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原]月照故乡话中秋之一:中秋节  

2006-09-26 15:55:45|  分类: 清茶飘香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照故乡话中秋之一:中秋节

 

/小腾哥

 

长了这么大,大半时间都没回乡下过中秋节。特别是出门打工后,没一年回乡下跟父母家人过一个中秋。想一想,心情有点惆怅与伤感。中秋,那是一个团圆的节日呀!但这么多年来,我却是在城市度过一个又一个中秋。虽然,总是和身边的朋友、老乡、同事等人一起热热闹闹过一个快乐的中秋节,但是,往往在昂首望月的一瞬间,又想念起遥远故乡的亲人。

这似乎跟我一惯作风不相合。因为,我是一个相当传统的人。哪怕我还算得上是年轻,但我一直喜欢着这些传统的节日。春节,清明,这两个节日,这些年,我基本都回家过。请假,挤车,花钱,等等,我都觉得无所谓,也不觉得辛苦与浪费钱。

又比如说,今年的清明,我的家族提前过,天公不作美,竟然下着大雨。我回家这一天,天就下着雨。为此,父母曾打电话给我,说明天还可能下雨,小腾你就不要回家了。但我还是坚持回家。第二天,果然还是下雨,而且,还下得很大。无奈,披上雨衣,穿上水鞋,冒雨上山扫墓。庆幸,才走到半路,天就停了雨,减少许多麻烦。主要的是不方便烧香烛元宝。记得以前清明扫墓也碰上下雨,只好用雨伞遮雨,将那些香烛元宝纸品冥币堆在一块烧完。

连下雨天我都坚持回乡下过清明,但中秋节呢?

为什么这些年,我没有回过一次?对于这个问题,我也苦想过许多次。身边的朋友,也多次问我,小腾,春节,清明,你常常都回乡下过,但中秋为什么不回去?我听后,往往哑口无言,半天说不出一个理由。

请不到假?不是!如果有心回乡下过节,我总会绞尽脑汁找到领导批准我请假的理由。没钱?也不是!来回车费加起,二百元足够。再买点东西,回到家又花一些钱,算起来,五六百元(包含车费)就可以体脸地回一趟家了。坐车难?更不是!可以坐直达客运车直接回家,也可以转车回家,反正,相当方便。而且,路程又不太远,正常情况下,坐六七个钟头车,就可以回到家了。

既然如此,我为什么没有回去乡下过中秋呢?

不值得!

这话当然不是我说的。这是我的一些老乡朋友说的,也是我乡下的父母说的。想一想,他们也说得有些道理。之后,我竟然也是这般认为。

多年前,乡下过中秋就已经显得很简单,似乎已经不是一个很隆重的节日。中秋这一天,有许多乡亲还去田地劳作。因为,过中秋,只不过是吃一顿比平时丰富的晚饭而已。唯一不同的是,就是多了饭前先拜祭神灵与祖先。当然,吃完晚饭后还吃几个月饼。

而很多年之前,肯定不是这个样子的。我最难以忘记的是,那时候家家户户都爱做大盘大盘的鱼丸。这可不是城市市场卖的普通鱼丸,而是撕开油豆腐一个小口,将里面的渣剔去,再将剁碎的鱼肉加配料打成胶,小心地酿进去。然后,蒸熟,既可以当小口吃,也可以当菜吃。主要的,还是当小口吃。

做鱼丸,说起来,相当容易。但做起来,却非常难。

那时候,每个村,村前村后都有几口鱼塘,每个村民都有份。在我的村子里,我的家族,有两口鱼塘,一般养着鲩鱼、鲤鱼、白鲢(这是我乡下的叫法,在城市似乎是叫草鱼,不太清楚,因为,少见)、松鱼等。中秋那一天早晨,父亲和叔伯们放塘水捉鱼。这自然也是我们小孩子们最喜欢的。忙碌了一个上午,终于捉上几箩筐鱼。然后,各家按人头分鱼,且各种鱼、大小都作一定的搭配,以示公正。由于做鱼丸需要大量的鱼,故此,每家每户,一般都能分到三四十斤鱼。

