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再见亦是朋友  

2006-08-10 16:04:37|  分类: 红尘故事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见亦是朋友

/小腾哥

 

财英是我在中山认识的一个本地朋友。和她相识,已经是多年前的事了。

那时,我在中山市板芙镇一间港资工业公司压铸分厂杂件车间工作。我初时还是一个从事冷柜拉手打磨、抛光的普通生产工。这也是我出门打工找到的第一份工作。

杂件车间是一个小车间,连官带兵,才十二个人。这在一千多号人的公司里,我们显得微不足道。但杂件车间却是一个有实力的部门,所创造的价值连公司老板都刮目相看。后来,车间扩大生产,替一间公司加工机电配件壳,人手就不足了。车间主任打了一份招工报告,递送上厂部。分厂厂长即时批准杂件车间招工。

一批男女生产工马上被招进杂件车间。这是我进入杂件车间大半年后第一次招兵买马,据说也是第一次一次性招那么多人。回想一下,也是。原班人马,也不过是区区十二个,一个车间主任,一个班长,一个仓管(女),九个员工六男三女。每逢周六下午例会时,我们这些男员工,总是向主任强烈抗议“阳盛阴衰”。主任不胜其烦,多次表示,下次招工,必定多招美女。我们这些光棍兵丁,直呼主任英明。

现在,一次就招十几男女个生产工。杂件车间的男兵丁们,少数人兴高采烈,多数人垂头丧气。无他,杂件车间分为二个班,一个班清一色男丁寄驻在表底分厂磨房车间,从事打磨、抛光工作;另一个班,二个男员工加全部女员工留守杂件本车间,从事打磨、钻孔、装配等工作。新招来女孩子,自然是“充军”到杂件车间,磨房班讨不来一个女孩子(其实女孩子跟本不适合做这种粗重活),也讨不来一个男丁。这让磨房班冒了很多天酸气。新招来的男生产工,另外组成一个班,在另一个车间专职打磨机电配件壳的披锋。

财英正是这个时候进入杂件车间的。初时,我对她并不留意,而且也不存心去留意。我算是一个比较害羞的男人,不太爱主动找女孩子说话。再加上我那时在磨房班工作,一个星期,极少回去杂件车间。回杂件车间,往往是星期六下午的例会,或是搬货,再是晚上、休息日抽调过杂件车间加班装冷柜拉手或摘水口、挫披锋。对财英,或是任何一个新招进来女工友,我都没有太深的印象。

当然,随着时间的过去和过去杂件车间次数多了,就慢慢认识这些新朋友。大概是我工作的能力强吧,我经常被调过杂件车间工作,有时候是白天的正常开工时间,有时候是晚上或星期日加班。过去杂件车间,我就不得不面对着这群吱吱喳喳的女孩子。在磨房车间,灰尘滚滚,在工作时谁都懒得说一句话。正是习惯了磨房工作时的沉默,故此我初时还真的不习惯杂件车间一边工作,一边抽空嘻嘻哈哈地说几句话。只要没厂部、公司领导光顾杂件车间,只要员工们都能按时按质完成工作任务,主任一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太严管员工。

我真的想不出财英和另外三个本地女孩子能做这份做活不算太辛苦但工资也不算太多的工作。虽然,她们是本地农村人,但按着本地人的身份,也应该再找一份较好的工作才对。但财英似乎很满意目前这份工作,而且做得很开心。这可以从她那把爽朗的笑声听出。财英说,其实,她学历低,又是农村户口,找份工作也不容易。

财英不是一个很美的女孩子,但长得清秀、端正、耐看,另有一番气质。而且,她还是一个开朗、豪气的女孩子,嘴巧舌滑。财英的口才,在杂件车间是数一数二。她常不畏惧那些男工友的挑逗。相反,倒是她寻那些男工友的玩笑。像我这种不爱说话,脸皮动不动就红的人,自然成了财英这些女孩子的取笑的对象。那些五花八门的取闹,唬得我脸红耳赤,吱吱唔唔,甚至哑口无言,窘得讪笑、傻笑、苦笑不己。但我心里,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在财英面前,我自认,我即使有十张嘴,也不够财英一张嘴厉害。她常说得人哑口无言,无语辩解。

