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富贵命相,一句抚慰人的笑话(原)  

2007-09-07 16:42:59|  分类: 清茶飘香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富贵命相,一句抚慰人的笑话(原)

  文/小腾哥

  西山寺门外的算命先生说我有一副富贵相,一看到我的手掌非要从原来讲好价的十元开口费涨到二十元,才肯给我指点迷津。虽然,我知道,算命一张嘴就是瞎话,倘若我真是富贵命,我哪会无聊到花钱听人说废话,但是,我极度烦燥的心需要装神扮鬼的算命先生抚慰一下,所以我没有讨价还价就多给他10元钱,然后听他夸夸其谈,半蒙半猜我所谓的运程。自然,算命先生最后习惯性地送给我一生中最希望得到的东西,官运享通,财色兼收!可惜,那是非常客套非常庸俗的祝福话。结果,我,还是原来的我,一个卖苦力的进城务工青年。

  我不信仰鬼神!但我敬重先祖和神佛。所以,每年的春节和清明,如果有条件回家,我必定回乡下拜祭先祖与神灵。拜祭先祖与神灵可是一件苦差,说多累就有多累!

  先说祭祖吧!春节,从年三十晚到年初二,我都得和家人抬着祭品,走路大半个钟头到祠堂拜祭开创基业的太祖太宗;从祠堂再走路十五分钟到文昌阁拜祭本族先祖;从文昌阁再走路十五分钟到村祖屋拜祭本村先祖;从村祖屋再走路大半个钟回到村门楼(牌楼)拜祭门神;从村门楼再走路五分钟回到家门口拜祭天地与神灵;再回到厨房拜祭灶神;再回到客厅拜祭本门历代先祖——这番折腾,说起来就够吓人的,甭提亲身力行。还好,年初三到年初四,不必再抬祭品,单上香就可以!到了年初五送年,再抬祭品,再折腾一次,春节祭祖才算完结。

  而到清明,因为历代先祖的坟墓不但多,而且散落在乡下的各个山头,我的大家族成员和各家亲戚男女老少六七十多号人,往往是兵分三路,各路人马从早上九点钟左右出门,到下午四点钟多才能回家。翻山涉水,累得腰酸骨痛!如果碰上下雨天,那就更麻烦!当然,也更辛苦!泥泞的山路,走得比爬高山还艰难。而且,一不小心,就摔倒弄得满身泥浆。我乡下有一习例,定下做清明的日子,除非是下飞刀,否则,不管下多大的雨也一定上山祭祖。烧元宝香烛纸钱,用雨伞遮挡着一把火烧完。没办法,碰上下雨天,只能草草了事了。

  尽管,每一次拜祭先祖时,我都大大声声地祈求祖宗的庇佑,保我官运享通,财色兼收,但是,先祖们似乎察觉不到我一片虔诚之心。结果,我,还是原来的我,一个卖苦力的进城务工青年。

  乡下有两座神庙,据说十分灵验。一座是离家六七公里远的大田村莲花寺,坐镇着莲花娘娘;一座是离家三四十公里远的南丰镇莲塘庙,坐镇着莲塘老太。近些年,如果回乡下,我都必定去莲花寺拜祭莲花娘娘,到莲塘庙拜祭莲塘老太,以期盼神灵庇护我官运享通,财色兼收!当然,我少不了敬奉上红包,然后求签问卜。解签师傅曰,财运签是上上签,姻缘签也是大吉大利之签。唯可惜,次次求得好签,但结果,我,还是原来的我,一个卖苦力的进城务工青年,不但穷苦,而且一把年纪了尚未婚。

  许多时候,无聊的我,总是拿出以前到寺庙求签问卜的签文,仔细地分析那些不算太深澳的诗句。某天,看到一句签文,终于恍然大悟,明白到求得好签不代表自己就有好运气!“此签原是富贵运,只缘年命各不同”。此话说得好!说得妙啊!或者,冥冥中,我注定是一个苦命之人。我这辈子,注定是劳劳碌碌,平平淡淡。回想一下我这小半辈子经历过的人事,不得不承认,有些事情确实是如此!许多时候,即使我碰上足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都莫名其妙地错失掉!

