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原]郑钟海:我相信写文字的人最真诚(三,完)  

2007-11-22 18:37:23|  分类: 在线牵手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小腾哥

 

郑钟海见我谈到没地方发表,即时表示帮我找地方发表。郑钟海还说,如果我早点上线,他就不用推荐别人。

我又是一阵感动,于是试探性地问,“是《春城晚报》?”

我之前去过郑钟海的博客,知道他许多文章发表在《春城晚报》上。

我又说,“我给该报投过稿,但没音信。”

郑钟海说,“因为我少写了,所以介绍两个人去写。”

跟着,郑钟海又说,“你没有熟悉,他(编辑)一般很少用的。”

我说,“《春城晚报》难上稿啊!大概是我写得不太好吧!”

郑钟海回道,“不是的!你写得不错,真的,那天我跟管哥吃饭,也在说起你。”

管哥即是管老师,以前《新快报》“娱评家”版的编辑。

我心一动,即时问道,“你跟管老师很熟悉吧?”

郑钟海说,“是的!因为新快报改版了,所以我一个礼拜只能有一个机会上稿。”

我问,“管老师怎么评价我?说了吗?”

郑钟海说,“他说你写东西不错,勤奋!但估计你是不是经济紧了点?咱们这些写文字的,都是穷人来的,呵呵。”

我的脸,不由地一阵发烫。

确实,上面提到的那一次意外事发生后,我极需要钱,于是厚着脸皮打电话问管老师能否提前给我寄一二个月稿费。《新快报》稿费挺高的,我近两个月稿费合共千把元。

可惜,管老师遗憾地告诉我,稿费要经过《羊城晚报》集团(《新快报》属于《羊城晚报》集团子报)的财务部,一个月只可以寄一次。恰恰月前我已经收过一次稿费,下一次稿费只能等到下个月。

管瑜老师最后说,尽量帮我问问财务部,看能否破一次例?但人家大集团,自然不会因我这个小作者而破例。结果,我只能另想办法!

那时候我走投无路啊!我甚至试探地问二三个平时交往最多的也是最熟悉的网友开口借钱,可没想到倒引起误会,落得一个自己既难为情又让人家相当为难的尴尬下场。最伤感与痛心的是,自从闹了那一次尴尬后,我和其中一位网友的关系冷淡下来。大概那位网友把我当成骗子吧?这实在让我意想不到。但事到如此,我只能遗憾与无奈。

我很老实地跟郑钟海说,“我是打苦力工的!我们第一次交谈时就已经告诉你,我是打厂工的,工作辛苦,工资却不高!所以,很多时候碰上意外的困难,真的需要钱!我确实曾经打过电话给管老师,向他讨稿费,呵呵~~请别见笑!”

郑钟海说,“他(管老师)跟我说过!如果你有困难,你可以给我电话,我能帮的一定帮!”

郑钟海跟着又发过来他的手机号码。

我忍不住激动起来。

遇上郑钟海这样讲义气的朋友,实在是我的福气啊!至少,我之前不曾想过,一个只跟自己在QQ上交谈过两次的朋友,竟然会有如此的热心肠!

我感动地跟郑钟海说,“谢谢你!我目前的日子还算可以。不过,我还是真心真意地谢谢你!真的!你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朋友!谢谢你!”

郑钟海说,“如果你有困难,你可以给我电话,我能帮的一定帮!大家都是喜欢写文字的,客气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反正有什么困难,能帮的,我义不容辞!”

我不由笑起来,回道,“那好,我也不说客气话了。”

果然,几个月后,我再一次碰上困难,郑钟海毫不犹豫地帮助了我一把!郑钟海对一个素未谋过面的朋友如此仗义,如此热情,实在令我相当感动。

 

 

跟着,我们又聊起小说。

郑钟海之前是写小说的,而且他的作品被人剽窃过。我曾经从网上搜索过郑钟海的文章,知道他为捍卫自己的权益跟人打过官司。这让我更加佩服郑钟海。

郑钟海说,“我之前是写长篇小说的,后来才改写娱乐评论。”

我看着这句话,突然发笑起来。我记起第一次在QQ跟郑钟海交谈时,郑钟海说天天写娱乐评论,真怕人家说他是八卦的长舌男。

郑钟海又说道,“你呢?你也写小说呀?是长篇吗?”

我苦笑,说,“我是一个小说的门外汉,长短都学着写。因为写得不好,很难发表,所以多数发在网上。杂志上发表的,到目前为止,仅成功一次。我有一个短篇,发在《江门文艺》,七月下半月。”

郑钟海说,“努力吧!”

我说,“谢谢!我会的。”

 

说着说着,我们又说回娱乐评论的事。

郑钟海给我发送过来《春城晚报》一个编辑的QQ号码,说,“你直接先跟他联系上,把你曾经写过的东西,跟他说说。只要先跟他招呼过了,他才会用你的稿子,毕竟投稿的人太多了。”

我说,“好的,我试一试跟他联系!”

