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拿什么拯救你,华语电影?(原)  

2007-05-17 15:46:15|  分类: 小腾看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小腾哥

  好莱坞的“汉堡包”

  香港导演刘伟强作品《无间道》被好莱坞导演马丁·斯科塞斯翻拍成《无间道风云》,一举获得第79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导演、最佳电影、最佳剪辑、最佳改编剧本等四个奖,成为最大的赢家。刘伟强的人气借势急升,欲借机在好莱坞另创一番新事业。

  不过,刘伟强在好莱坞的前途,并不见得顺风顺水,一片光明。不久前,有报道称,刘伟强在美国好莱坞拍摄由李察·基尔主演的西片《TheFlock》,却遇连番挫折。刘伟强被剥夺《TheFlock》第一剪片权;被电影公司BauerMartinezStudios老板兼监制PhilippeMartinez批评影片太差,另请导演补拍;试片会上,观众反映影片不堪入目,抱怨影片节奏太慢及沉闷,质疑剧情跟《七宗罪》太相似。

  刘伟强就此事在台湾回应说:“我不想回应这么多了,但据我所知,男主角李察·基尔看完我的版本是很满意,但老板有不同看法都没办法。虽然我没第一剪片权,但这部戏上映前,电影公司一定要给我看完同意后才可以上映。”

  其实,刘伟强在好莱坞的遭遇并不新鲜。大凡是进军好莱坞的中国明星,如周润发、成龙、李连杰等,或是中国导演,如吴宇森、李安等,这些在香港、内地、台湾甚至整个华语电影界里赫赫有名、炙手可热的明星与导演,都无不例外地向好莱坞低头馁协,乖乖地做一个虚心学习的新人。好莱坞本来就是把这些初来乍到的中国大牌明星和导演当成新人。

  自从上世纪70年代,李小龙和他的电影风靡了整个欧美后,好莱坞的电影公司、导演、制片人、监制等,都把目光投向中国,主要是港台地区。特别是近些年,好莱坞更是青眯中国导演与明星,纷纷作出热情的邀请。当然,“醉翁之意不在酒”。中国庞大的市场,早就惹得好莱坞心痒痒地想一杯羹。而中国特别是港台地区的一些大牌明星与导演,也想在电影的天堂好莱坞另创一番辉煌的事业,成为国际级的演员与导演。于是,彼此郎情妾意,碰上机会就走到一块。

  然而,处于强势地位的好莱坞,却有着自己的审美观点与审美情趣,且容不得挑战。好莱坞一直主导着由中国明星饰演或中国导演执导的电影的风格与口味,容不得中国明星和导演张扬个性和表现东方文化的精粹与神韵。中国明星与导演不得不尴尬地承认自己的弱势,不得不看好莱坞的脸色行事。想在好莱坞发展,中国名星与导演只能满足好莱坞的苛刻要求。

  虽然,这些中国明星、导演基本上都能在好莱坞名利双收,头上闪耀着光环,但是,他们从来都没有办法也没有多大的机会按着自己的意愿去演戏、拍戏。他们能坚持不抹黑不唱衰祖国的最后一道防线,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记得,初进好莱坞的周润发依然手抓双枪演着他已经不太愿意演的杀手,成龙依然打打闹闹地扮演着一个插科打诨的小人物英雄,李连杰依然是演着拳来脚往的武打戏,而且还是一个反角。至于导演们,首次执导好莱坞电影,往往要交由当地导演重拍或剪片。吴宇森1993年拍摄其首部好莱坞电影《终极标靶》,剪片期间,无意中发现该片男主角尚格·云顿正为该片剪片,令他深感无奈。

  故此,多年前,在好莱坞已经打拼出名头并站稳阵脚的李连杰就苦涩地表示,“你看,周润发、成龙还有我,让大家说起来,是在好莱坞发展,像怎么样似的。其实美国人把我们当成汉堡包,不是正餐,我们还没有真正地登到他们的筵席上去。”

  不过,李连杰也感触地道,“如果所有的华人艺人都抢着做‘主菜’,那谁去到国际舞台上打前锋?在国外打拼,有很多辛酸,在很多人眼中也会觉得我们不过是做了国外的‘汉堡包’,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样把中国的文化、中国的武术拿到世界舞台上去展示。”

  中国电影何去何从?