想想往年这些糗事,现在我还苦笑不己。呵呵,当年,把脸丢大了。

不过,我还是属于受女孩子欢迎的那种男工友。至少,我还算是一个“靓仔”吧!女工友们都喜欢找我开玩笑,也喜欢找我说话。可惜,那个时候,我倒是不太喜欢跟女工友们说话。因为,面对她们,我有点害怕。我最怕她们开我的玩笑。尽管,那些都是不伤大雅,不伤人尊严的小玩笑,但我不太欢喜。我性格内向,文静,不太喜欢讲话。在女孩子面前,我更是有点怕羞,有点拘束。那时,才刚出门不久,经历尚浅,脸薄胆怯,在这些嘻嘻哈哈的玩笑前,往往显得手足无措。顺理成章,这一点也成了大家特别是女孩子取笑、捉弄的对象。我不甘心,但多是无可奈何。我总不能和大家翻脸吧?

于是,嘴拙舌笨的我,不敢轻易挑逗财英那伙女孩子。碰到和她们一起工作,我就选择了一个角落,远远地离她们一段距离,无声无息只管埋头苦干。她们女孩子吵闹、讲笑、说话,那是她们的事。反正,也不会有人多管制。杂件车间是独立封闭的小车间,领导极少光顾,车间主任的办公室又在隔壁,大门一关,就是一个小天地,吵翻了天也没事。而且,工作也不算是太难做,挫挫机电配件壳的边锋、装装冷柜拉手而已。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是一年多。杂件车间变化很大,生产缩减,又打回原形,大量裁员,保持十二个男女员工兼领导。之前的那批男女生产工,或原来的那批老工友,有的辞职,有的调到别的车间。那四个本地女孩子,两个辞职,一个调去模具车间,一个留在杂件车间。留在杂件车间的,就是财英。

而这个时候,我早就正式调到杂件车间工作。这样,我跟财英等女孩子接触得更多。特别是装配冷柜拉手时,大家同坐在一张台,有时候面对面,有时候就隔旁,说话、交流的机会更多了。接触多了,那伙女孩子也少跟我开玩笑,而是多谈了一些工作、生活上的事。

这可能跟我的“资历”扯上关系。至少,我是被主任最器重的一个员工。在磨房工作时,我已经被工友称为“腾哥”了。到了杂件车间,又被大家称为“师傅”。新员工进杂件车间,基本上都是由我带。而杂件车间的一些杂务,如出货、入仓、领料等,也都是由我带人去做。有工友说我是杂件的“三当家”,怪不得厂长助理兼模具车间主任三番四次要调我过模具车间,主任都顶住压力不放行。主任说,在杂件车间,除了我,调谁都行。事情确实如此,但我却错失了一次学技术的机会。呵呵,当年模具车间的学徒工,一个月都收八百元工资啊!现在的模具技工,初级的,至少都收一千几百元一个月工资。按我的天资,当年若是进入模具车间,现在,恐怕已经是个经验丰富的模具技工了。生活,可能是另一个幸福样子,而不是现在这个窘迫样子。

我最欣赏财英的豪爽性情。只要彼此有好感,谈话有默契,她就不会老是讲那些嘻嘻哈哈的笑话,而是跟你掏心里话。她会很认真地跟我说她的事,说她的家,说她的家人和亲朋戚友,说她的理想和希望,甚至连感情事都肯向我透露。我不善于讲笑话,但我喜欢讲心里话。我也乐意讲我的事,我的乡下,我的亲人,我的希望与理想。大家谈得很有默契,也很开心。

财英不像我多愁善感,脸上难得现一丝笑容。她是一个颇乐观、大方的人。苦恼说完后,她就忘记了一干二净。和财英相谈,多是开心事。于是,我跟财英成了好朋友。我十分珍惜这份友谊。

作为好朋友的财英,多次邀请我去她的家作客。财英不住在公司宿舍,早上班,中午在公司休息,晚上回家。财英的家离公司有点远,踩单车得需要大半个钟头,但财英说,不辛苦,也不觉得不方便。由于种种原因,我没去过财英家作客。

