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有个姑娘想抱我(原)  

2007-06-15 17:48:29|  分类: 红尘故事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个姑娘想抱我(原)

  文/小腾哥

  俺是一个穷苦的农民工。

  俺进城已经数年了,但还是在工地上干累、脏、粗、重的活。不是俺不想长进,而俺没文凭没技术没后台没关系也没钱,所以俺唯有心不甘情不愿地留在工地,继续为城市贡献汗水与心血,去换取那一叠薄薄地钞票。倘若碰上黑心的老板或者是工头,恐怕连那薄薄的钞票也收不到。俺自然会愤怒,自然会想方设法去讨个说法,但更多的是无奈、又无奈、再无奈。

  俺还算年轻,身体也算有点壮,所以往往碰上老板欠薪或是工头挟款私逃的事时,俺愤怒之后也能坦然面对这样残酷无情的现实。只是,俺可以挨这缺钱的苦日子,可俺乡下年迈的体弱的白发父母还等着俺去养呐。庆亏,俺还没成婚立室,没老婆儿女,负担大大减少。不过,俺收不到工资的时候,俺也非常非常头痛。俺的老父老母还等着俺寄钱呐!俺怎么办?难道也要逼着俺玩一把跳楼秀、跳桥秀吗?尽管俺认的字不多,但俺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如果按正常的途径能要回俺的活命钱,俺绝对不会走那条既挠乱社会秩序又伤害自己差点丢命或是被关进拘留所的痛苦之路。

  哎呀!想必是喝几口“黄尿水”,俺就胡言乱语说酒话了。看俺这点不出息的,乍动不动就说这些挺让人也让自己难为情的事呢?好了!好!这些事俺就不想提了。现在,俺真的不想诉苦了。俺目前的日子,还能混下去。现在俺只想跟大伙说,俺今天的心情特别好。俺甚至哼起歌来。

  无他,那个恨不得将俺们农民工变成赚钱机器的老板,今天特意给俺们一帮工友放了一天假。这多亏缺料,没法开工才有这难得的一天休息日。

  点点手指头,俺似乎记起,俺已经有八个月零八天没休息过。虽然有人会不服气地反问俺,工地碰上下雨天还能开工吗?俺一听这话就想苦笑。俺得告诉那些哥们姐们,下雨天时俺们还得冒雨干活,或者干室内的活。反正,俺的老板,手头上的工程挺多的。如果今天不是供料的公司跟老板有点钱财的纷争,停止了供料,恐怕这一会儿俺正在工地上挥洒着汗水。本来,老板还想着叫俺们赶去另一个工地干活,但路远,既费时间又浪费车费钱,老板苦着脸皱着眉头盘算一番后,觉得不划算,就取消了原计划。老板于是操着粗野的口气,没心没肺地跟俺们喊,便宜你们这伙东西,今天放假一日!

  俺原谅老板那副侮辱性的口吻。

  毕竟,俺靠老天爷的怜悯,得来了一日珍贵的休息天。俺也学着老板样子,苦着脸皱着眉头,盘算着今天该去哪儿玩。可是俺想了很久,想到头都疼痛起来,也都想不出该去哪儿玩。虽然这座城市在俺们农民工辛勤的劳作下,一天比一天繁荣昌盛,一天比一天精彩缤纷,但是,俺却找不到俺想去的地方。

  俺想去公园玩一玩,可是收费高得惊俺。俺想,俺每天吃的都是粗茶淡饭,青菜萝卜咸菜连油星都少见,俺可充不起那个款爷相,如此浪费俺的血汗钱去买一张少则三四十元多则一二百元的门票。

  俺又想去逛商场超市,可是俺这副寒酸样,恐怕连门都难以进去。就算进去,遭受白眼嘲讽与冷言冷语是肯定的。如果不幸运,碰到瘟神,恐怕还连累得自己被人家当作小偷般盯防着。这不但没趣,还让俺饱受胆惊心颤之苦。算了,不去了。反正,又没钱,逛什么商场超市呢?

  俺更想到小饭馆大排档吃一顿饭。可是,摸摸口袋里的那几个零用钱,俺就痛苦地抽蓄了几下脸。囊中苦涩呀!这注定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事只能留到晚上睡觉时才能想一想。

  俺想去看场电影,想去歌舞厅看一看,想——哎呀,俺想这些干什么呢?这有俺的份吗?

