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怀想包糯米糍做年糕的乐趣(原)  

2008-02-14 16:16:22|  分类: 清茶飘香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小腾哥

父母亲烦乡人给我捎带来一包蕃薯(地瓜)干和一包糯米糍、年糕,让我顿生暖意。思乡怀亲的忧伤,因这些普普通通却又非常熟悉的乡下小吃而得有效缓解。我感谢了父母亲对我这个小儿子的关心、牵挂与担心,也羞愧自己这些年的风风雨雨一直无法让两老安心。父母亲是伟大的!儿女总是他们心头一块块放不下的石头。他们不放过每一次疼爱儿子的机会,浓浓的爱意都附在我眼前这些其貌不扬但味道彼佳的蕃薯干和糯米糍、年糕。父母亲知道,这些东西都是我最想吃到的。

家乡的蕃薯干和需糍、年糕,卖相确实不好看,但吃起来却越吃越想吃。这不,我第一时间就先拿一条蕃薯干放在嘴里嚼着,然后生火蒸热糯米糍、年糕。吃了三只糯米糍,四只年糕,我才心满意足一边喝着绿茶,一边在电脑敲打着怀想往日和母亲、家人一起包年糕、糯米糍的乐趣。

在乡下,很小的时候我就是那种被人夸赞的孩子。这倒不值得我欢喜,穷家的孩子早当家嘛。除了粗重活,我什么农活什么家务活都做过。当然,也不见得哪一个孩子样样活都能干,有的还需要心巧手巧,比如说,晒蕃薯干,包糍!特别是后者包糍糕,向来不是男孩子男人干的活。可是,我会,就连很多乡下大婶都不会做的“煎糍”我都会。

煎糍,跟城市的煎堆相似,即是加糖的糯米团均匀地搓成薄皮,然后收拢成球,再吹口气涨大(哎,别怀疑卫生的问题,没了这一步是不行的!),捏口密封,再放油锅用筷子拨打煎炸。要煎出又圆又大又薄皮的金黄煎糍,那就需要搓皮合拢成球的技巧与拨打煎炸的技巧。因为成本过高,技术难度高,乡下一般不轻易做,只有做喜事的时候才做。特别是吃嫁女宴,吃宴者除了红包礼物外,还必定备有一担煎糍。当然,下面垫付着半筐谷米。现在,很多人为了省工夫,多是用白糖饼代替,所以要吃煎糍,倒是不容易。难得碰上乡下有人结婚摆酒,吃到的煎糍却是又小又厚又黑,一点都不好吃。懂做煎糍的人,越来越少了。

糯米糍和年糕这些东西,倒是不难做,不过做起来花费工夫而已。摘冬叶,砍叶头,烫冬叶,洗冬叶,晒冬叶。这是第一步,但洗冬叶可是一件辛苦的事。过年包年糕包糯米糍,可是五六斗米,需要几大筐冬叶。如果碰上像去年的寒冷天气,蹲在水井或小溪边,在刺骨的冷水里一洗就是二三个钟头,手冻脚麻的滋味绝不好受。

备好冬叶,又备料。馅料倒是很简单,糯米糍的馅无非是花生、木耳、芝麻,五花肉等之类的东西;年糕则方便得多,红糖加酒饼就可以了。不过,花生是自家种的,还需要剥皮,满满一小箩筐的花生,剥起来就让人皱眉。剥得手指头发痛,甚至起泡,才能完成任务。直到炒好花生时,偷偷地抓一把躲在一角吃得心花怒放,才觉得起仍在发痛的手指头。当然,长大成人的时候,再不怕母亲骂了,最多听老人家唠叨几句。老人家还是怕我吃得太多,招惹上病呗!

