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泥捏的农民,真的由着生活与人揉捏摆布吗?  

2006-07-29 16:22:59|  分类: 清茶飘香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泥捏的农民,真的由着生活与人揉捏摆布吗?

 

/小腾哥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但农民呢?

农民靠天靠地、靠山靠水吃饭,最主要的还是靠地吃饭。农民种田耕地,都已经数千年了。将来,哪怕是科学多发达,“农民”一词由身份变为职业,农民还是要跟土地打交道。农民离不开土地啊!

于是,心一动,突发意外念头,农民是泥做的。不!农民是泥捏的。

泥捏的农民!?为什么?

因为,即使进城务工的农民工,也多是从事建楼修路、种树养花、种菜种果等诸如此类的工作。而留守在乡下耕种田地的农民,更不用说了。农民,似乎离不开土地,离不开跟土地有关的事物。

这些,可以看作农民是泥做的。但骨头里,农民却是泥捏的。因为,农民的命运任人捏造。农民在乡下也好,在城市也好,都是一堆堆被人残踏、揉捏的泥土。不是吗?你看,你看——

我们农民,活得自由吗?没有!都是中国公民,但一项户口政策,却把农民禁固在一个小小的出生地。农民克服困难,艰辛地流浪到城市,却有一张小小“暂住证”(现在有的地方叫居住证)禁固着。生活在城市的农民(农民工),为城市作出的贡献并不比城市居民少,但却受着最低的待遇,且无任何福利等。吃不好,住不宁,穿不美,睡不安,有病无钱看,有难无人管,有苦无人听,有屈无处伸。大人苦不要紧,可跟着流浪的孩子也受苦。节衣节食,勒紧裤头,竟还是没钱送孩子上学。

我们农民,活得幸福吗?没有!农民靠天靠地吃饭,难得碰上一个丰收年,果实却是大贱卖,甚至卖不出去,白白地烂在地上。即使能贱卖出去,所得的收入,还不够本钱。粮食贵了,但是农药、化肥、种子等农资也贵了。猪肉也涨价了,可是种猪、饲料、兽药也跟着疯长。无论种殖也好养殖也好,都是面临着保本、亏本的尴尬的窘境。而生活在城市的农民工,也没见得有多好的日子要过!工资虽然涨了,但钱能否一分不少落到手还是一个大问题。别忘了,现在还有不少老板,伙同狗头军师,利用法律的漏洞,克扣工人的工资,或是移花接木,变相降低工人的工资。农民工一家几口人,都靠这点微薄的薪水过日子。万一不小心碰上老板扣工资或是挟带钱财逃走,哪只能是欲哭无泪了。农民和农民工可没有什么政府福利,农民工也没什么工厂(公司)福利,绝大多数都是自生自灭。

我们农民,活得民主吗?没有!选村官,多是白忙活。选谁做村委主任,选谁做村委委员,等等,都是上头早就内定好!让村民画画手头上票,无非是过过形式,过过程序。有的,甚至连这形式和程序都免了,让各村的村长、组长代劳。最黑暗的,更让人吃惊!斯文一点的,出钱买票,摆酒席贿选票;野蛮一点的,就使尽威吓、利诱,甚至打打杀杀。选再大的一点官,如镇或镇以上的官,农民已经是旁外人了。虽然说,有人大代表,但是那些人大代表有几个是真正的农民,又有人大代表是真正代表农民?在镇一级选举还好一点,多多少少还有一点农民的心声。可是到了县一级的,哼哼!对不起!农民,你没机会也没权力说话了!农民选不到自己的代言人,何来的话语权?连最基本的话语权都没有,更奢侈不起谋利捍权。

……

种种形迹,就说明了农民是泥做的。农民离当家作主那一天还很遥远。农民只能像是自己耕种的那块泥土,由着我们的政府、我们的领导、我们的工人老大哥、我们的大老板、我们的城市居民等揉捏。他们想农民怎么样,我们农民就怎么样。政府要我们农民不要胡乱进城,安份守纪种田耕地,我们就安份守纪种田耕地;城市政府要我们农民工办暂住证,我们就办暂住证;领导要我们农民交纳杂税,我们就交纳杂税;工人老大哥侮辱我们农民,我们就默默忍受着;大老板扣押或变相降低我们农民的工钱,把我们当成二十四小时运作的赚钱机器人,我们也咬着牙根,忍住悲苦,无奈地面对着;城市居民嘲笑我们农民粗鄙,我们更是一声不吭。

我们诚惶诚恐地生活着,祈求着老天爷有眼,让自己早日脱离苦海,脱掉农民这个悲苦的身份。当我们被现实生活逼急时,还会祈愿,下辈子做牛做马,都不要再做农民。农民是人,但命如甚至不如牛马,那还不如干脆做牛做马好了。至少,牛马是为不会计较尊严的。

泥捏的农民,何时能抬高头,挺直腰,扬眉吐气呢?我不敢期待。哪怕生活这座大火炉,将泥捏的农民烧成瓷,有坚硬的外表,但瓷的骨头却是脆的,即使是轻轻地一碰,也有可能“呯”地一声,碎得四分五裂。

泥捏的农民,我们怎么办?

难道这辈子就这样被人捏来捏去?我们的出路又在何方?为什么我们农民总是找不到解决我们苦难的良方?为什么我们一代代农民,绝大多数都改不变自己悲苦的命运?人分三六九等,难道我们农民真的成为最低的哪一等,真的永远成为人家幸福的奠基石,永远成为牺牲品?为什么我们的心声没人动容?甚至无动于衷?为什么我们劳劳碌碌几千年,都过着艰苦的日子?——

这一切一切,难道只因为我们是泥捏的农民吗?还是我们没文化没技术没先进观念等?但这只我们的过错吗?我们多想读书,我们多想学技术,我们多想拥有先进的观念,甚至多想像城市人一样讲文明讲礼貌讲道德讲卫生,像城市人一样过着老有所养幼有所学的幸福日子——

但是,我们农民能美梦成真吗?我们农民像坏后娘养的儿女,没人疼没人爱没人关心。好不容易种出粮食,养大猪、鸡,可是,总是贱卖甚至卖不出去。种田耕地没出路了,于是狠着心离开老爹老妈和一群年幼儿女,跑到城市里打散工。

工总算艰难找到了,但辛苦一个月的工钱,只不过是六七百元。再加上晚晚干到深更半夜的加班费,才不过是一千多。这一千多远,还得吃饭住房啊!还有水电费,日用品钱——反正,钱刚到手,就像崩溃的洪水一样无法阻挡地重流进城市的市场、商场、超市、街头摊档等。想想家乡里的老爹老娘,想想那群幼儿幼女,只好狠心一点对自己,吃最差,用最差,住最差,穿最差——只要省下一点点钱,就算是有病也不到卫生院、卫生所、卫生站(大医院从没敢进),自己凭感觉和经验到药店买点药吃算了。我们的骨头硬,命也贱,咬咬牙,忍忍痛,过了一两天,像伤风感冒发烧头痛这样的小病,就会好的。用性命拼出的钱,不多,不过是二三百元,但寄回乡下,也够那些老人小孩过上日子。

这个时候,我们这些苦命的农民,还会有梦吗?只要能吃上一口饭,讨来一席之地安身,再挣几个小钱养家,就已经直念阿弥陀佛了!最多,在夜深人静,思念家园亲人之时,偷偷地流两行热泪。然后,一声沉重的暗叹后,再来一点彷徨与迷惑,我们这些苦命农民,真的由着生活与人揉捏,摆布吗?

 

2006-7-29

 

 

 

 

  评论这张
 
阅读(91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