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原]月照故乡话中秋之二:中秋节捉鱼做鱼丸

2006-09-27 15:57:10|  分类: 清茶飘香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照故乡话中秋之二:中秋节捉鱼做鱼丸

 

/小腾哥

 

十来岁的我,还是那样贪睡。哪怕今天是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都不妨碍我懒在床上睡懒觉。

但我还是被父亲叫醒。父亲微笑着跟我说,小腾,起床,跟爸去放塘水捉鱼。

我一听,顿时大喜,睡意全无,马上起床,匆匆涮牙洗脸,顾不上吃早餐,就跟着父亲去通知家族的人到村前的鱼塘放水捉鱼。

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

真的!自小体弱病多,几乎被人认为养不活。但老天怜悯,让我坚强地活下去。不过,人还是那样瘦,那样弱。于是,老是被人笑道,像一条藤一样。于是,渐渐地被人忘记了原来的名字,“藤”倒是成了我新的名字了。父母也乐意这个名字。因为,按乡下习俗,小孩子的名字叫得越贱,越能容易养活。那个时候,父母真的很担心我。大概那个“藤”不好写吧,我读小学时,父亲就取了一个同音字“腾”。是的,这个“腾”就是我的名。

但这个“腾”实在不见得有多好!按我看有关姓名学的书,“腾”解为:出门逢贵得财,一生清雅,中年劳碌,晚年吉祥。想想这些年来的事,倒也觉得那句话前错后对。真的是劳劳碌碌,无所作为。至于出门逢贵得财,一生清雅,却不见得真实。一个没多少文化的普通打工仔,能清雅到哪儿去?出门逢贵得财,根本没这一回事。不过,也没太在意。因为,像算命占卜拆字这类事,一般是应坏不应好。现在,唯愿到晚年,真的吉祥!那就是我最大的福气了。

但不管怎样坏,我还是属于幸运的。因为,父母特别痛爱我。

特别是父亲,常带我去做各种事。父亲去做窑工时,带我去玩泥巴;父亲做园丁时,带我去摘果吃果;父亲去朋友亲戚家时,带我去吃饭饮酒;父亲去赶集时,带我去吃零食;父亲是个小村长,去大队(后改管理区,现改称村委会)开会时也带上我,让我认识那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村官,顺便再吃上一顿好饭菜(那个年头,可不是容易吃上肉的)……就连放塘水捉鱼这等事,父亲都带我去凑凑热闹。

父亲是我的家族的长房长子,又是小村长(前两年还当上卢氏宗祠理事会的副理事长),所以有着一定的话语权。像这等放塘水捉鱼的事,自然要父亲带头做。父亲带着我,一家一户地去通知我的叔伯,叔公,伯公,太公,然后大家带着铁锹、鱼网、竹网、箩筐就来到村前的鱼塘,挖开塘基,用竹网围着缺口,开始放塘水。

由于中秋需要大量白鲢鱼和松鱼做鱼丸,故年初就投下大量的鱼苗。乡下多的是牛粪猪屎,多的是青草,所以,村前的两口塘的鱼,长得很快。平时,就用鱼网“刮”几网,选一些大的鱼,用来做菜吃。因为中秋用得太多的鱼,既要做菜,又要做大量的鱼丸,所以,得要放干塘水,把所有的大鱼捉起。再者,也该放出旧塘水,换上新塘水了。

放了一个小时的塘水,塘将干了。父亲和叔伯、叔公、伯公、太公及一些哥哥下塘捉鱼。之前,已经有人在下一口鱼塘用竹网围成一个大圈子。现在,塘里的小鱼马上被捉进箩筐,运到下一口塘放进网圈内。待放进新塘水时,再将小鱼捉回放养。大鱼,则扔进旁边的小溪。小溪两头用竹网围住。我们这些小孩子,就做二传手。那些大人们把大鱼扔上塘基,我们小孩子就抓住,捧到小溪去。于是,一时间,大人小孩都一边忙碌着,一边开心地笑着。

捉完鱼后,就开始担称(百斤的大杆称)称鱼。先把小溪的大鱼全捉到箩筐,并分门别类,鲩鱼装一箩,白鲢鱼装一筐,诸如此类的,然后就一箩一筐地称出重量。得出总重量,再计出总人头,计出每家每户分得多少斤鱼。跟着,开始搭配鱼,鲩鱼多少,松鱼多少,鲢鱼多少,鲤鱼又是多少。一般就是养这四种鱼。大搭小,肥搭瘦,反正,力求公正公道,让大家都满意。做这些活的,自然是父亲和一些德高望重的叔伯、叔公、伯公、太公。

一般来说,每户人家,都能分到三十到四十斤的鱼。其中,以做鱼丸的白鲢鱼和松鱼居多。当然,鲩鱼和鲤鱼也会用来做鱼丸,但少用。分好鱼后,大家就互相帮忙,搬抬回家,开始宰鱼剁鱼肉。切下鱼头,拆出骨架,然后左右手各执两把大菜刀,出力地剁起鱼肉来。一时间,整个村子,响起了一片剁肉声。剁肉这活,在我家,自然是我的父亲和大哥。两个人,挽起袖口,轮流剁肉、打鱼胶。一个操着双刀剁肉,一个将剁好肉碎和着姜蓉、白酒、盐油、白糖、味精、葱花、生粉、鸡蛋等配料,打成鱼胶。