鲩鱼、鲤鱼一般用来做菜。如鲩鱼清蒸,鲤鱼加水豆腐或油豆腐红烧。而白鲢与松鱼用来做肉丸。白鲢与松鱼的头和骨,用来煲烫。肉就用大把的菜刀剁碎,酿进油豆腐,做成鱼丸。按现在乡下的人说,真是费力又费时。那个时候,可是没有碎肉机,二三十斤鱼全靠用菜刀剁碎。这辛苦的粗重活,自然是我的父亲与大哥流轮做。而母亲和二个大姐、我、小妹,就小心地撕开油豆腐一个小口,将里面的白渣剔出去,然后小心地将打成胶的鱼肉酿进去。我和小妹那个时候还很小,一般都是闹着玩的,不但帮不上什么忙,倒是增添了不少麻烦。但母亲是不会骂我们的,只是笑吟吟地看着我们。

剁肉不易,酿进油豆腐也不容易。撕开油豆腐的口,其实很小,约一个手指头那般大小(那时候,乡下的油豆腐很大只,起码有现在城市市场卖的二三个加起来那般大。),剔除里面的白渣难,酿进鱼肉也难。所以,一盘鱼丸做成,需要很多力气和时间。那时候,我童言无忌,曾天真地问,为什么不把油豆腐用刀切开,这样不是很方便吗?(后来长大到县城市读书,也见过这样的东西,油豆腐切成两半,酿进猪肉或是鱼肉。)父母亲却笑我傻,说鱼丸就是这个样做的,将油豆腐切开了,或是将口撕大了,就不是方方正正了。我似懂非懂,听完后也就忘记了。直到今天,我也不明白。问父母,他们都说,那个时候,鱼丸就是这个做法。算了,也许是个习俗。

可惜,这个习俗就这么没了。其实,那时候家家户户做鱼丸,真的很热闹。左邻右里,谁家先蒸熟鱼丸,就把一盘鱼丸送到邻居,请邻居先品偿。自然,待邻居蒸熟鱼丸后,又送自家一盘。一来一往,邻里之间乐也融融。而我们这些小孩子最开心,跑到哪一家,都能品偿到香喷喷的鱼丸。左右邻居互相赠送品偿的,还有各个时节做的糍粑、年糕等。那时候,生活的水平没像今天这么好,哪一家宰只鸡,割斤肉,煮熟吃饭时,都给邻居送一点。我家那时跟六叔公做邻居,两家人就互相端菜送糍粑糕点。现在,生活好,这些相互赠送的事,早就没了。

后来,不知道是鱼塘荒废变成屋地,或是做鱼丸太费工夫和时间,反正也就是没养鱼后,鱼丸就不再做了。从此,中秋节就失去了热闹。一整天,大人不是出门到田地做农活,就是闲在家做点家里活。这跟往常日子一个样子。若是以前做鱼丸时,那可是非常热闹的。捉鱼,剁肉,酿丸,蒸鱼丸,送鱼丸,都充满着欢笑。

对于我来说,是怀念以前做鱼丸的中秋节的。但岁月在变,乡风也跟着变,我只能无奈地叹息。

其实,在变的,不但仅仅是一个中秋,春节、清明等时节也悄悄地变,变得可有可无,变得越来越简单。就算办喜事与做白事,也跟着时代变。哪怕是办喜事请回的厨师,做的菜也变了。变得最明显的是,就是将复杂与辛苦的东西变得简单与容易。我不知道这是进步还是退步。我只知道,现在的孩子没像我小时候过节那般快乐与热闹。而我,也不能再品偿像鱼丸这些消失的乡下过节的食物。而碰到家族的人结婚了,我也不能吃到那些让我念念不忘的佳肴。

比如说,那一碗扣肉吧!已经没了以前那个味。厨师贪图方便,不是按以往那些烦琐的步骤做,而是腌好料后直接放进大铁锅煮(本来是隔水蒸)。这算什么扣肉呀?跟红烧肉似的。但红烧肉又不是这个味,而且,现在办喜宴,没红烧肉(本地话叫“鲁肉”)这个菜了。消失的,还有许多菜式。现在的喜宴,除了招呼同祖同宗的兄弟贺宴,有着二三十多道菜肴外,像我们这些家族的亲人,还有主人家的亲朋戚友,其实吃的就是普通的酒菜。一般是用猪肉、鸡鸭肉做的菜。但像猪肚、猪腰、猪肝、猪心等猪下水和鸡鸭肾等,都是用来招呼贺客兄弟,我们这些家族的人和亲朋戚友是没机会偿的。菜少有七八道,多至十几道。不过,往往是一道汤菜分作两碟碗装,故此看着似乎十分丰富,但其实并不是,只不过是份量足而已。像我们这些家族的人,因为忙着招呼客人,其实吃的多是剩菜。但我还是喜欢回乡下参加这些婚宴。倒不是为了吃一顿饭,而是图得那一份热闹与喜庆。

