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和老朋友大府的闲情逸事之终结版:随便说点  

2006-09-09 13:30:07|  分类: 清茶飘香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腾哥

 

 

1

 

 

秀才,你现在在哪儿?我在永利餐厅,你马上赶过来。我请你喝酒吃饭。大府在电话吼完这句话后,便收了线。

要命!我叹了一口气,将手里拿的一本纯文学杂志狠狠地扔向床角,然后,翻身下床,匆匆忙忙地走出公司的宿舍。

我其实挺讨厌别人打挠我看书。但是,碰上大府,我只能无奈地认命。最多,我多叹一口气。

对于大府,我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要是大府有请,我就不得不抛开一切闲杂事务,迅速赶去赴约。若是迟一点,我想,大府一定又不高兴地冲着我瞪眼。

瞪我几眼无所谓,但是他还要罚我酒。虽然说,这酒肯定要喝的,罚酒跟敬酒也差不多,但我还是喜欢喝敬酒。无他,这样,我可以少喝三杯。我这个人,不算聪明,但也算太笨,知道自己这点酒量是不能跟大府斗气的。否则,后果只能由我一个人负责。呵呵,我可不想喝醉了,然后洋相百出,吐得撕心裂肺。

只是,我的运气并不太好!和大府这样的酒鬼做上老朋友,我不想喝醉都不行。

 

 

2

 

 

我走进永利餐厅时,坐在一个靠窗的座位上的大府向我打招呼。

我讪笑着,向大府走过去。

走得越近,我的心跳得越厉害。

因为,我看清了大府那张十分难看的脸孔。

果然,大府没待我坐下,就没好声气地说,秀才,请你老人家真不容易啊!幸好,我还没有点菜,要不然菜都凉了,你秀才大爷还赶不来。

这——这,路有点远嘛,对不起!大府。

我决定闭嘴,不再多说。我明白,跟大府说得越多,他越不高兴。

但大府今天似乎要跟我拌嘴,仍然不依不饶地说,秀才,你别当我没读过书!公司离永利餐厅最多有10分钟的路程,但你,足足花了30分钟。天!你竟然要我等你30分钟。还好,我不是你女朋友,否则,哼哼,不跟你说拜拜都不行!你这样的时间观念,秀才,真的不行啊!

我的脸有些红。我确实是迟到了。在路上,我碰上了一个朋友,跟他谈了一阵子。于是,我耽搁了一些时间。一时大意,我又没有打电话告诉大府,说有事,要迟一点才到永利餐厅。

这个时候,我唯有硬着头皮跟大府说,对不起!大府,我在路上碰上一个朋友——

算啦!秀才,不管你说什么,都没用,老规矩,迟到就要认罚!这三杯,秀才,你是逃不了的。

大府打继我的说话,笑咪咪地冲着我说。

我苦笑。到了这份上,我又该挨罚了。反正,我又不是第一次被大府这般“糟蹋”。这家伙,似乎跟我有仇般,就喜欢找点莫名其妙的理由或是借口,让我至少表面上心服口服地喝酒。后来,据大府一不小心酒后吐真言,才知道,这小子喜欢罚我酒,一是恼怒我常推三推四,不想多喝酒;二是大府想灌大我的酒量。大府很不高兴我这个差得让他不继皱眉的酒量,竟然连啤酒都没喝上几杯。

大府“嗤”地一声笑,说,其实,不就是让我多等二十分钟吗?没关系!我不会生你气的!这你是知道的。你是秀才,不像我这个老酒鬼一样,有很多闲时间。你的闲时间,是用来看书写字的。说真心话,这出息!至少,比我这个老酒鬼去喝酒去搓麻将强多了!秀才,在我们这些老乡中,谁都知道,约你秀才不容易!不过,看书写字要紧!这是我知道的,我也理解。但是,总找点时间放松放松一下,对不对?我之前不高兴,是因为我又担心你今天又喝醉。秀才呀!以后就要注意啦!别让我抓住太多机会罚你喝酒。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我不会用茶待客。这不是饮茶的时候嘛!你走路走得辛苦,来!先喝三杯酒解解渴。哦!那可是冰冻的啤酒,非常解渴!