  抱歉!倘若不是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副局长张宏森在南京召开的江苏省现实题材电影、电视剧创作座谈会上,肯定了去年中国电影在数量上达到330部,在票房上达到26.8亿元的成绩,笔者还真的不知道我们国家原来也是一个电影大国!笔者只知道我们国家是一个外国虎视眈眈的电影大市场。

  330部电影,26.8亿元票房,中国庞大的电影市场由此可偷窥一斑。难怪,近至昔日的东方“好莱坞”香港,远至美国的好莱坞,都纷纷把目光盯向中国,以各种方法进军中国大陆市场。好莱坞华人导演、演员李安、吴宇森、成龙、李连杰、周润发等回归华语电影,更能说明中国电影市场的前途是一片光明的。

  作为主人家的中国电影,按道理说凭借着“天时、地利、人和”的优越条件,应该是蒸蒸日上,大展鸿图才对。可是,去年330部中国电影,有多少部是在电影院放映过的?观众又看过多少部?赚钱的电影又有多少部?类似的问题,问下去,只会令许多中国电影人觉得羞愧,也令中国观众觉得脸红。再看看国外特别是好莱坞电影横扫中国电影市场的雄霸气势,中国电影人更是无地自容。

  我泱泱电影大国,观众看过的并能记住的中国电影却不多,这无疑是天大的讽刺与笑话。一部冯小刚的《夜宴》,一部张艺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两部所谓的中国大片竟然在影响力与票房上盖过许多中国电影。按广电总局副局张宏森的说话,就是“数量再多也抵不过一部质量高的电影的影响力,就好像330部电影中,90%都是现实主义题材,但大家记住的就是《黄金甲》和《夜宴》,去年这两部电影引发了部分观众的反感,令人以为两部就代表全部。”

  真正高质量的反映现实主义的中国电影少之又少,这是不争的事实。中国大片《夜宴》、《满城尽带黄金甲》赢了票房却输了口碑,《三峡好人》、《无穷动》等赢了口碑却输了票房,只有像《疯狂的石头》、《东京审判》等既有口碑又有票房保证。最可悲可叹的是,许多电影竟然没“机会与能力”进入电影院公映。纵观中国电影去年的表现,其实并不乐观。而越来越多的观众青眯好莱坞电影与港产片(含与内地合拍片),侧反映出了中国电影的尴尬与危机。

  而张宏森副局长将矛头指向第六代导演,指出他们的“痛病”:就是爱把影片表述的对象和自己脱离开来,“不把自己的感情融入到影片中,而是以旁观者的角度过于客观地描述。这种自然主义的描写极其容易变成绝对写实主义,他们忽略了戏剧性,拍出来的作品就显得特别冰冷,太单调,不温暖,色彩也不够饱和,这样很难感染观众的。”张宏森批评了《苹果》侮辱时代、《无穷动》对中产阶级过度描写、《十三棵泡桐》道德体系堕落、《三峡好人》没有“关怀”。张宏森唯一首肯的,是刚在柏林电影节上获得金熊奖的王全安的《图雅的婚事》。张宏森赞赏道,“中国电影就应该拍成这样的!”

  对于张宏森副局长的批评,作为当事人的第六代导演,也许不以为然,也许谦虚地表示接受。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深受观众喜爱的高质量的中国电影真的非常少。并且,中国电影正走进一个怪圈:大商家大导演用大资本聘请大牌明星堆砌商业大片圈钱,小商家小导演用小资本小演员拍摄文艺片圈奖。结果,虚幻飘渺的商业大片招讨来一片叫骂声,却赚得盘满钵满的票房;反映现实的文艺片赢来一片叫好声,并屡获国际大奖,却在票房上面临“惨不忍睹”的败绩。

  中国电影,何去何从?也许,解决鱼与熊掌不能相兼的问题,走出目前畸形的圈钱或圈奖的怪圈,才是正道。其实,用不了寻找太多的原因。简单地说,我们只不过是一直欠缺着观众感动的电影。中国电影欠缺着对老百姓现实生活的温暖关怀,难以让观众感动与认同!什么时候拍出观众感动的电影,观众自然是什么时候都会自动走进电影院,中国电影自然也会“百花齐放,百家齐鸣”。

