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我.鬼(之二,原创)  

2007-08-25 15:41:23|  分类: 聊斋新志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小腾哥

 

以前,在砖瓦窑厂时,我可是满山乱跑。要知道,窑厂所在山头,叫“独骨仔”(音),坟墓到处都是,阴森恐怖!村民骂人的时候,倘若嘴里嘣出一句“独骨仔”,那就是一句咒人死的骂话!足可见,“独骨仔”仍是一处可怕的山头。而我的家族,也有两个祖坟埋在这里,都是太公太婆级的辈份。所以,后来每年的清明,我回乡扫墓祭祖,一到“独骨仔”山,看到那些窑厂的残迹,都忍不住感慨一番。这可是童年成长的地方啊!我对这座恐怖的小山头,是有感情的。

不过,“独骨仔”山下一片荒地(现在变成田地了)的泥土,倒是十分恰合烧制青砖青瓦。于是,父亲和他的伙伴们就驻扎在“独骨仔”开窑做砖瓦。当然,我的父亲只不过是一个打工仔而已。说起来,我的祖父也是一个窑工。祖与父两代人,替人烧下万千砖瓦,可是自家却贫穷如洗!

正是因为家贫,父亲才长期带我在他身边。哪怕是吃住在荒山野地。无他,父亲就是想我吃好一点。父亲做窑工,伙食自然不差,天天有肉吃!那个年头,吃肉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跟着父亲,自然沾光不少。父亲还是生产队队长,每次到大队办事或开会,都吃大鱼大肉的工作餐!那时候,大队的大会小会可是隔三五天就开一次。

就个人而言,我父亲的日子还算过得挺滋润!这也让我的母亲十分生气,直到今时今日两个老人家斗嘴斗气时,母亲还拿这些陈年旧事数落父亲。因为全家人吃咸菜时,而我的父亲却是大鱼大肉!不过,那年头,就是这样残酷。父亲的伙食很好,但工资却是很少!甚至不能维持这个家!父亲把病多体弱的我带在他身边,已经很不容易了。

至于父亲那份生产队长之职,工资倒是有一点,但不仅少得可怜,而且还发不出!父亲只好用那份工资抵各种杂税杂款!不过,父亲那份队长之职的工资,竟然还不够相抵杂税杂款!这还不算交纳的公粮(农业税)啊!农民的负担,以前真的很重!至于一家人的生活,全靠父亲做窑工、做果园工、做矿工的工钱和母亲、家人在家种田种出粮食。

我自小就体弱病多,骨瘦如柴!父亲带我在他身边,让我能吃上肉,就是想增加我的营养。本来,父母本就不指望病弱的我能活下来,许时候就痛苦地等着被病痛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我断气!偏偏我还是活下来。我一直都在想,父母不怕禁忌,放任我到坟地玩耍与睡觉,与“鬼”为伴,会不会是一种“以毒攻毒”式的方法呢?或者说是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要知道,那时候,连医生都不敢保证我能活多久!

正常而言,没有谁家的父母准自家的孩子到坟地玩耍睡觉的!对于我的成长史,我一直都很感兴趣,也一直想知道更多的往事。可是,父母不知道什么原因,总是不愿意多说!父母说,别问了,这有什么好说的,你能长高长大,我们已经高兴了。父母有时候被我问急了,干脆装糊涂,说人老了,已经记不清以前的事。其实,我体谅父母的一片苦心。乡间多禁忌,父母也许是怕多言得罪那些所谓的神灵鬼怪吧!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奇迹般活下来。尽管,我瘦弱得如一条山藤似的。于是,我被人叫作“藤”。父母也乐意听到这样贱名。因为,按乡下习例,名字叫得越贱,越容易养活。这“藤”已经够难听的了,可是又不知是谁,叫出更难听的别名。这别名,是连着这“藤”字的,叫“阿藤X”。用“X”表示,那因为那字是家乡土话,无法用文字写出来。不过,意头挺好的,表示坚韧的意思。可怜,我的原名就是这样被人遗忘!那可是父亲花重金请先生按我的时辰八字取的啊!

我相信,一个人名字,跟以后的命运有一点关联!父亲在我读书时,干脆取名近音字“腾”加上我的辈分字,作为我的正式名字。一次不经意的改名,也改变我一生的命运。“腾”,姓名学解析,一生清雅多才,中年劳碌,晚年吉祥。清雅倒不见得,清苦才是真!至于多才,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知智,反正我觉得自己没有才!这些年,光阴消磨掉,事业爱情皆一无所获。但劳碌倒是千真万确,而且还未到中年就已经劳碌起来。至于晚年吉祥,太遥远了,我也不敢想。

我唯一庆幸的是,大概小时候什么病都生过,也历过一次又一次的鬼门关之劫,所以身体有了足够的抵抗力。长大成人后,尽管日子过得很苦累,但身体一直很健康!这些年,一年中连普通的伤风感冒都鲜见。这让身边人很奇怪!因为,我这副瘦瘦的身体,本应是多病之躯才对,但我竟然连“咳嗽”都没打几声,实在让人惊讶又羡慕!

只是,他们哪能知道我小时候吃的病苦!生不生,死不死,那是一种什么样滋味?还好,年少,没记住那种生不如死的病痛折磨。但是,我却记住那份与“鬼”为伴的寂寞与孤独。同时,我也习惯了这样的寂寞与孤独。(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