  那什么才有俺的份呢?俺又该到哪儿玩呢?

  按道理说,俺并不是什么都不怕。虽然俺不怕太阳晒不怕雨淋不怕雷电吓,更不怕辛苦劳累不怕挨饥受饿,可是俺怕那些戴着大盖帽的人。那些人动不动就拦下俺,或是深更半夜闯进破陋的工棚,野蛮粗暴无礼地骂喝着俺,查身份证暂住证计划生育证工作证,等等!俺多么地不服气!他们凭什么动不动就怀疑俺是一个坏人呢?难道只仅仅因为俺是一个农民工么?但俺只敢想一想,却不敢动一动,甚至连一句抗议的说话都不敢说。

  这不能怪俺不懂得捍卫自己应得的权利,而是捍卫权利是要付出比尊严人格更惨重的代价的。人家头顶着国徽,嘴里说着是法,腰里别的是枪,手里抓的警棍。俺碰上这样的阵势,还能有半句“不”吗?他们有“法”有“理”,有“根”有“据”啊!俺呢?俺什么都没有。城市没给俺这个农民工足够的权利。权利都没有,还顾什么尊严与人格。扯谈!俺就想不通,那些所谓的城市精英学者,怎么老是抱怨俺们农民工不懂得用法律捍卫自己的权利?俺们农民工有什么权利呢?

  俺越想越害怕,俺什么地方都不想去了。

  俺最后只想逛逛街。

  逛街头应该没问题了吧?虽然也有着被大盖帽拦下盘查的风险,有着被那些穿金戴银的衣着光鲜的主儿冷嘲热讽或是白眼狠盯的事情,但是,俺都习惯了,俺也不太怕了。俺的胸怀可大着呐!那怕俺也知道这话分明是自我安慰,但俺要硬着头皮充一回肚里能撑船的宰相。宰相,呵呵~~那可是一个大官哦!俺想着俺跟宰相扯上了关系,俺就觉得特别兴奋。

  俺真的是一个苦命人!刚头痛完一件事,现在又烦另一件事。其实,这也是挺正常的事。每一天,俺都头痛着柴米油盐酱醋茶这等生活大事。俺又头痛的是,俺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虽然俺没啥什么文化,但这些年混在城市里过穷苦日子,偿尽甜酸苦辣咸,多多少少得来一些宝贵的人生经验。

  俺记得,有一句像俺一样土得掉渣的大俗话是这样说的,“佛靠金装,人靠衣装”。俺毕竟还是年轻一点,还是放不下脸皮,想体脸一点,想穿着干净整齐一点的衣服。可是,俺翻箱倒柜,就是找不出一件像样的衣服。俺望着眼前这堆破破烂烂的衣服,才想起,原来俺已经多时没买新衣服了。

  不是俺想省下那几个钱,而是老板已经好几个月没发工资了。老板说,等工程做完了再一齐算吧!好了,等俺耐着性子把工程做完后,可老板又说,到年底吧!到年底放假时一齐算计,好让你们有钱回家。老板还说,我是替你们存钱、保管钱呐!你们想一想吧,钱放在你们身上,多不安全!放在工棚不安全,是不是?你们不是吃喝嫖赌抽花完,就是被外头那些小流氓勒索抢夺去。想存进银行,人家又收这费那费,甚至不理你们这些小额蓄户。所以,还是由我替你们保管着,既安全又不收费!这样便宜的事,你们到哪儿找?

  俺算是胆大的,好多回颤抖着嘴唇,结结巴巴地说,老板,俺把钱寄回家也很安全啊!谁知俺才把话说到这,老板就狠狠地盯着俺,凶恶地喝道,净是败家仔!那些手续费够你家老头老母吃几天肉的!俺当然想分辨,说每一次寄钱用的几个手续费钱,连半餐肉都买不到。可是看到老板凶神恶煞的样子,俺就不敢多言了。俺还得保住这个饭碗,更不想莫名其妙地被人暴打一顿。俺可没钱治伤。

  俺的工友们都知道老板能说会道,而且特别能骂人打人,所以大家都没话可说了。况且,说了又怎么样?老板已经威风凛凛地说过,不想干就卷起包袱走人!这个年头,三只脚东西没见着,但两只脚的人满大脚都是!俺们都知道老板说这些话是真的!俺们听后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俺们认命了。天下乌鸦一片黑,走到哪儿,都是一个样子。那些工资高福利好待遇好准时发工资的公司工厂,俺可没福气碰到。俺也闹不明白,为什么有人高声喧称,打工族的日子都好过了。可是俺为什么从来没觉得呢?会不会这跟俺不是坐写字楼的高级打工人有关呢?唉!为什么俺的命这么苦,干了这么多年,还是一个受尽老板、工头剥削、压榨、欺负的农民工呢?

