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管瑜、唐青、贪不得,你们都是好人!(原)  

2009-01-24 15:39:57|  分类: 清茶飘香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管瑜、唐青、贪不得,你们都是好人!(原) - 小腾哥 -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文/小腾哥

 

老实说,我对老天爷的脾气真的摸不透。似乎,他很亏对了我,让我不管多努力,还是让我的生活苦不堪言。但是,他似乎又很厚爱着我,总是令我在困境中屡遇贵人,给予我及时的帮助,让我度过困苦厄运,还能在城市喘息着,继续着流浪,继续着我的人生。我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梦想了。当一个人连自己的生存都保障不到,还有什么脸谈什么梦想、追求。

我感谢这些仗义豪气的朋友们!他们都是好人!一说到好人,又有点巧合。我刚好用原姓名在《江门文艺》(2009-2下半月)发表了一篇八九千字的短小说《你是一个好人》。我在小说中,述说着一个好人司机的故事。他的命运是悲苦的,但他的心是善良的。有点江湖兄弟情义的味道。老实说,我向往着这样的生活,大碗酒大块肉吃喝,兄弟讲心不讲金。

尽管,我远离我向往的生活,但我已经在虚拟的网络江湖中找到这一种感觉。而这一种感觉,是从兄弟郑钟海开始的。我们素未谋面,平时联络也不多,但他义不容辞地一帮再帮,而且一直都体谅着我的难处,宽容着我的难堪,并一而再三地邀请我到广州一聚,连今年初结婚摆酒都没忘记邀请我。可惜……我一直都没有成行!中山到广州很近,近得只有个把小时的车程,但我确实没办法去。不过,我一直都在感动着,人生得如此兄弟、朋友,夫复何求!

我是属于那种一旦没有工作就没办法开饭的人。用苦力买回的钱,也就是所谓的工资吧,其实刚好过日子。偏偏我的工作又是这样不稳定,临时性质,不是老板炒我,就是我炒老板,完全都是得过且过的。厂工就是这样的。至少我做过的就是。比如说,最近的一份工吧,工厂不景气,早早就动员员工主动辞职,也开始放假。留在厂没活做也没钱,所以我一早就放假。我打算另找一份工作。

像我们底层工人,一般都难以承受长时间没工做的,这会断了我们的生活啊!这个时候,大家也应该知道,那多么普通工作、农民工,为何没日没夜地工作。因为,我们的基本工资只得七八百元,想挣得更多的钱就必须没日没夜地加班。很多工厂就是这样。所以,往往在网上看到哪些替厂工、农民工争取休息日的,我看着就发冷笑!真的站着说话不腰痛啊!

目前哪一部法律真正保护到我们这些人?很多工厂所谓的高工资,其实就是变相地加长工人的工作时间。告诉大家,我之前工作的那间厂,我车间的那些老大姐,因为计件工资,多劳多得,原本是早上八点钟上班的她们六点钟就主动到厂开工,一直做到晚上九点、十点!连中午休息的一个钟都没停下,吃完饭就做!因为工厂饭堂的伙食实在太差,而且又贵,四元一餐,这些老大姐就不吃晚饭,偷偷地(工厂严禁除水之外的食品带入厂区)带点馒头或快食面随便吃一点就算一顿,有些人甚至不吃,饿着肚子做到晚上八、九点钟后才回家吃饭。有时候,晚上下班还带回一箱箱外发货带回家继续做。

说来吓人吧!我也不敢相信,但真真实实地看到。我问她们,你们不累吗?她们都说,累!但不做就没多少钱。她们的工资当然比我多,大概有二千多。但算一算,这些三四十岁的老大姐们,一天工作多少个小时?一个月只休息一天!她们做一个月工,基本比我多做一倍工作量。其实,我也经常一天工作十二个小时,有段日子还连续两个月开夜班,从晚上八点直落到明早八点。半夜休息一个小时,兼吃饭。跟我开夜班的一个工友,跟那些老大姐那样,吃完饭就开工。但我不行!我宁愿少一点钱,也不想身体弄跨,吃完饭就拉来组长坐的那张软椅,脱掉工衣(只有开夜班休息才敢脱衫啊,否则就得罚钱,而且很重。),光着上身半躺着小睡一会儿。那时候天热,虽然是深夜了,并吹着一个大大的牛角扇,但汗还是不断地流着。那位工友,果然熬坏了身体,常流鼻血,也得过一场大病。

所以,我的文章,总是有着很多酸苦,很多忧伤。但我的生活就是这样,奈何?说起来,我比起很多人,算是幸运得很多。至少,只要我有工作,我还能挣到一口饭吃,赚到一间宿舍栖身,业余时间也可以学习,可以写作。读书写作,就是我最大最满足的娱乐消遣。

我也是一个孤独的人,性情木讷,说话不多,也少朋友,基本算是独来独往吧!单身寂影栖身一小陋窝,习惯了与电脑相依为命。我已经习惯、依赖了电脑,有了它我就不会寂寞,也不会孤单。所以,当前几天不幸惨遭到贼子入屋盗走电脑后,我真的非常不适应。晚上回到宿舍,我就觉得十分无聊、难过,感觉犹如度日如年。

我连一个晚上都忍受不了,于是厚着脸皮写了那一篇《谁能帮助我一把》的文章发在网上。坦白地说,我真的渴望能到朋友们的相助。我甚至想好了再写一篇《一人一二百,助我一臂之力如何?》。但发稿后第二天上网,花街社区唐青兄弟正在线上,看到后马上到银行寄钱帮助我;在网易博客看到贪不得给我发了短消息,留下电话说尽她所力帮助我(不久前看到她的博文,说她破产了,卖房还债。我实在想不到,她都非常不容易,还竟然还想着帮助我!我很感动。因为已经有着唐青兄弟的帮助,所以我不好意思再麻烦她,但我还是感谢她。);新快博客上管瑜老师留言,说他一个好友在中山商报当领导,介绍我到那里试试吧……还有很多朋友安慰、鼓励我!我看着已经不能用一个“感动”的字眼形容心情,整个心都暖洋洋的

别说我们素未谋面,上帝说,你们都是兄弟姐妹。作家周德东在《地毯和壁挂》一文中写道,一个人面对阻碍,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这时候我们搬一块石头垫在他的脚下,使他攀越过去,这块石头就比金子更贵重。而管瑜、唐青、贪不得,还有郑钟海等热心、善良的兄弟姐妹,你们都拥有着一颗比金子还亮光的心!我小腾哥一辈子都感激你们,都牢记着你们!!

 

2009-1-24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