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大府的二三事[原]  

2006-09-26 15:54:10|  分类: 清茶飘香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大府的二三事

 

/小腾哥

 

1、大府的相亲

 

 

我天性真率的哥们大府,从古镇回来后,直接来到我的宿舍,垂头丧气地坐在一旁,低头抽着闷烟。那个样子,非常非常不开心。

大府往常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和他相交十多年了,知道他的脾气。哪怕是碰到什么困难,他都不会这个苦瓜样。

我于是挺小心地问了一句,嘿,哥们,怎么啦?

大府没好声气地回道,失败!真失败!

我一头雾水,说,大府,别老是嚷着失败!说失败,你有我失败吗?快说吧!

大府苦恼地说,秀才,你知道我刚才去古镇干啥?相亲啊!是不是很老土?

我一听,就乐了。我哈哈大笑说,大府,这是好事啊!我正盼着有人替我介绍呐!只是,你是知道的,没人来替我小腾牵红线哦!这不,过二天就是七月初七,据说,是我们中国的情人节。唉!我多无聊,看,刚捣弄了一篇《七月七日,我和织女有一个约会》。

大府走到我身边,看着我那篇胡乱编造的的文章,不由地笑了。

大府说,嗬!秀才,写得还可以嘛!我刚才相亲的那一个,如果有织女十分之一好,我就不会跑回来。

我收住笑,很认真地问大府,哥们,难道是碰上夜母叉?

大府叹了一声,说,倒不是,人家还长得可以!主要的是,大家见了面,都没感觉。对!不像牛郎和织女,一见就钟情。和她走了几条街,竟然说话都没几句。连谈话的劲的都没有,大家怎能再走在一块呢?所以,我就回来了。

我拍了一下大府的肩膀,安慰道,哥们,你比我小腾幸福得多了。至少,你还有相亲的机会。但我呢?你看这篇《七月七日,我和织女有一个约会》,你就知道,我小腾是多么可怜呀!唉!说真的,我倒是羡慕那个牛郎。人家多幸福啊!天掉下一个七仙女,送给他做老婆。嗯!如果也掉下一个仙女给我,那多好啊!

我才说完话,大府就大声接道,去你的!秀才,是不是写文章把你的脑子写傻了?离晚上还远着呐!你别作什么美梦了。

我苦笑。我说,哥们,我倒是想傻了。

大府一听,楞住。

一会儿,大府才摇摇头,说,秀才,你真的傻了。不过——

大府忽然转变了话题,说下去,秀才,吃了午饭了吗?我还没有吃饭啊!不行,过门都是客,你快点给我备午饭。当然,这饭你不用做都可以,给我买瓶白酒回来吧!

我笑了。

我说,行!就算你不开口,来到我这儿,我都不会亏待你这个哥们的。我管你这顿酒饭。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条件。

大府嘿嘿地笑起来,说,小子,第一次听到你向我提条件,我高兴啊!说吧!你有什么条件?你放心,我不会喝醉酒的。

我也跟着嘿嘿地说,大府,你喝不喝醉酒,我无所谓。我只想你告诉我,是哪一个三姑六婆给你介绍女孩子?请她给我小腾介绍一个,怎么样?至少,也让我小腾试试相亲的滋味,是不是?

大府一听,伸手轻轻地捶我一拳,笑道,原来是这事!我还以为是什么呢?行!我会帮你这忙的。不过,我想,到时候,你可别忘了给我大红包哦!

两个人相望着,哈哈大笑。

 

2、大府的“兴师问罪”

 

当大府再一次来我宿舍的时,却是换了一副笑哈哈的嘴面。

我刚打开门,大府一见我,就冲着我喝道,好小子!竟把我弄上网出丑!我是那么一回事吗?

我有些糊涂,迷茫地看着大府,问,大府,这些日子到哪儿去了?我什么时候把你弄上网去?我又让你出什么丑呢?

嗨!好秀才呀!你装什么蒜?你别以为我大府是电脑盲,就可以蒙我。你那些《我和老朋友大府的闲情逸事》,我上网看了。没错,我不会电脑,但上网,我还是会的。你呀!你呀!行啊!把我大府吹捧得又是酒鬼,又是烟鬼。我认了,我本来就是嘛!我还是赌鬼呐!你怎么不写下去呢?

我有些不好意思。我说,大府,对不起!都是闹着玩的!有些地方,你得担搁几下。再说,我也不是洋相百出吗?我并没有替自己的脸贴金啊!你有意见,怎么不回帖骂我几句呢?

大府瞪我一眼,说,谁说我生气?我高兴啊!我只生气,你虎头蛇尾,怎么不好好地写下去呢?凭着我们十年多的感情,你就这点东西弄给大家看吗?

我松了一口气。原来,这家伙是逗着我玩的。

我说,不是不想玩,就是怕你大府不高兴。你是知道,我小腾可是老实人,都是说一就是一,说二就二,老是抖我们的私情,不是怡笑大方吗?

大府哈哈大笑,说,得了吧!我的哥们,你是老实人?我呸!看你第一篇,我就知道,你小子又在耍弄我和你自己。行了!连你自己都狠涮几把!我还有什么话要说呢?

我听着,唯有不停地苦笑。

大府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地说,秀才,有兴趣,就玩下去吧!我也想看看,你这个假秀才,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你支持?我问。

当然支持!我说了,我等着看你的好戏!大府又笑着道。

我知道,这家伙肯定又是不怀“好意”,也许,正想瞧着我的洋相。

我忽然问,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怎么上网的?你真的会摆弄电脑吗?还有,我不见你有话留下。

大府又是瞪我一眼,说,我不懂打字啊!还有,你是怎么教我的?我为什么老是学不懂呢?都是你这个老师是水货!不过,没关系!我上网,请人帮我找出你小腾哥那个地盘就行了。没想到,你小子这些破东西,居然有人看!

