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兄弟,拿出你的勇气!(原)  

2009-02-19 14:16:27|  分类: 清茶飘香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兄弟,拿出你的勇气!

 

文/小腾哥

 

全球化金融危机下,打工仔真不容易。

老大哥大府春节过后,已经不再回我所生活的城市。他到另一个城市,继续为一日三餐奔波劳碌。我给他打电话时,他问我的小说写得怎么样?我苦笑,说,还能怎么样?不是最好,但也不会太差,反正就是这么一个尴尬的水平,一般般。

大府说,我问的不是这个,我想问的是故事。李三怎么样啦?白雪花呢?李三变坏没有?白雪花有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哪一个女人竟然可以让一直都表示爱白雪花一生一世的李三变心?……老哥们的一连串问题,直把我的头弄大。我赶紧说,老大哥,停!停!慢慢来,又不是什么惊世作品,臭稿一篇,不必急着寻根问底。

大府很不高兴,说,小腾哥,你怎么老是这样嘲讽自己的东西呢?好不好,由读者评论嘛!

我再一次苦笑。我真的不好意思告诉老哥们,其实我这篇东西没多少读者看,贴出很久了才两万点击率,还不如我的一篇被推荐的博客文章;更没几个读者愿意评论,都发到第九章了,给我回复和评论的读者加起来大概二十个都不够吧,能坚持下来的只有二三个。所以,对于这几个忠诚的读者朋友,还有那些“走过看过不留名”的忠实读者,我都心存感激。

大府察觉出我的郁闷,有点担忧地问,小腾哥,你怎么啦?你的心情好像不太好?

我老实地回答,老哥们,你猜对了,我的心情确实不太好,但不是为了这篇破小说。

于是,我跟大府讲起我的宿舍被盗,我的电脑被偷去,我苦心写了几年的稿件没了……最重要的是,我还跟他一样,仍然为着生计奔波劳碌。最后,我叹着气说,也许,这篇小说又落得“虎头蛇尾”的惨痛下场。

我不否认,“腰斩”一直是我的念头。一来,多年的网络写作经验告诉我,如果作品写得不好,不被读者追捧,就不要犹豫,赶紧结束,以免白费时间和精力;二来,这一次写作是参赛性质,结束时间离现在还有十来天,没办法让我慢慢写下去。原本,按着我的计划,可以顺利地完成的。可惜,生活出了多次意外,不得不让停顿了很天写作,再加上现在为了糊口,又不能安心地写作……我真的说不下去。

我担心我伤了大府的心。我身边的人,只有大府老哥支持我写作,支持我将拙作投给报刊杂志。上个月在某杂志发篇了一篇万字左右的小说,老哥们竟然比我还高兴。“秀才,努力!再接再励”大府竟然喊出很久未喊过的“秀才”。记忆一瞬间就窜回过去,那时候我刚出门打工,跟大府一起在一间港资机器制造厂打工。喜欢文学的我,常给厂报、厂宣传栏写点“豆腐块”小文章。爱开玩笑的大府,于是莫名其妙地喊我为“秀才”。

老实说,我对“秀才”这个名字有着说不出厌恶。“秀才”,原本就是一个尴尬的“功名”,给我的印象都是那些“穷酸”又“少才”的书生。而我,也应该属于这一类的书生吧。

我一直都是一个自卑的人。我自卑自己没有高等的学历,特别找工作的时候,我的心总是很酸,很痛。也许,高等文凭并不代表一个人的能力,但在这个重视高等学历的社会却是一块“敲门砖”。没高等文凭,很多公司根本没耐性跟你再谈下去。这不,前些天我在人才市场招聘现场面试一间广告公司的“网络推广员”职位,条件只有三个,一是大专文凭,二是熟悉网络,三是写作能力。后两者,人家很满意,好歹我混网络多年,也做过所谓知名的论坛写手和博客主,熟悉网络,又学过网页设计懂得一些基本知识;至于写作能力,应该不算太差,在报刊杂志发表过不少“豆腐块”文章,网上文章也经常被推荐到首页。但我最终还是败在没大专文凭上。人家说,这是硬性要求。

当然,人家也安慰一下我的心,说如果你有营销推广经验,或者可以考虑,但……类似的事,我经历得太多了,弄得心也胆怯了。所以,我也一直都不敢打电话给管瑜老师。春节前,管瑜老师说,他有个朋友在中山商报做领导,欲介绍我去试试。当时我看后非常感动,给管瑜老师留言,或者春节后我可能会打电话请他帮助。但直到现在,我都没勇气打电话给管瑜老师。

我能做些什么呢?我很怕我闹出洋相增添管瑜老师的麻烦与尴尬。哪怕,兄弟郑钟海也鼓励我去?管瑜老师帮助,说这可能是一次机会。但是,直到现在我仍是没信心与勇气。对不起!管瑜老师,原谅我的不礼貌!当我拿起电话,手始终没勇气按完那串数字。我不知道如何开口。我本来就不太善于说话。

大府等我说完后?叹了一口气,说,我们真是一对难兄难弟啊!小腾哥,别愁!只要我们不放弃,只要我们努力,面包会有的?爱情也会有的。安慰话我就不用多讲了,我只对你有一个要求,就是把小说《有一种债女人必须向男人索偿》好好地写下去。也许,你一直都认为这是一部臭稿,但我却很喜欢!真的!因为,你,还有我,都已经融入了这一部小说。我希望有一个好的开始,也有一个不坏的结局。小腾哥,我希望你能做到!

多好的兄弟!我点头答应,说,老大哥,我听你的!我抓紧时间这部臭稿写完!

大府又是一声叹息,说,兄弟呀,你什么时候才能自信起来呢?拿出你的勇气,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