郑钟海说,“他很少在线,你可以先给他留言,他一上线就会给你回复的。你可以说我介绍的,他也是个好编辑。”

郑钟海接着说,“我一般是先跟编辑打过招呼后,才投稿。我以前在报社工作过,知道只有对准编辑的喜好,上稿率才会高!”

谁说同行如仇人?谁说文人相轻?看,郑钟海胸襟就像海一样宽阔。

不过,我一听这话,脸却红起来。这又让我记起了《江门文艺》编辑鄢文江老师的一句说话,“卢先生,不是你的稿子写得不好,而是你没用心研究过本刊的用稿风格与要求”。我这只盲头苍蝇,到处碰壁撞头,自讨苦头吃。

我惭愧给郑钟海回话,“我跟你恰恰相反,极少跟编辑联系!甚至没用心研究过报刊。比如说管老师吧,在《新快报》写了快半年的稿子,却只有一次跟打电话跟他联系过。对!就是那一次要稿费——惭愧呀!难怪我投稿不少,却多是没音信。”

郑钟海说,“呵呵——以后注意点!讨稿费那事,管老师特能理解,他说如果你不是真有困难,你也不会那么做。”

我羞愧地回道,“这事我现在想起还觉得不好意思!”

……

 

郑钟海突然问,“冒味问一下,你多大了?”

我习惯性地苦笑起来,说出我的年龄,跟着又说,“老大不少了,却一事无成!你呢?看你照片,挺年轻的!”

郑钟海说出他的年纪,比我年轻几年。跟着,他又问,“有无照片,让我看看,熟悉一下。呵呵,以免以后即使在街上都认不出。”

我不由一楞,跟着有点为难。我没办法让他马上看到我的照片呀!我只好抱歉地回道,“对不起!暂时没办法让你看到,下一次吧!”

郑钟海说,“好!没关系,有了再给我。结了婚吗?”

我说,“没有!这也是一个老大问题啊!再加上我现在尴尬的生活,我更怕结婚!”

郑钟海问,“那女朋友呢?”

我说,“这、这——不太好说啊!尴尬呀!反正得过且过吧!”

郑钟海说,“我也是呀,我和我女朋友都同居几年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了。”

我笑道,“现在是同居年代嘛,只要大家快乐就行!”

郑钟海问,“有时间到广州嘛?到广州后打我的电话。知道我的真姓名吧?”

我说,“当然知道,郑钟海,是吗?”

郑钟海说出我的名字,问,“是这个名吧?”

我一看这话,又有点意外!但我还是感动地说,“是!想不到你还能记住。”

我记得,我把我的真实姓名告诉郑钟海时,还是第一次和他Q聊,离现在已经有四个月多。而在这过去的四个月多的日子里,我并没有跟郑钟海联系过。我实在想不到,他竟然还会记住我的真姓名。

要知道,我记住他的真姓名很容易,因为过去他一直用真实姓名发表文章,而我,除了在本地报纸发表时事评论、市民弹说时用过真实姓名外,在别的报刊我现在基本上是用笔名,或用网名“小腾哥”。记住一个人名字是很简单的事,然而恰恰最容易看出一个人的真诚。第一次跟郑钟海在QQ上交谈不足二十分钟,事隔四个月多后,他还能记住我的真实名字,我意外之余更多的是感动。

郑钟海说,“看什么时候有空,咱们聚聚,好吗?”

我说,“好!我也正有此意。我们挺有缘份的,简直就是一谈如故呀。坦白地说,你是第一个令我在网上坦开胸怀,毫无保留说心底话的朋友。我一直都认为,朋友相交之道在于真诚!你也说过,写文字的人最真诚!这些话,我现在觉得更加有道理!”

只可惜,我们一直没机会相聚。这是我个人的原因。不过,我相信,我总会有一天,和这个真心朋友坐在一块,谈谈生活,谈谈文学,谈谈写作……

 

2007-8-4

 

后记:

其实,这并不是我刻意而作的新文章,而是我一早就记录下来的日记片断。所以,文章有点简单,有点随意,有点粗朴。但我无意加饰粉琢,我觉得这些文字,更能表达我的真情实感。也许,这也是我作文的好素材,无奈我才疏学浅,断然写不出什么样好文章。发表在博客,自娱自乐之余,也跟读者诸君分享一下我的快乐心情。朋友之道,在于真,在于诚,在于信!我庆幸,我有郑钟海这样的朋友。他尤其让我感动。他文章写得好,有读者说他是新快报的一把锋刀,见解独特;他的为人真诚仗义,更是令我肃然起敬。都说,文见其人,字见其诚。其实,读过郑钟海文章的朋友,早就体会到这个小伙子不简单!不是吗?

 

2007-11-22

 

  评论这张
 
阅读(43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