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和老朋友大府的闲情逸事之三:喝酒  

2006-09-02 13:46:26|  分类: 清茶飘香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腾哥

 

坦白地说,我不懂得喝酒。但是,我并不讨厌酒。而且,我也喝酒。可惜,我的酒量很差。白酒,可以喝小半杯(约二两);啤酒,可以喝一瓶;至于红酒,一杯应该不会醉。这点酒量,说出来,实在是丢人现眼。最要命的是,我一沾酒,就脸红耳赤,十足像关二哥。旁人,还以为我灌下不少酒呐。而事实上却不是这样,所以,大府老是戏谑我,说我可以不用化妆就可上台演关二哥了。

大府的酒量,跟他的烟量一样好。一瓶大九江双蒸酒下肚,仍不改脸色。至于平常喝啤酒,在大府看来,那无疑是漱口。如果说,我的床头柜少不了书和杂志,那么,大府的床头柜一定少不了酒和空酒瓶。三五天,大府就扔一堆空酒瓶。这让搞宿舍卫生的阿伯阿姨,常常争着去大府所住的那层楼清扫垃圾。为此,我曾笑着跟大府说,都是你这个酒鬼不好,乱扔酒瓶,把阿伯阿姨弄得水火不容。大府听后,瞪着我说,秀才,这关我事吗?他们挺喜欢我嘛,还次次见到我,都笑着向我问好呢!

我进入公司前是不喝酒的。若硬是要充点好汉样,我只能说,我会喝菠萝啤酒和红双喜酒,间中也会喝点肇庆啤酒。

菠萝啤酒是一种熟啤酒,跟饮汽水一样,现在已经没得卖了。红双喜酒倒还有得卖,但也是像糖水一样,一般是用来办喜事作彩礼之用。说起这红双喜酒,还让我产生一些难以忘记的趣事。记得多年前,我还年少,即小孩子一个,有一次一个姑婆出嫁(其实人家现在才四十多岁,但辈份高,没办法!只好称人为姑婆了),新姑翁送来很多红双喜酒。不懂事的我,还以为是糖水,咕咕地饮了多杯,仍不过瘾,竟又把酒当汤水拌饭吃。自然,最后是醉了。睡了一个下午,我才醒过来。从此,我知道,原来红双喜酒也会喝醉人。

后来,我又沾上肇庆啤酒(这可是生啤酒,是酒了。)。这都是我大姐夫使的坏。当年,他哄我喝此酒,说跟菠萝啤酒差不多。大人的话,我这个少年,当然深信不疑。一喝,我就吐。苦苦涩涩,味道跟厨房前的那缸潲水发出气味一样。但当时年少气盛,禁不住大姐夫在一旁相劝,或者说是激将法更合适,我硬着头皮、皱着眉头喝下去。结果,当然又是大醉一场。肇庆啤酒,又成了我的记忆。可惜,这酒,现在又买不到了。肇庆啤酒就是蓝带啤酒的前身,后来把商标卖给广西一个啤酒厂,转售后的一二年,还能买到肇庆啤酒。后来,没商店再卖肇庆啤酒了。

我说这些陈年往事时,大府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大府出人意料地没嘲笑我。他只简单地说几句话,没关系!这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你碰上我大府,你很快就会学懂喝酒。你别忘记,我是一个酒鬼。

没错!大府的话说对了,我真的碰上一个酒鬼。准确地说,我应该是碰上一伙酒鬼。在公司里的那伙老乡,男的,个个是酒鬼;女的,也一点不逊色,喝啤酒,如饮可乐、雪碧。第一次跟老乡们去大排档吃饭,我被老乡们喝酒的气势镇住。特别是大府、榕枝、师傅等老乡,喝完白酒,又喝啤酒,像是喝白开水一样。