  看情景,俺不认命都不行。

  俺说过了,俺得吃饭,得有个栖身之地,得节衣缩食省下几个钱寄回家养老父老母。说起来,老板还不算太绝情,管吃管住之外,一个月还得发一二百元生活费。毕竟,像洗衣粉、洗发水、香皂等生活用品必需买,得了伤风感冒还要买药吃。另外,还得买点便宜的劣酒劣菜安慰自己疲劳的身体。这个年头,钱越来越不经花,一二百元没卖几样东西就轻易地花完。如果乡下父母急需要钱,俺就得苦苦哀求老板提前支付二三百元。

  俺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没精打采地随便穿上一套衣服就出工棚上街去。这一套衣服是俺最好的一套衣服了。

  俺本想约几个兄弟一起去,可是兄弟们都说,太累,又没钱,逛什么街?还是睡觉好!俺只好一个人上街去。

  不知不觉,俺逛到了商业步行街。还好!今天不是休息天或是节假日,街上的行人并不是很多。这多少让俺少了一点羞愧感,还敢厚着脸皮逛一趟商业步行街。其实,俺这身寒酸样,说起来,连俺自己都觉得丢人。

  俺逛着逛着,突然看见了前面围着一堆正瞧着热闹的人群。俺农民工一个,当然不会清高脱俗,八卦的心理好奇起来了,于是也涌上去凑凑热闹。

  俺知道,有时候好奇心也会连累自己,甚至带给自己很大的麻烦,严重一点还招来灾祸。但是,俺还是拼命地涌进那堆人群。因为,俺这个时候,看到了有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年轻姑娘正举着一张牌子。难道又是漂亮的女孩子卖身治病家人?这样的事,俺常在那些废弃的旧报纸看到。

  不过,这一回,似乎不像那一回事!那牌子上一面写着“FREEHUGS”。这些是鸡肠文,它认识俺,俺不认识它。还好,那位可爱漂亮的年轻姑娘很快就把牌子的另一面翻过来,上面却写的是“抱一抱!感受陌生人的温暖”。俺看得一头糊涂,想了好久都想不明是什么一回事。

  说句老实话,这十几个字俺都认识。俺还算是好命,小时候有幸读过几年书,认识几个小字。不过,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俺就不太明白。俺更看不明白的是,还有几个人,有男有女,正拿着照相机、摄影机正对着这位漂亮的小姑娘拍摄。难道他们是在拍戏吗?俺猛地记起,刚才路过一间酒店时,看见有一幅红布挂在酒店大门上,上面写着“欢迎某某剧组进驻本酒店”。俺想到这,就高兴起来!俺想,可能是那个剧组正在商业步行街拍戏。俺今天总算没白逛这趟街,可以见识到那些大大小小的明星。

  可惜,俺没用多久就惆怅与失望。俺并没有见到大大小小的名星啊!

  俺不想再凑这点热闹了!俺觉得没意思呗!

  俺正想走,却没想到这个时候被那个年轻的姑娘喊住。年轻姑娘冲着俺说,这位大哥请留步!好吗?

  不好!被这么多人看着俺的寒酸样,又有那么多照相机、摄影机拍摄着,俺挺害怕的。俺是自卑啊!俺于是不理会那个正挤出人群,向我走来的年轻姑娘。俺低着头,仍然在走着。另外,俺分不清她叫住我到底是为何事。

  俺说过了,俺的胆子特别小,特别怕事。哪怕现在面对着一个漂亮的年轻姑娘,俺依然很怕很怕。虽然,那位年轻的姑娘张口一个大哥,闭口一个大哥,把俺叫得心特别欢喜,特别温暖。要知道,俺可是从来没被人称为大哥!俺平常听到的,多是各种各样的代名词,比如说,“捞仔”、“穷鬼”、“乡下仔”、“喂”、“哪个哪个”,等等。

  但是,这个时候,我宁愿不要这点温暖,不要这点温暖,我只想平平安安地离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可是我的处事准则。这个我觉得挺好的!看,大事变小事,小事变无事,这多好啊!俺可以平安无事了!尽管,过程中,俺可能很委屈,但想想风平浪静的,无惊无险度过难关,俺也就心平气和了。这据说是阿Q精神!阿Q是谁?难道他(她)有俺这般苦吗?