  苦撑起一片戛纳晴天

  王家卫,这个给人印象是难以捉摸的香港电影导演,以拍戏没剧本、拍摄时间没设定、想到拍什么才拍什么而著称。这还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不管多大牌的男女明星,都喜欢接王家卫的戏,都愿意消耗时间和精力跟王家卫没完没了地折腾。像梁朝伟、张曼玉等明星,时间就是金钱啊!可是,有付出必有收获。比如说,一部《花样年华》成就了王家卫,也成就了梁朝伟和张曼玉。特别是梁朝伟,凭借着《花样年华》荣获戛纳电影节影帝之称。

  王家卫,在香港影坛充其量也不过是“著名”导演之一,比他更有名气的前辈或同辈多得是。不过,王家卫的才华却得到国际三大电影节之一戛纳电影节的青眯与偏爱。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王家卫就是戛纳电影节的常客。1997年,王家卫凭借《春光乍泄》荣获最佳导演。2000年,王家卫导演的《花样年华》成就了梁朝伟戛纳电影节影帝殊荣。2006年王家卫又开创了先例,成为第一位出任戛纳电影节评审团主席的华人。2007年,在华语电影集体缺席戛纳电影节竞赛单元时,王家卫首次执导的英语片《蓝莓之夜》入选竞赛单元,争夺金棕榈大奖。同时,《蓝莓之夜》还被确立为电影节的开幕影片。

  之前,谁都不曾想到,我泱泱大国的华语电影,两岸三地竟然全军覆没,没有一部华语角逐金棕榈大奖。华语电影到底怎么啦?国人痛心之余,不得不承认一个铁一般的事实,中国内地电影在“大片”误导下正在走歧途,甚至导致小片或文艺片生存的艰难;香港电影质量虽然有所提高,但是辉煌不再;台湾电影早就是日落的黄昏,除了叹息还是叹息。在华语电影完败于第60届戛纳电影节的情况下,王家卫的首部英语片《蓝莓之夜》入选竞赛单元角逐金棕榈大奖并作为开幕影片以及张曼玉担任竞赛单元评委,多少让华语电影人感到一丝安慰与高兴。

  按着过去的经验预测,华语导演本应是今年戛纳电影节的一支主力军。可是人算不如天算。除了王家卫的英语片《蓝莓之夜》外,姜文的《太阳照常升起》败北,侯孝贤的《红气球》落选,连中影公司组团选送的《云水谣》、《东京审判》等6部国产电影也全军覆没。华语电影集体被“飞”出竞赛单元,只剩下王家卫以一部英语片苦撑起华语电影人的大局。这不知道是华语电影或是华语电影人的骄傲,或是悲哀?

  虽然说王家卫的英语片《蓝莓之夜》的是由王家卫的电影公司制作及出品,大会也特别强调《蓝莓之夜》是以香港电影的身份担任影展的开幕电影的,但是,相信没多少个华人会认同这是一部香港电影,甚至连一部华语电影都算不上。这并不是所谓的门派之别,也不会是门派之见,而是龙生龙,凤生凤,岂能随便混为一谈。尽管,香港电影已经因为和内地合拍而渐失原汁原味,但不管如何也是属于华语电影。一部由外国演员主演的电影,并说着英语对白,即使是由华语电影人导演的,多数观众都不会认为这是香港电影,这是华语电影。这一点,是无需多说的。

  不过,王家卫毕竟还是华语电影人,还是一个著名的华语导演,他的电影入选竞赛单元,并作为开幕影片,依然是值得华语电影人欢欣与鼓舞。特别是华语电影集体缺席本届戛纳电影节竞赛单元的尴尬时候,王家卫,还有张曼玉,以及入选“一种关注”单元的《盲山》导演李杨和《夜车》导演刁亦男、入选竞赛单元的《呼吸》主演张震、短片单元评委主席贾樟柯等华语电影人,为华语电影和华语电影人的尊严苦撑起戛纳的一片晴朗的天空。

  2007-5-16

  



------------------
多少期待多少梦,皆因心里孤寂,即使期望多飘渺,期望已能令我跨进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4596)|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