所以,每一次请假回家,至少让我觉得有意义。当然,回家探望父母家人例外。毕竟,回一趟家,还是属于花钱又费力的事。

但对中秋节,我还真的没有多大兴趣。或者说,我觉得没多大的意义。我绞尽脑汁找到一个请假的理由,再花费五六百元钱,辛苦坐六七个钟头车,难道仅仅是回家吃一顿丰富的晚饭吗?

春节回家,还是许多事做的,比如包糍粑,蒸年糕。虽然是一个男人,但我喜欢做这些活。我说过,我喜欢这此传统的东西。洗叶,包馅,粘芝麻,包叶,上笼,蒸糍,忙得不亦乐乎。年三十晚、初一与初二早上及初五送年,还和大哥抬着祭品到卢氏祠堂(先祖)、文昌祠(先宗)、老屋(我家族祖先)、村大门楼拜祭;回到家,一家人又是拜祭天地、灶神、本门祖先、床头神等。反正,没三个时辰多,是忙不完这些活的。年三十晚,十二点钟前贴春联、挥春、门神。一到十二点,就放鞭炮放火花接年。初一,又笑哈哈地给长辈拜年,给小孩子发利是。像我这等没结婚的人,若是在城市,本应是属于收利市的,但在乡下,可不是这样,大人特别是出门做事的人,都要给自己家族的小孩子一个利是。没结婚的,不用红包,直接给钱。于是,按着亲疏,按着荷包里的钱的多少,二十元十元五元二元地分给一个个小孩子。自然,不会白给的,小孩子们会乖巧地说好话祝福我,腾叔(腾哥)恭喜发财!腾叔(腾哥)新年好!腾叔(腾哥)早日成双,恭喜发财!等等。初二,又是特定的节日,亲戚回门,忙着接待。还有许多事,比如亲自下厨做一顿菜等,不一一细述。

至于清明,那更不用说了,上山扫墓。若是有时间,早点回去,还能参加大公家清明。即拜祭整开村之祖。

但中秋呢?我回去,能做些什么?除了在家门拜祭一下神灵与祖先,就开始吃饭。为吃这一顿饭,我何必山长水远赶回家?如果说是见见父母,倒还算是一个理由。至少,和父母家人过一个中秋节,也是一件非常难得与开心的事。但我更愿意平常日子回家见父母。至少,省下不少车费。逢过年过节,车费必贵许多。反正,中秋在乡人眼里,比七月十四“鬼节”都不如。七月十四“鬼节”不但早两天就开包各种粽子,而且当天早上就开始拜祭,大吃大饮。这一天,没人会到田地做农活,正正经经地过一个节日。至于中秋,我说过,这一天,还有乡人到田地做农活。由此可知,这中秋节跟平常日子没多大的分别。

所以,我不想回去。我宁愿等到清明请假回家过节(春节放假,一般不用请假了)。况且,请一次假回乡下,其实也不容易。于是,中秋节这一天,晚上下班了,先打个电话回乡下,跟父母聊几句闲话。然后,和身边的朋友,找个露天大排档,一边饮酒吃饭,一边抬头赏月。饭饱酒足后,又去逛了一阵街,买些水果,买些月饼,再买些啤酒和饮料,找块草地,坐下来,吹吹牛皮,说说闲话。直到天光,才拖着疲累的身体,带着酒意与睡意,相互搀扶着,回到宿舍。

睡了一阵子,天就光了。于是,又起床上班。苦恼之余,忽然怀念起第一份工作。那一间港资的工业公司,中秋节开工,晚上夜班停工,也不加班,第二天(即十六)放假。而这一天假日,用之前的一个休息的星期天补回。正是这间公司有人情味,我在那儿足足干了五年多。

但这种的好事,只能可遇不可求。

 

2006-9-25

 

  评论这张
 
阅读(37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