而母亲,则带领着两个姐姐和我及小妹,开始酿鱼丸。先用手小心地撕开一个油豆腐泡一个小口,约一个手指头那般大小(那时候乡下的油豆腐泡挺大的,起码有现在城市市场卖的那种油豆腐泡二三只加起来这般大。)。然后用一块小小的特制的木片,小心地将油豆腐泡里面的白渣剔出。跟着,将慢慢地将打好的鱼胶酿进油豆腐。油豆腐本来就是方方正正形的,酿进鱼胶后,更显得有立体感。酿好鱼胶的油豆腐,就成了鱼丸,整整齐齐地摆在蒸盘。一满盘,就马上放进蒸锅清蒸。

由于鱼丸大只,所以需要半个钟头左右才能蒸透蒸熟。而这个时候,我和小妹,开始被母亲打发到厨房去看柴火。因为,我和小妹还年小,还不能做这些挺难做的活。虽然我和小妹做得很认真,但还是添了不少麻烦。如把油豆腐泡弄烂,把鱼胶弄得满地都是,等等。不过,母亲不会骂我们的。她最多笑吟吟地叫我们小心一点。等蒸鱼丸时,就叫我们轮流去看柴火。火候很重要,不能断火。蒸的过程中,也不能开盖。

蒸熟后,出锅,端到一张不摆放东西的干净的台上,摆上一双筷子,由母亲呢喃几句,意思是蒸熟鱼丸了,请卢门历代祖先和先人,母亲娘家的先祖先人品偿。就这样,摆放一阵后,我们才敢动筷子挟着鱼丸吃。味道,自然是不用说的,又香又甜又鲜又弹牙,十分好吃!一大盘鱼丸,一阵间就被我们一家人吃完。

然后,又蒸第二大盘。这一大盘蒸熟了,就端送给领居六叔公一家,请他们先品偿一下。那个时候,近邻最亲!所以,这左邻右里,哪一家先蒸熟鱼丸(或是糍粑年糕等诸如此类的东西),就先端给邻居品偿。由于生活水平不太好,所以平日哪一家宰鸡杀鸭或是切回猪肉,煮熟后,也端一点给邻居。由于第一盘鱼丸是拜祭过先祖的,所以,不能端给领居,待第二盘才能端送过去。礼来不往非礼也!六叔公一家蒸熟鱼丸后,也马上给我家送来一大盘。就这么一来一往,邻里的关系乐也融融。只可惜,现在生活好过了一点,这些左邻右里相互赠送的事,也就没了。

而我们这些小孩子,更有口福。跑到哪一家,都能吃到鱼丸。多年前的乡风纯朴,哪一家的大人都很大方。这样,不管大人还是小孩子来到自己的家,都拿出鱼丸招待。于是,我们可以偿到各种味道的鱼丸。

由于鱼丸比较难做,所以,中秋节一家人都呆在家里做鱼丸。二三十斤鱼,大概可以做到十几二十多大盘鱼丸。除了吃,还得送给回门过中秋节的亲朋戚友。所以,能剩下的鱼丸并不多。

后来,鱼塘荒废了,一口成了烂塘,一口成了屋地。而鱼丸,之前,还买些鱼做一做,但似乎觉得费时费劲又费钱,就慢慢地不做了。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就彻底地消失了。

于是,中秋节捉鱼和做鱼丸的习俗,也成了我永远的记忆与怀念。

记得有一年中秋节打电话回家,跟母亲说,妈妈,我特别怀念你做的鱼丸。

但我慈祥的母亲却笑着回道,傻儿子,这都是哪一年的破事?现在,城里不是有大把大把鱼丸?你想吃,买一些就是。

我听着,目瞪口呆,半天都回过神来。我想,难道我慈祥的母亲观念比我还先进?

我回过神来,低声道,妈妈,城里的鱼丸,没你做的好吃!

母亲在那头突然不语。好一会儿,才叹了一声,那也是!自家养的鱼,即捉即宰,即剁即做,即蒸即吃,自然是比城里的鱼丸好吃。傻小子,是不是很想吃,明年中秋节回家吧!妈做一点给你吃。不过,十多年没做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做出以前那个味道。

但我到了第二年中秋节,还是没有回去。

因为,我知道,我已经吃不到以前那个味道的鱼丸。

这不仅仅是母亲手艺生疏的问题,而还是我已经失去了许多许多跟鱼丸有关东西,比如说捉鱼、分鱼,家家户户剁鱼肉、酿鱼丸、蒸鱼丸,邻里之间赠送鱼丸……

最重要的一点,还是这个中秋节,在乡人的眼里,已经变得可有可无。中秋节不但没有那“团团圆圆”节日意义,倒成了留守在乡下的老人和小孩一种伤感。因为,老人们的儿女,小孩子的父母,其实没有多少个人能回家过一个中秋节。团圆的日子,亲人却依然分离,这是一番什么样的滋味哟?中秋节,乡下人家,谁还会有心思快快乐乐地过呢?

 

2006-9-25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