  大哥,请慢走,好吗?俺最终还是被那位赶上来的年轻姑娘拦住了,她笑咪咪地冲着俺说。

  其实,应该说是俺被那些抓照相机摄影机的人拦住才对!他们人多势众,一下子把俺包围起来。俺慌了,俺像是那一只碰上狼的小羔羊,无肋又绝望。

  俺颤抖着嘴唇,结结巴巴地问,你们想干什么?俺、俺、俺——

  俺怕得要命,说不出话来了。

  大哥,别怕!我们没有什么恶意!我可以跟你抱一抱吗?年轻姑娘挺温柔地说。

  俺听不明白她说的话,但她的温柔说话倒让俺松了一口气。俺大胆了一点点,看了一眼挨到面前的漂亮的年轻姑娘。俺也闻到了很浓的香水味。俺不由地搓了搓鼻子。俺习惯闻灰尘油漆味,一时间还真的不习惯这刺鼻的香水味。

  俺这个时候发现,年轻姑娘手上的那张牌子早就给了旁人。而那些抓照相机、摄影机的人,也紧紧地包围着俺。照相机“咔嚓咔嚓”地响着,闪光灯不断地闪着;摄影机也不停地对着俺移动着,或上或下,或前或后,或左或右。俺哪见过这驾势?

  俺又慌了。俺慌乱地说,别拍啊!俺有什么可拍的。

  俺一边说话,一边想逃。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可是,那位年轻姑娘却缠住俺,不让俺逃。小姑娘拉住我的衣袖说,大哥,我们抱一抱吧!大哥,你能给我一点温暖吗?

  俺乖乖地停住了。

  俺不敢再跑了。俺是怕扯烂俺的衣袖啊!这件衣服,可是俺最好的一件衣服,平时出街时才穿一回。

  俺说,别扯俺的衣袖,好吗?这可是俺最好的衣服!扯烂了,俺以后出街就没衣服穿了。

  俺才把话说完,围观的人就“哄”地笑起来。那些人笑得很鄙视,很得意!于是,他们盯俺的目光也开始变得怪怪的。似乎,俺已经变成了一头大怪物了!

  俺才不理这些呐,俺只想逃。俺急了,说,小姐——

  俺本能地意识到这称呼不太好听,于是赶紧住嘴,犹豫一下,再接着说下去,靓女,你想干什么?抱抱又是什么?俺不想抱抱,俺只想走。

  年轻姑娘笑眯眯地说,大哥,你别怕!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只想和大哥你抱一抱!对,是拥抱!拥抱一下。

  俺这一回总算听明白一点。

  原来,闹得那么辛苦,年轻姑娘只想和俺拥抱一下。俺却高兴不起来,倒是莫名其妙地害怕起来。试问,世上有一个漂亮的年轻姑娘想跟俺一个农民工拥抱这一回事吗?这事搬到哪儿说,都会没人相信。

  俺本能地警惕起来,十分小心地盯着这个白领打扮的年轻姑娘,怀疑地问,靓女,你跟俺拥抱?只是跟俺拥抱一下?

  年轻姑娘高兴地回道,对!我只想跟大哥你拥抱一下。我们都是兄弟姐妹,是不是?来,大哥,别怕,我们抱一抱吧!我们可以感受一下彼此的温暖!大哥,请张开你的温暖怀抱吧!

  别、别这样!靓女,请你别、别抱我!

  俺又慌了,顾不上说话,赶快闪避。

  俺想不到,这位年轻姑娘竟然对俺如此热情,竟然主动向俺伸开手,张开怀抱。但俺可没一点激动,更没忘记自己是什么东西。

  俺躲开后,结结巴巴地说下去,靓女,求求你,饶了俺吧!俺可不想弄脏你漂亮的衣服。俺老大粗一个,也是农民工一个,什么都不懂,靓女,你别寻俺开心,俺不敢跟你玩抱抱。俺走了!

  这一回,俺就不再犹豫了,话刚说完,就撒开腿拼命地疯跑。俺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阵嘲讽的笑声。俺才不管那些嘲讽声,俺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跑!跑得越快越好!