大府很有耐性地把长长的一段话说完,然后,转头冲着旁边站着的女服务员喊道,靓女,请先帮我拿半打啤酒来!记住,拿最冰冻的!牌子?嗯,蓝带吧!

我一声不吭。我知道,今晚,不想喝醉都不行。

 

 

3

 

我和大府“干掉”了三瓶啤酒,点的菜还没见传上台。

服务员小姐不继走过来跟我们道歉,说,先生,今晚客人太多了,厨师一时忙不过来,请多多原谅!

大府和我都没脾气,欣然接受服务小姐的道歉。只要有酒喝,菜迟一点上都没所谓。况且,永利餐厅先奉送的脆花生和酸黄瓜味道很好,是不错的送酒菜。

待第一道菜送上台时,我和大府已经喝完第四瓶啤酒。按份量算,我喝了一瓶多,其余的都是大府喝的。

服务员小姐端菜上台时,多嘴地说了一句,两位先生,真能喝呀!菜还未上,就喝了四瓶啤酒。

说起来,人家的大厨的工作效率并不慢,而是我们喝酒的速度太快了。

菜都送上台时,大府又叫服务员小姐拿来半打啤酒。

我赶忙阻拦,说,大府,我不能再喝了,这不是还有二瓶吗?先喝了再叫吧!现在,需要停一下渴酒,我要吃菜了。你闻闻,这菜多香呀!

大府只好作罢,说,好!好!吃菜!吃菜!秀才,你这个瘦猴子应该多吃一点。

我笑了,说,现在吃得香,但过一阵子,恐怕又被你灌得连黄胆水都吐出来。大府,你不是常说,酒贵过米吗?我套用一下,这菜也是贵过米啊!至少,我们要珍惜一下我们父老乡亲的汗水。就算是一条青菜,也是一滴滴汗水灌大的。

大府瞪我一眼,秀才,你可别给抛书包,我不吃了这一套的。菜,要吃;酒,也要喝。今朝有酒今朝醉!秀才,来,碰一下杯,干一杯吧!

我哈哈大笑,端起酒杯,跟大府重重地碰了一下。

 

 

4

 

 

大府本不叫大府,秀才本不叫秀才。

但我们习惯了这种称呼。叫一声“大府”,一声“秀才”,比呼姓道名亲切多了。

都是掏心掏肺的老朋友,只要一方有难,另一方必定鼎力相助。

正是有着这样的深厚情谊,所以,我不太喜欢喝酒,但在大府的影响下,我不知不觉地喜欢上喝酒。而大府,这个往日特别讨厌看书的家伙,竟然也有了一本正经看书的闲心。

呵呵,老友记嘛!就是彼此宽容对方的缺点,彼此学习对方的优点。

酒,我一直喝着;书,大府一直看着。

当然,我喝的酒,多是大府请的;大府看的书,多是我借的。

若不是大府,我还真的不舍得借书给人。作为一个爱书之人,我特别爱惜书。特别是一些好书,我根本不会借给别人。我曾经这样跟人说,向我借钱无所谓,我有的话,能借多少就借多少;但是,千万别跟我借书,这书可是我的心肝宝贝呀!不过,大府是一个例外。只要他喜欢看的书,我会很痛快地借给他。

旁人有时候不解,问,阿腾,你不是视书如命吗?怎么那般大方借给大府啊!这个家伙,是看书的人吗?一些跟你一样爱看书的人,你倒是不肯借。

我说,呵呵,正是因为大府是一个有太爱看书的人,所以我才敢借给他呀!借给同道人,那我的好书不是有去没回吗?

当然,这是我的说笑话。最主要的是,大府喜欢看书,我看着高兴呀!这正如大府看到我越来越能喝酒,也很高兴一样。

有人摇头,说,你们怎么一回事?一个秀才,一个酒鬼,怎么成了一对好朋友呢?而且,秀才和酒鬼还相处得很融洽,很愉快。

我和大府,听后,相视一笑,不答不语。

 

2006-9-9

http://www.blog.163.com/lushuteng/

 

  评论这张
 
阅读(82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