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仇副部长:给街头“走鬼”一片艳阳天(原)  

2006-09-23 14:17:37|  分类: 冷眼看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仇副部长:给街头“走鬼”一片艳阳天(原)

 

/小腾哥

 

“城市如同一本打开的书,从中可以读出市民们的文化气质和抱负。”

这是非常注重城市发展多样性的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在演讲中引用国际上著名设计师沙野的话。同时,仇副部长还提到日本著名经济学家青木昌彦的观点,“只有一种经济组织形式的城市,是难以创造可持续发展能力的。”“一些不入流的经济形式却是多姿多彩的经济马赛克。”

仇副部长接受记者专访时,认为小商小贩也是城市多样性的组成部分。城市对小商小贩应该更加宽容,在周六周日等合适的时间放松管制甚至可以放开管制。仇副部长这些话,我可以看作是给街头“走鬼”一片艳阳天。

街头的小商小贩,在广东称作“走鬼”,是城管碰上就驱逐、罚款、没收货物、扣押人货的对象。“走鬼”跟城管的关系,就是猫与老鼠。一个是官,一个是民;一个是强,一个是弱;一个要追,一个要跑;一个要搜,一个要藏;一个要抓,一个要逃。然而,这一场场强弱分明的猫捉老鼠的游戏,却常闹出暴力事件。

都说,狗急跳墙。老鼠被猫激怒后,同样会作拼命的抗争。于是,我们见到,有时候,老猫烧须,城管被“走鬼”打骂,甚至打伤;更多时候,是“走鬼”被城管打骂、打伤,被没收全部货物及工具;被罚款;人被扣押。当然,还有更严重的,比如说,双方争执中,一不小心,火气都弄大了,导致某一方闹出人命(比率自然是“走鬼”那一方占多)。

有些城市的城管,为了安全,于是花费大把大把纳税人的钱,卖回“飞虎队”一样的装备,从头武装到脚。而“走鬼”,为了生计,为了一日三餐,依然冒险游走在城市的街头。被城管捉到,自叹倒霉;抓不到,也庆幸赚点小钱。反正,猫抓老鼠的游戏,没完没了地玩下去。

对于“走鬼”占道经营,有人叫好,有人厌恶。作为强势的部门,城管自然是极力反对的。一来,影响城市管理者最看重的市容;二来,“走鬼”贩卖的东西,总是汲及到假货与卫生的问题,容易闹出事,让城市管理者头痛心烦;三来,有城市市民讨厌“走鬼”,厌恶其占道、制造垃圾、吵杂等,于是投诉给城管;四来,给城市管理者带来烦琐的费力费财的管理工作——当然,还有许多问题,但这以上四点,就足让城管用心、专心、狠心做好本职工作。况且,某些城市的城管,还有着“创收”的“艰巨”任务。于是,明对“走鬼”严厉打击,暗地里却是罚了钱就放人。这样的工作态度,不知道是“走鬼”之福,还是“走鬼”之祸。

应该要承认,“走鬼”确实带来一系列的城市难题,如所谓的市容,卫生问题,阻碍交通的畅顺,假劣货,等等。所以,有许多城市市民是深恶痛绝的。但也有许多城市市民是欢迎“走鬼”的。原因,一是购物方便;二是价钱便宜;三是认为给无业人员提供就业机会,减少偷抢拐骗等犯法案件;四是同情这些被政府漠视的弱势群体,赞叹他们自力更生的精神。同理,这个问题的原因还很多。但是,以上四点也足以证明许多城市市民支持“走鬼”,并呼吁城市管理者给“走鬼”经营的空间。

然而,善意的愿望,往往隐藏着无奈甚至伤痛的忧患。许多城市却是严禁“走鬼”上街贩卖货品的。于是,连农村的农民都被牵涉其中。种出的桃子、西瓜、枣子等农产品,无法运到城市贩卖。有一个桃农幸运地碰上国务院总理,有一地农民幸运地碰上一个好市委书记,于是,他们的桃子和西瓜得以运到城市贩卖。但有一个枣农却没运气,辛苦地拉一车好枣到城里,却被城管驱逐、恐吓,胆惊心跳地逃避了一天,才卖出一点五公斤枣,得钱四元五角。枣农肚饿,只吃一个一元钱一个的烧饼。无奈的枣农,最后一气之下,忍痛把一车枣扔进城市的大江。这样的新闻,让人看着心酸又心痛,更多是无奈。