  逃离开那条商业步行街,回头看一眼没人追,俺才敢停下飞一般快的脚步,歇了一口气。

  俺直到现在,仍然想不通那位年轻姑娘怎么想跟俺抱一抱呢?满条大街,有的是大把大把体脸的主儿,年轻姑娘为什么不跟他们抱一抱呢?而是偏偏看上俺这个农民工,要俺跟她抱一抱呢?俺真的想不通。

  俺才刚定下心来,正想着还要不要再去别的街逛逛时,眼前突然闪现两个戴着大盖帽的人。没待我看清他们的脸,两个大盖帽就伸出腿,冷不防将俺踢倒在地,然后一个饿狼扑羊式,将俺反手按在地上!他们威严地喝着,老实一点!乖乖地趴在地上!再反抗就别怪我们不客气!我们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俺吓得脸青唇白,冷汗直流。俺一直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俺哆嗦地问,同志,是、是不是、有点、点、误会?我可是什么坏事都没干!

  后一句,俺不知道为什么说得那般流畅,那般清楚。

  可是,大盖帽连哼了很多声,依然暴喝着,没干坏事?那你慌慌张张跑什么呢?

  俺冲口而出,俺被一个漂亮的年轻姑娘追着要抱俺,周围还有人用照相机和摄影机拍摄。俺怕,俺就跑开了。

  一个大盖帽揪起俺的头发,把俺的头提起来,伸手就狠扇俺一个耳光,然后恼怒地喝道,还不老实,是不是想讨打!快说,是不是偷抢了东西?偷抢了什么东西?再不老实招供,就叫你好受的!

  另一个大盖帽却一言不发,一手按着俺,一手在俺身上粗暴地摸索着。俺身上能有什么东西呢?只不过是十几块零花钱,一张工作证、一张身份证、一张暂住证、一张计划生育证。这位大盖帽很认真地瞧着这些证件,还对着同伴说,这些证件是真的!

  也许是俺的证件齐全吧!他们用手铐把俺反手铐上,拖俺起来,让俺老实地蹲在地上。然后,他们开始威严地盘问俺。

  “姓名?”

  “张三李。”

  “性别?”

  “男。”

  “民族?”

  “汉。”

  “在哪儿工作?”

  “大发装修公司!”

  ……

  “你为什么跑?而且还跑得那么慌张?”

  “有一个年轻的姑娘要跟俺玩抱抱,俺怕,不想跟她抱,但她偏要跟俺抱,俺就害怕,就想跑!”

  “唔?又不老实了!快说老实话!”

  “同志,俺真的没骗你们!俺哪敢骗你们呢?俺说的就是老实话啊!”

  “好了好了!别吵吵嚷嚷的!我问你,那个年轻姑娘你认识吗?”

  “不认识!”

  “你不认识?那她为什么要抱你呢?”

  “俺都不知道。俺到现在都想不通。同志,真的,俺没说谎话。俺也想问问你们,你们相信一个看打扮是白领丽人的漂亮的年轻姑娘想在大街上抱一个农民工吗?

  “这——你真的没说谎!真的有这一回事吗?”

  “千真万确!真的有这一回事!那个年轻姑娘可能还在商业步行街。不信,同志,你们找她问一问,俺是不是被她吓跑的。”

  两个大盖帽相视一眼,点头,还真的同意把俺押去商业步行街找那个年轻姑娘。

  自然,这一路上,俺像是一个真正犯了罪要游街示众的不法分子,受到旁人的指指点点甚至嘲讽辱骂。俺的心很痛苦,但又无可奈何。俺只有低下头,满面脸通红地走路。人都被大盖帽铐上了,还能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呢?大盖帽不是早就警告过俺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俺不能不老实啊!说什么抗议的说话都没用的。也许,找到那位想跟俺抱抱的年轻姑娘,替俺把事弄清楚,然后大盖帽把俺无罪释放。

  谢天谢地,那位可爱的温柔的漂亮的年轻的姑娘还在商业步行街上举着一面写着“FREEHUGS”,一面写“抱一抱!感受陌生人的温暖”牌子,正寻找着适当的人选玩一把抱抱。