我也不曾帮财英家割禾收谷,插秧播种。每到农历的六月或是十月,一到星期日休息,财英就请工友到她家帮割禾收谷。开春与七月种晚季水稻时,财英还请工友帮她家插稻秧。许多工友都去过,但作为她的好朋友的,我竟然没去过一次。我其实很想去的,但我怕出洋相。因为,我这么大,没认真割过一次稻禾,插过一次秧。我十八岁之前,由于读书好,父母和家人都希望我能出人头地,考上大学,进城找一份好工作,改变这个贫穷的家境。故此,一家人对我十分宠爱。田地的粗重活,如犁田耙地,割禾,施肥喷药,播谷种等,我有的马马虎虎做过一二次,有的一次都不曾做过。我管的是家务,做饭炒菜,喂猪喂鸡,摘猪菜斩猪菜,等等。反正,除了洗衣服外,一家大大小小的家务,基本上都由我一个做。其实,一天也挺忙的,也挺辛苦的。农村的家务,不但多,而且繁杂。到了十八岁,我就出门打工,一年难得回几次乡下,农事早就生疏了。我很坦白地告诉财英,我不太会割禾、插秧,帮不上她。财英有点意外与惊讶,但宽容地笑笑,说,没什么,不要紧。

财英从来没责怪过我,依然把我视为好朋友。我有困难时,她毫不犹豫地尽最大的努力帮助我。这让我羞愧又感动。于是,我不断地向财英道谢,但财英却是很干脆地说,咱们是朋友嘛,应该的。

可惜,杂件车间解散了,我离开了公司。厂长本想留下我这老员工,说另有工作安排。但我觉得在杂件做了五年多,并没多大发展机会,于是选择了辞职。财英留下,做的还是原来的工作。这还是财英后来告诉我的。原来,杂件车间还没有完全解散,还留下四五个员工。财英叹息着跟我说,如果当时我留下,我可能升职加薪,管着杂件车间。我当时正为着工作的事奔波劳碌,听完财英的话后,有点后悔离开公司。

还在杂件车间工作时,我就报考了自学考试,学的是汉语言文学。离开公司时,已经通过八科。由于是租房住,没有稳定安全的地址,我十分着急。那时候,考场通知书、成绩单发放,都靠信件通联。财英知道我着急后,就说,把信改投到她家吧!收到信,她会及时通知我的。果然,财英有一次收到信,竟然连夜从她的家赶到市区,费了一番劲,找到我租住的宿舍,将信送给我。那是考场通知书。财英怕耽误我参加考试,故此第一时间送给我。这让我很感动,连声说多谢。后来,开通了电话报名,电话查考场、成绩,我才不再连累财英。再后来,学懂电脑,识得上网,更方便报名、查询。

我本来有着财英家的电话,但不知道哪一天丢了电话通讯录。要命的是,我没备份,又不牢记住财英的电话号码。于是,我跟财英失去了联系。曾经去过原公司找过财英,但终是找不到。再后来,由于生活的种种不如意,我不再想跟财英联系了。我也不知道财英是否还记得我这个朋友。跟财英,已经足足有五年多不见面了。

财英排行第四。那时,我常相互取笑对方的感情事。我跟财英说,财英,找到四哥时,可别忘记请我这个老朋友喝喜酒呀!财英笑道,一定不会,我肯定会请你这个老友。不过,你找到腾嫂时,也别忘了我呀!我连忙回道,行!我们就这样约定了。遗憾,这个约定,因我们突然的分别,而成了一句空话。

正惆怅之时,有一天意外地碰到一个女老乡。她也曾经在那间公司做过,而且最近才离开公司。女老乡认识财英。她告诉我,没辞职之前,财英常常问她有关我的状况。但女老乡少跟我碰面,不太清楚我的事,只能很抱歉地告诉财英,不知道我的事。财英听后,往往很不开心。最后,财英还请女老乡如果见到我,或是知道我的事,请告诉她。我听后,大为感动。

财英应该有自己平静生活吧?我希望她的日子,像多年前一样,常充满快乐的笑声。虽然彼此已经多年不见面了,但我相信,再见亦是朋友。

 

2006-8-10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