不必例举太多的事例,城管与“走鬼”的事,生活在城市的人,已经看得麻木,听得麻木。作为城市管理者,他张口就是某某法,闭口又是某某条例。反正,他们理直气壮,有法可依,有例可证,错全在“走鬼”身上。所以,碰上“顽劣”的“走鬼”,他们就有千千万万个理由去“打、砸、抢”,甚至是野蛮的执法。城管尽责所在,认真计较起来,还真地没错。按照咱们老百姓的话,就是走到皇墙下的老皇帝面前,都有理。然而,我们这些“秉公执法者”,是否想到,他们抄的不仅仅是一档街头小摊档,而是一个底层的弱势家庭的生计?没了这个摊档,一家几口人,别想活下去。人都活不下去,能不跟你拼命吗?若不是逼不得己,一个小小的“走鬼”,手无任何攻击武器,敢跟一群穿戴着“虎”皮“狼”皮,一身武装的城管拼命?谁信?

这个年头,提倡“换位法”的思考。作为城市的管理者,应该说都是智慧者才对。然而,他们有没有想过,作为政府暂不能照顾的一部分人,特别是外来的农民工,城市有没有给予足够的生存空间?和谐的社会,融洽的社会,最根本的,是政府保证人民的生存权利。若是人民的生存的权利都保障不了,那还侈谈什么文明,什么素质,什么道德,什么遵法守纪?至于实现“四化”,走向小康生活,更不要提了。

当然,政府为大局着想,许多时候会忍痛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这一点,是无可奈何的残酷现实。作为被牺牲者,如八亿多的农民,城市的贫苦阶层,还有数以万计的农民工,都默默地接受着这个现实,无怨无悔地过着贫苦的日子。作为政府管理者,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城市还是农村,应该是感动才对!然后,在感动之余,更应为这些可怜的人谋取更好的生活。毕竟,这些被暂时(我心甘情愿地认为这是暂时性的,也许也是我的一厢情愿的善良的愿望)牺牲的人,也都是政府管理下的国家公民。既然国家的公共资源和财力有限,不能做到一视同仁,那么,至少让这部分被牺牲的人有着最起码最基本的生存权利吧?遗憾的是,我们的政府,特别是城市的管理者,还未尽力帮助这些被牺牲的人民。为了方便管理,这些城市管理者,最喜欢用最简单最有效但会牺牲一部分人利益的方法。禁止“走鬼”,禁止乞讨,强办暂住证,还有那个被取消的收容所,等等,都可以看作这样的管理方法。因为,这些管理方法确实是有效地维护了城市的面子,有效地维护了城市的治安。但是,也牺牲了千千万万的进城务工者。这个代价,能说不大吗?

庆幸,我们这些普通的底层人民,还有着像仇保兴副部长这样开明的官员。仇副部长说,“他们应该是城市多样性的一部分。当然,小商小贩也必须遵守一定的秩序——到高架桥上摆摊肯定不行的。不过,我们的城市应该宽容,应该让他们有合理的分布,给予更多的引导。国际上任何一个大城市都有跳蚤市场。小商小贩的分布反而能体现出一个城市的活力。在国外,很多大城市,到了周六周日,在许多大街上,对小商贩都定全处于不管制的状度。”“应该说能够推广!我们的城市很多时候都犯了一刀切的毛病。”

仇副部长的话,让“走鬼”(小商小贩)看到了希望,看到了艳阳天。但是,阻力还是重重。对于仇副部长的话,某地的城管负责人就跟记者表示不赞同,“一放开将会乱了套。”抱着这样的态度的城市管理者,还应该有很多很多。所以,“走鬼”还需要努力争取。比如说,“走鬼”能规矩一点,遵守一定的秩序;讲点文明,讲点卫生;尽量做到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尽量做到少占道,不阻碍交通,等等。只有这样,仇副部长们才能更好地开展工作,更好地为“走鬼”谋取生存的空间。也只有这样,“走鬼”才能见到头顶上的那片艳阳天。

 

2006-9-23

  评论这张
 
阅读(44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