这个时候应该到浸米打粉了。糯米糍用糯米做,年糕用粘米做。以前,多是用“对”(近音,本地方言叫法)打粉。“对”跟打年糕差不多,不过不是打蒸熟的糯米饭,而是浸泡透晾干的糯米或粘米,而且不是用手,而是用脚才能操作起那笨重的东西。那同样是一件辛苦活,我干过。我和我的姐姐负责打,母亲负责拌匀、筛粉。近些年,改为机器打粉。方便省力是肯定的,但做出的糍糕,味道却不如“对”打出来的好。所以,我越来越怀念以前的“对”。不过,这些打粉的东西都快绝迹了。

年糕做起来有点省事。下酒饼和好粘米粉(也可加点蕃薯泥),加热水搓成团,放在小缺里密封好,放在灶前一二天就可以发酵好,红糖煎水、根沙拌稀浆,用冬叶包好直接蒸就行。年糕的好坏,完全看酒饼的份量、根沙多少,发酵好坏,浆的稀干成度,包叶紧密。酒饼放少,粉团发不起;放多,那肯定发酸。根沙有化酸作用,放少,年糕有酸味;放多,却多了点苦;红糖水放得太多,浆太稀,不但冬叶难包,而且不成型成一堆糊块;浆太干,年糕蒸熟不够松软。包冬叶,包得太紧,浆不容易膨胀;包得太松,又容易让浆流出外面,并且不易贮藏。

糯米糍,其实比包年糕容易,不过工夫多。和粉,搓皮,包馅,再沾芝麻、花生碎末,包冬叶。包糯米糍,往往是分工合作。有人搓皮包馅,有人沾芝麻、花生碎末,有人包叶。我嘛,往往是负责最轻松的一道工夫,沾芝麻花生碎。糯米糍还有另一种做法,同样的馅料,不过不和粉,而是拌上粘米粉,洒点水,再米筛筛成湿粉,然后包馅,手摁实,包叶就成。难度,就在于拌粉筛粉。蒸熟后,吃起来又是另一番风味。

其实,乡下的糯米糍、年糕做起来挺麻烦的,所以,平时往往不做,直到过春节才做一回。做糯米糍做年糕虽然辛苦又麻烦,但重要的是享受做糍做糕过程的快乐。而且当吃上香甜糍糕的时候,一切麻烦与辛苦都可以忽略掉。

在乡下,年轻的男人不做糕糍,年老的男人也不过是做些机粉、剥花生等之类的粗活,至于备叶、包糍包糕,大多数乡下男人不肯做也不会做。但我不以为然,也不怕别人嘲笑。我喜欢包糍包糕。只要春节回家,我仍然跟着我的老母亲,备叶、备馅、做糕糍、包糕糍、蒸糕糍。我非常享受和母亲一起做糕包糍的乐趣。

回家过节从头到尾到是一件费钱又费力的事。买票坐车回家是一件辛苦事,回家做糕包糍是一件辛苦事,杀鸡切肉做饭是一件辛苦事,拜祭祖先、神佛是一件辛苦事(走路半小时多到太祖祠堂,再回走十五分钟到宗祖词堂,再回走十五分钟到太公词堂,再花二十分钟走回村门楼,再回家拜祭天地、灶神、本门先祖、床头神等等,不折腾个把二个钟头,肯定不行!可怜,大托盘的祭品可重二三十斤啊!我做小儿小弟的,搬祭品这等苦累活自然落在我身上。这般揣来揣去,挪来挪去,能不累人吗?),回家屁股没坐热又急着坐车回城返工又是一件辛苦事——想一想,或者一家人坐在一块团团圆圆、开开心心地吃一顿饭,才是最高兴的事。不过,我从来不觉得辛苦与麻烦。因为我喜欢。

不过,现在清明节也做糯米糍,年糕(不用包叶,装盘直接蒸)。其实,清明以前做的是另两种糍米滋,叫糍块,有咸甜两种。馅料差不多,但外面不用沾芝麻花生碎,也不用冬叶包,只用蕉叶或一种乡下叫做“剪飞叶”(近音)垫底,直接蒸熟就可以。甜糍块做法一样,不过馅是红糖拌花生,粉团也拌糖,蒸熟后咬一口,里外都是甜味,还拌着花生香。

我挺惦念着这快被人遗忘的糍块。清明节如果能有机会回家,一定和母亲一起动手做几笼。

 

2008-2-14

 

 

  评论这张
 
阅读(1091)|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