我又是苦笑。我说过,大府有时候,也不给我一点面子,没心没肺给我几句冷言冷语。

我说,这都是网友的支持!

大府说,那我是不是更应该支持一下你呢?当然要支持!唉!谁叫我们是这么多年的哥们!是不是?

见我点点头,大府又接着说,秀才,其实,看着你这些东西,我很高兴。真的!这让我重新想起以前的日子。那一种感觉,很特别,也很值得怀念。知道吗?秀才,刚看你的帖子时,我很想跟你说,久违了!哥们!

我心猛地一动。

久违了!哥们。

多么熟悉的声音,多么亲切的声音啊!

我无言,只是紧紧握住大府的手。

大府看着我,笑着说,怎么啦?别跟我玩这一套,好不好?有没有话跟我说?

我忍不住大笑,说,有!你上次答应我,叫三姑六婆替我小腾介绍个姑娘,但我等了两个月多,还等不来你的消失。大府,这事你不会忘记了吧?

大府“哦”地一声,抽出手,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哎呀!秀才,对不起!这事我常惦记着呐!但这事我真的帮不到你呀!我自己也挺郁闷的。你知道吗?上次我早早跟那个女孩子分手,被那个介绍人狠狠地骂了我一顿,说我没诚心与诚意。秀才,你说,我冤不冤?我不是挺老实的吗?难道要我哄骗人家嘛!秀才呀,做人真难啊!

我拍拍大府的肩膀,很认真地回道,是啊!做人难啊!我理解,我理解!

谁知,大府却狠瞪了我一眼,大大声声地说,秀才,你理解个屁!说了这么久,你怎么不叫我进门坐坐呢?你看,我左手提着是酒,右手提的是菜。我的手都提酸了。快点开门!

“哦”!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们还在门口,还隔着才发现,原来我们还在门口,还隔着,真的左手提着白酒和啤酒,右手提着大包小包的菜。

我忍住笑,也瞪着大府说,大府,这能怪我吗?都是你,我还没打开第二道防盗门,你就冲着我“兴师问罪”。

 

 

3、大府说,久违了!哥们

 

久违了!哥们。

大府说这句话,很有感情。

这让我听着,十分感动。

和大府做了十多年朋友,早就知道他这个人率性豪爽,不拘束,不造作,心里有一句,就说一句。

所以,大府能用这么认真态度说一句话,我就知道,我那个哥们真的动了感情。

但我只仅仅写一些和大府昔日的陈年往事,而且还很不客气地涮了大府几把,但大府竟然说喜欢。不论怎样说,我是被这个哥们深深地感动。

多年前,和他同在一间公司,干了五年多;近些年,又和他同在一个城市,常常见面,吹牛,诉苦,谈女人,当然,还有喝酒,饮茶。

有一回大家都喝醉,都说着醉话。我说,大府,如果你是一个女人,哪怕你长得很丑,我都会娶你做老婆。但大府却说,秀才,你真的比我还醉!如果我是一个女,可能做不成哥们,或者,我们根本不认识。

当酒醒后,想想大府这几句话,我若有所思,不由地点头认同。

这哥们别看平时说话太多数一点不正经,但掏起心肺话时,倒是很有道理。

大府说,秀才,我知道你很苦,你写这些狗屁文章,只不过是发泄着你内心的苦,是不是?都做了十年的兄弟,你的心思,我大府哪能不知道呢?秀才,写吧!只要你喜欢,我大府一定会支持你的。其实,和那些朋友在论坛玩玩,也很高兴啊!你说得好啊!玩论坛也是一件痛快事!

我无言,只感动地看着大府。还是大府这个哥们理解我啊!

只是,我还能写些什么呢?

我是一个不善于说话的人,性格木讷。日常生活中,我多是做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所以,我的生活圈子,其实很小,很窄。

为此,大府还狠批过我!当然,他是狠批我没去结识女孩子!

大府说,秀才,你这样不行啊!你看你,真是老汉了!你不能老是这样子啊!走吧!走吧!别老是对着电脑!跟我去人家的宿舍转转!也许,能碰上一个合适的女孩子!

大府说完,就拉着我出门。我只能依着他。

大府就是这脾气!他认定的事,且是下了决心要做,别人休想阻拦住。

但我有点不服气。大府他也是一个孤家寡人呀!我说,大府,你也别老是臭我!你呢?你也是快到“光棍”严重警戒线了。

大府却瞪着我喝,秀才,我们现在不是一起去吗?大家都在找,是不是?

但人家的宿舍转了一圈又一圈,转了一遍又一遍,我们还是那两条光棍。

大府说,秀才,别丧气啊!抗战都要八年多,是不是?我们得坚持下去。

我能说些什么呢?我唯有跟着大府这个家伙到处瞎闹。

但泡女孩子的事,并不是我所长。否则,这些年都不会让我那个慈祥的母亲天天操心。我的那把拙嘴,可比不上大府这把巧嘴。而且,我的脸皮也很薄,在一些陌生的女孩子面前,往往不主动说话。

大府又说,秀才,你这个样子不行啊!你怕什么呢?

我苦笑。我说,大府,我不是怕什么,而是我实在是无话可说。

大府叹了一口气,说,秀才,你无药可救了!

我又是沉默不语。

但我知道,大府是一个好哥们。

 

2006-9-26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