杀猪卖肉。听说,有一个北京书院生也是卖猪肉的,还有一个是串糖葫芦的。小生命苦,读不起北京书院。小生认命了。岳父,您千万不要做傻事,那样,会让小生后半生羞愧难安的。

范进说着说着,最终还是忍不住流泪。

胡屠夫失态地抱住范进,悲声痛哭。胡屠夫哭道,贤婿,岳父知道你心比黄莲苦,但——我的好女婿啊!岳父太对不起你了!

胡小姐走过去,相拥着胡屠夫的范进,一句话都不说,只顾放声大哭。

众邻居忍不住也跟着悲声痛哭。



2006-7-15
  评论这张
 
阅读(3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