  俺喜出望外,情不自禁地泣声而道,靓女,你还在啊!谢天谢地谢佛谢神,还有谢谢您啊!靓女,你给俺作个证,说是不是你刚才想抱俺,把俺吓跑的。

  年轻姑娘一见俺,本来很高兴的,但一看见俺反手被铐上,身旁还站着两个一脸威严的大盖帽,就马上脸色大变,冲口而出,这是什么一回事?而她身边那些抓照相机摄影机的男女,也不敢再拍摄,都乖乖地站在一旁,紧张地看着。

  俺正想再说话,可是被一个大盖帽喝住。大盖帽严肃地问,小姐,这个——这个人刚才在街头上慌慌张张地跑着,我们觉得可疑,就把他抓住了。盘问一下,他说是你想抱他,吓得他慌张地逃走。小姐,请问有没有这回事?

  “哄!”

  人群爆发出一阵欢笑声。

  年轻姑娘也笑弯腰。直到她笑够了,才一本正经地说,是!阿SIR,确实有这一回事!我们正搞一个人生体验,到街头上找些陌生人抱一抱,体验一下和陌生人拥抱的温暖。这不算是犯法的事吧?刚才可能我没跟这位大哥说清楚,所以他才会吓得夺路而逃。看这位大哥老实的样子,阿SIR,我相信他不会干坏事的。

  俺听着,感动得又是泪流满脸。俺哽咽地说,靓女,你是好人一个啊!俺谢谢您!

  两个大盖帽小声地相讨一会儿,决定当场释放俺。当然,少不了冲着俺教训一番不要违法乱纪,没事就别慌张在街头上跑等诸如此类的说话。

  俺揉着被手铐铐得红肿的手腕,喜极而泣!俺终于没事了!俺终于平安了!

  年轻姑娘一脸愧疚地望着俺,说,对不起!大哥,我没想到我竟然会给你添上麻烦。

  俺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地用手擦拭一把脸上的泪水。俺感激地对着年轻姑娘说,不!不!应该是俺感谢你!谢谢你说了真话!帮俺作证,救了俺一命。

  年轻姑娘说,大哥,不用那么夸张吧!说不上是救你一命啊!不管怎么样,现在看你没事了!我也放心了。大哥,你就别——别哭了!大哥,要不,我们抱一下吧!这也是我向你表示歉意的一种方式。

  事到如此,俺还能再拒绝吗?俺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于是,俺被那位陌生的年轻姑娘热情地拥抱起来。

  俺和她紧紧地抱在一块儿。她的手,紧紧地搂着俺的背,还轻轻地拍了好多下。俺整个人都变傻了,双手停放在空中,不知道该不该放在她的背上。俺就这样犹豫着,直到年轻姑娘把俺放开了,俺的人还是傻楞着,俺的手还是那个停摆在空中的姿势。自从被她抱住的那一刹间,俺的头脑就一片空白。

  闪光灯不停地地闪着,摄影机不停地移动着。俺就傻乎乎地楞着。

  大哥,谢谢你!抱过你后,我才知道了,原来,所谓高素质的人其实跟低素质的人有时候并没有什么两样。像大哥你这样老实的人,比有些自称是高素质的人更有素质!至少,你没趁机乱耍“咸猪手”,乱揩油水。

  俺没什么反应,仍然傻着、楞着。俺的眼神很迷惘与疑惑。

  年轻姑娘见俺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关心地拉着俺的手轻轻地摇一摇,关心地问,大哥,你没事吧?是不是还担忧着刚才被抓的事?不要怕,他们不是放了你吗?要不,我们再抱一抱吧!

  别!别抱了!

  俺一听年轻姑娘这话,吓得马上打了一个激灵,七魂八魄立刻回窍,人即时清醒过。

  俺跟着慌乱说下去,谢谢靓女,俺想,俺们还是不要再抱了。俺要走了!

  俺真的不再理会年轻姑娘那伙人,匆匆忙忙地走开。

  这一回,俺不敢再跑了。俺走得很匆忙,但脸色很从容。俺可不想再一次被大盖帽抓住,又费劲折腾一番后,再找年轻姑娘给俺作证,然后和她再抱一次。如果这样,俺想,俺一定会被折腾疯的。

  天地良心说一句,那绝对是真心的说话!俺的神经非常脆弱,经不起冰与火的折腾与煎熬。

  2006-11-8

  ——本文曾刊于《江门文艺》(2007年7月下半期)

  评论这张
 
阅读(1324)|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