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我.鬼(之一、原创)  

2007-08-24 15:20:33|  分类: 聊斋新志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小腾哥

  又到七月十四鬼节,街上又见市民上香烧纸。

  对于人世间里是否存在鬼,我不敢断然否定。以我个人而言,抱歉!一直以来都是半信半疑。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并不怕鬼!当然,我也从来没有见过鬼!这有什么可怕的呢?据眼见鬼者言,鬼跟生前是一个样的!当然,也有面目可狰的,如那些死于非命的枉死者。至于是不是真的,姑且听之笑之吧!

  我自小就是在山野中长大,玩睡在坟群中,并不畏惧那一堆堆阴深恐怖的坟墓。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父亲到山间烧制砖瓦的窑厂生活,玩泥巴,捉虫子,摘山花……窑厂附近的坟墓,只不过是我爬上爬下玩耍的大土堆。我乡下山间的坟墓,就是一个个或大或小的土堆,没有墓碑。玩得高兴的时候,还站在坟头痛痛快快地撒一泡尿,看看能撒得多高多远。玩累了,我就靠着坟堆或是干脆趴在坟堆上呼呼大睡。现在我想起小时候此等荒唐事,满脸羞愧。那可是损阴功的啊!

  后来,父亲换了工作,到一个果园工作,我自然也跟着去。那时候,我已经读小学了,但星期六、日和节假日时,我都爱跑到果园玩!当然,年纪长大了,也不能尽是玩,还得帮父亲干活。果园虽然不在山林,而是在田野的小岗头上,一前一后还各有一条小河。不过,这小小的岗头,比以前窑厂的小山头更“野”!

  “野”是我乡下的一种说法,那就是闹鬼的地方。因为,小岗头是以前的乱葬岗。果园小屋后面,还有着乱七八糟的坟墓!这还是不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岗后的那一条小河上一条小桥,据说一到夜间就有女鬼坐在桥上哭泣。不过,我从来没听见。许多次,半夜醒来走出果园小屋,到屋后撒尿,好奇的我还刻意地望向岗后的小桥。月夜下,可以清晰地看见岗下的小桥。只是,桥上哪有什么女人?四周更是一片寂静,除了虫鸣叫声外,并没有女人哭声?我那时候还挺失望的!

  不过,我的父亲很严厉地告诫我,什么地方都可以去玩,就是不能到那条小桥上玩!父亲说,那是冤死女鬼,一肚冤气,万万不能招惹她!父亲的话,当然吓不住我。我说,岗头是乱葬岗,怎么不闹鬼?父亲说,那是因为这儿原本不是乱葬岗,还有一座庙。后来庙毁了,渐成了土匪出没的地方,也成了乱葬岗。岗头上虽然没了庙,但神灵还在,那些鬼岂敢作怪作乱。但岗下的鬼,岗头上的神灵就管不到了。何况,那还是一只冤死鬼!

  对于父亲这一说,我是深信不疑的。因为,这岗头上,很久很久以前,真的还有一座庙。传说中,庙中葳有一样个佛仔,真金造的,足一斤四两,被一个过村过寨的收卖佬进庙躲雨时意外发现并偷盗走。后来,这个岗头就称作“佛仔”。而岗下小桥上的那一个女鬼,据说是一个到庙上上香的女人,在岗下碰上土匪,被奸,女人事后跳桥而亡。女人含辱而死,化作厉鬼,一到晚上,就坐在桥上啼哭不停!至于这个传说是不是这样,那倒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小桥确实是一处不详之地,哪怕是白天过桥,都让人心慌。哪怕是大人,都是匆匆而过,绝不作停留。

  可是,年少无知的我,哪把这些吓人的话记在心里。况且,我可是在坟堆里玩耍长大的。有一次,我跑到那条小桥玩耍!玩得高兴之时,还坐在低矮的桥栏上,把脚放下桥下晃荡着。突然,我被人猛地抱下,慌慌忙忙地离开小桥。我扭头看见,抱走我的人,是父亲。父亲一脸恐慌,青白得吓人!(未完待续)

  



------------------
多少期待多少梦,皆因心里孤寂,即使期望多飘渺,期望已能令我跨进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