大府在我们第一次相识时,就开始向我灌酒。大府这个人,很豪爽,说话直肠直肚。他说,阿腾(那时候,和大府不算是老朋友,他还没叫我做秀才,彼此还有点客气。),一个男人,哪能不会喝酒呢?到时候,你娶老婆时摆喜宴,人家跟你敬酒,你怎么办?我扯得太远了是不是?但出门打工,也要学会喝酒,对不对?比如说,和我们这些老乡聚会,请领导吃饭,等等,总须要陪酒的,是不是?大道理我就不说了,我也不会说。你看得起我们这些哥们的,就痛痛快快喝酒。白酒,你就先别喝,喝啤酒吧!多喝几回,你就会喝。醉过几次,你以后就不会再醉。

大府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喝吧!大口大口地喝,醉了,他们会背我回去的。于是,我皱着眉头,把酒喝进肚。可惜!我真的不争气,一杯啤酒喝进肚,就醉得一塌糊涂。

但近墨者黑,近朱者赤。和大府等老乡喝酒的次数多了,我自然会进步。我的酒量高了一点点,醉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但是,终是靠不近他们的酒量。大府和其他老乡知道我的酒量有限,也不再向我劝酒。我能喝多少,就喝多少,大家随我的便。这一点,我是非常欣赏的。虽然我这些老乡,都是大老粗,但绝不是那一种老是逼人喝酒再瞧他醉酒洋相的人。

公司有一个小饭堂,专供员工用来自己煮饭炒菜的。只要不加班,或是到了周末、节假日,我和大府及其他老乡,都喜欢自己做饭炒菜。呵呵~~,说起做饭炒菜,我可是最善长的。所以,通常是我作大厨,负责炒菜。我们从不做饭,只炒菜送酒。一到冬天,更省事,打边炉。大伙一边喝酒,一边说闲话,十分痛快。大府更是兴备,趁着酒兴,滔滔不绝地说着种种笑话和公司的一些人事。大府那个时候,已经当上班长,且跟上司的关系很好,知道好多公司鲜为人知的内幕。大府有时候,也会趁着酒意,骂我老是呆在宿舍看书看杂志,没去泡女孩子。我不以为然,也不恼大府。我知道,大府并不是有酒意时才骂我。许多时候,他都挪喻我是酸秀才,不懂得找女孩子谈情说爱。

印象中,大府最有趣的酒事,莫过于醉卧臭水沟。有一年春节回乡过年,大府到我家做客。大府这个人,跟谁都可以做朋友,跟谁都可以交心。所以,他并不客气,不拘束。所以,他很受我的父母的喜欢。况且,大府早就认识我的二姐和小妹。在城里,许多休息天,我和大府都去看望在城区工作的二姐、小妹。

大府吃晚饭时,由于高兴过头,多喝了一些酒。有了九分酒意的大府,仍然坚持回家。我不放心,想送他回去。但大府拒绝,坚持一个人回去。大府说,路又不远,又没大车小车,你怕什么?行了!用不着麻烦你,我又不是女人,不用你送。我知道大府的性情,不再勉强,于是送他出了村口,就与他分别。

乡下无神秘事!第二天早上,就有乡人告诉我,大府醉卧臭水沟的事!我吓了一跳,急急忙忙向大府家跑去。才跑到大府村村口,我便看见大府正坐门楼前的石板凳上。他一见我,就笑着说,秀才,我知道你会第一时间赶来的。没事,我真的没事!走!到我家去。我已经买回猪杂碎,煮了一锅肉粥。我于是笑起来。我看到大府的样子,就知道他真的没事。都是老朋友了,我知道大府的脾气,于是也不再问昨晚的事。只是,之前惦记着大府,怕他出事,顾不上称点水果买点糖果饼干,现在空手上门,似乎不太好。我犹豫一下,说,那我去小卖店买点东西,我总不能空着手上门,这多失礼啊!谁知,大府眼睛一瞪,说,不用了!进老朋友的家,还要什么礼?不用了!你来,就是一件大礼。大府说完,就拥着我去他家。

说真的,我挺尴尬地走进大府的家。还好,我早就成了大府家的常客,跟他一家人很熟悉。吃早餐时,大府又打开酒盖倒酒喝。我忙道,大府,你还喝酒呀?大府懒洋洋回道,我不是喝酒,我是解酒。以酒解酒,你不知道吗?大府的母亲笑着说,腾哥仔,你不要见笑,他就是这个样子,我们都习惯了。

 

2006-9-1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