  比如说,多年前我有机会成为一个大学生,但父亲和大哥跟人合伙开办的黄金矿厂倒闭了,断了家庭的经济,无力再供我读书。而一个农村孩子,在当时,读大学是唯一可以改变农民命运的途径。

  我进城打工后,在一间机器制造厂工作的时候,难得被副厂长看中,欲调我去模具车间工作,准备把我培训成高级模具技工,但原来工作的车间主任百般阻拦,死不肯放人。无他,我是车间的骨干员工,车间主任不舍得放我走。车间主任对副厂长说,可以调走本车间任何一个员工,但小腾哥绝对不能调走。那时候,车间主任十分嚣重我。我一个毛头小子,但车间主任却不呼我的姓名,而是昵称我为“小腾哥”。我的工友,不是叫我“师傅”,就是喊我“腾哥”。按现在说法,我是一个资深员工,或者是首席员工吧。

  那一份工作,到目前为止,是我干得最开心的工作,也是我干得最长久的工作。故此,当时我即使知道自己去不了前途无可限量的模具车间学习与工作,都不太伤心,甚至觉得无所谓。现在,我一想到这事就悔得心痛。今时今日的高级模具技工,不但薪酬高得惊人,而且福利也好得令人乍舌。难怪,那个时候,非常欣赏我的胖胖的副厂长拍着我肩膀,笑呵呵地跟我说,腾哥仔,如果你到模具车间跟我干,我包你以后喝香吃辣的。

  哎——不说了,越说越觉得心痛,后悔当初没费点心思争取机会到模具车间跟兼职模具车间主任的副厂长一起干。讲到痛心,最痛心的莫过于到手的官位,竟然被我莫名其妙地扔掉。辛苦了那么多年,总算被厂长赏识,准备提拔我当车间主任,可是任命还没下来,我就因为某些私事不得不辞职。厂长再三挽留,见我还是执意辞职,只好惋惜地批准我辞职……

  诸如此类的机会,还有很多很多,遗憾的是我终是把握不住,或是莫名其妙的丢掉。再加上世事如棋,局局变幻莫测,我的日子往往是得过且过。于是,就这样,我一事无成,一切的劳碌奔波只不过是为了挣口饭吃!

  生活的经历多了,我总算明白到,有些事,还真的强求不来。许冠杰有首歌唱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没时莫强求。一直喜欢许冠杰的歌,因为,他许多首歌,如《半斤八两》、《浪子心声》、《父母恩》、《世事如棋》等等,都唱出低层百姓的心声。尽管如此,但我从不相信命运。迫不得已的低头,那也只是为了重新振作缓一口气。一个人的幸福,说到底,并不是上天的恩赐,而是自己“捱生捱死”打拼回来的。对这一点,我是不迟疑的。

  至于算命先生说的那一句“富贵命相”,只不过是一句抚慰人的笑话罢了。其实,属于自己的富贵命相,还是通过自己努力的打拼去禅释,才是最真实的!当然,我从不否认家山风水、屋宅风水、先祖神灵庇护等因素。不过,这仅仅是锦上添花,事半功倍的心理辅助而已。如果要说得干脆一点,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种精神上的慰藉,一种精神上的鼓舞而已。而人,往往很脆弱,需要这样的慰藉与鼓舞。

  而我呢,抱歉!无法例外。于是,西山寺门外的古老木棉树下,我坐在算命先生身旁,眯着眼,似笑非笑地听着他吹嘘着我的锦绣前程。哦!多么动听的说话!多么凉爽的微风!我有了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2007-9-6

  



------------------
寻一夥相识,他一会咱一会,都一般相知,吹一回,唱一回。
  评论这张
 
阅读(59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