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对不起!谁的裸体“强奸”不了谁的眼睛[原]

2006-09-30 15:38:21|  分类: 冷眼看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小腾哥

  搅动无数人心思的裸女抱蛋装箱的超女秀才冷下来,沸沸腾腾的吴君如、蒋勤勤、伊能静、陈松伶、梅婷、何琳、曾黎等七女星全裸代言防乳癌公益广告又让公众大饱“眼福”。但“江苏技术师范学院副教授莫小新在人体艺术课上全裸授课”的新闻一出街,马上把才火起来的众女星全裸代言公益广告的热新闻打入冷宫。

  一时间,莫副教授这一“裸”,顿时成了国内的“风云人物”。这风头,可是比超女还劲。莫副教授喝了“国内第一个裸体授课的教授”的头啖靓汤。从此,中国的教育史上有了莫副教授的“光辉”一笔。

  这个年代,变化可真大啊!

  这个年头,人的观念也似乎越来越先进、开放了。

  从一个亲嘴电影电视镜头,就吓得家长直捂住身旁孩子的眼睛,到今天电视荧光屏、电影大银幕、报刊杂志、街头广告等,到处充斥着让人眼睛一亮或是眼睛一皱的半裸全裸的镜头、图像。至于那些像“做女人挺好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老公不用跑”等诸如此类的暖味说话,人们早就听得一脸笑呵呵。

  明星脱、演员脱、模特脱、行为艺术家脱、豪门名媛脱、前卫新人类脱、超女脱、选美脱,连一向严肃的新闻主播也禁不住脱——所以,对于莫副教授当着学生和老师的面一脱,若不是冠上“副教授”,似乎应该刺激不了公众的眼球。按着人们耍嘴皮的说话,就是“什么大蛇屙屎没见过?”

  信息时报联合搜狐作了一个“您认为副教授全裸授课是否不要?”的调查。结果截止2006-9-28,21时,共有8995人投票。老师“身体力行”,目的是要让学生克服在人体艺术创作和研究方面的心理障碍(并非不要,占50.08%);人体艺术课重在向学生灌输一种思想,全裸授课既夸张又没顾及学生感受(是不要,占49.11%);说不清楚,不好评,占0.81%。

  所以说,过半数的人们群众特别是年轻人的思想还是前卫的,还是开放的。

  据报道,莫副教授“裸体教授”的过程前后持续近一个小时,面对莫副教授“惊世骇俗”的表现,大多数同学表情显得十分惊讶和不自然,有的同学低着头侧耳倾听,有的同学呆滞地仰视——莫副教授为艺术研究“身体力行”的举动始终还是引起了极大的争议,连文化部官员都称“裸体教授”显然不妥当。这显然是正常的反应。毕竟,莫副教授这一“裸体教授”举动,开创了中国教育史的“奇迹”。

  对于大众赞好或是贬弹,其实算是清官难审的家务事。公说公理,婆说婆道。若是抛开“副教授”的身份,我想,比起那些“裸体抱蛋装箱”超女秀、女星裸体代言公益广告等“裸”新闻,也不见得有多大的分别。人们争论的是,“为人师表”的德高望重的副教授,该不该以这样“惊天动地”的一脱,教授学生认识人体艺术或是克服人体艺术创作或研究的心理障碍?

  作为一个不懂人体艺术的看客,我只能说,大多数的人们,特别是作为学生的家长(或是长辈一类的人吧),可以容忍超女裸体抱蛋装箱秀,可以容忍女星裸体代言公益广告,甚至可以容忍大大小小的屏幕、报刊杂志、街头广告到处充斥着“香艳”的镜头与图片,但无法容忍堂堂正正的副教授竟然“裸体授课”。老师教学生,那是一件多神圣多严肃的事啊!岂能如此“儿戏”,如此“胡闹”?

  也许,中国的社会对“性”与“裸”的开放,在明的一方面,还是让人见“裸”见“性”就心乱如麻,心乱如撞鹿,弄得神色尴尬,手脚慌乱。但在暗的一方面呢?谁都不好说。若真的是这样较真,那无非是以小人度君子之腹。但我们可以常看到有不少人,瞧见一个“裸”字,一个“性”字,就忍不住吞咽口水,甚至闹得鼻血猛流。至于会不会一边擦鼻血一边装是假道学的大灰狼,摇着尾巴大喊着“葡萄酸也,不食哉!”等之类的话,那就不得而知了。

  无论是什么事,公众的心底都有着一条忍让的底线。显然,莫副教授的“前卫性”还是超出了多数人们大众忍让的底线,所以,莫副教授被“狂轰滥炸”是免不了的。信息时报和搜狐做的那个调查表,那是网络的意见。而网络,多是年轻人的天下,所以,尽管称道者占过半数,但并不能代表社会的声音。传统的纸质媒体,绝大多数是批评莫副教授的“闻所未闻”的“创举”。

  故此,哪怕是莫副教授办公台前挂放着“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大字,但碰上“行为艺术事小,腻死事大”狠批的声音后,莫副教授最后也低下充满激情的头颅,“以后不会轻易低层次地重复现在这种教学方式,因为已经留下了非常丰富的影像资料和学术研究成果。”

  莫副教授迫于社会的舆论压力,表示将来不再重复“裸体教授”方式,但“裸体”真的就不会再出现了吗?别忘了,这个年代可是“女色时代”,可是“裸脱时代”。哪怕有人不想承认,但恐怕都不能避免视野、眼球碰到更透彻更细腻更开放的“裸体”。

  所以,指责道德败坏沦落也好,卑鄙无耻下流也好,对不起!谁的裸体“强奸”不了谁的眼睛。这已经铁一般的事实。或者,我们可以抱着宽容的心,一边一脸坏坏的笑,一边说,“但愿下一次脱得更文明一些,更有水平一些,更高雅一些……”。这不是更有趣吗?

  2006-9-30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