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腾哥博客:烟火觅梦

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

 
 
 

日志

 
 
关于我

小腾哥,一介穷酸布衣,混迹网络江湖娱己乐人,谓之青年不识愁滋味。朋友们如果有话,可以给我留言、发纸条,也可以用以下方式联系:E-mail:lushuteng@163.com,QQ:411260479。

网易考拉推荐

当晚会遭受商业“调戏”,传承文化更显尴尬与无奈  

2012-02-07 11:46:40|  分类: 杂谈·非正式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小腾哥

 

刚过去的元宵节,我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节日气氛与味道。除了吃汤圆外,似乎已经没有别的事可做或可看。在我所生活的城市,很难寻觅到灯笼,也很难见到花灯,更别说猜灯迷了。当然,商家刻意装扮出的节日气氛,倒是可以在热闹的街头或商场见到,但味道却变了,感觉也不一样。或者,世事就是这样,就像今个月的月亮,十五夜的并不是最圆最亮,十七夜的才是。是啊,多少人叹惜,现在过年没年味,过节没节味。于是,怀念成了最美好的憧憬。只是,那种久违的年、节味道却与我们渐离渐远,甚至一去不往返。

这个年头,有些事总是充满讽刺与嘲讽。按理说,社会进步了,科技发达了,人们的日子过得好,过年过节理应过得丰富又充实,物质享受与精神愉悦皆得满足,但事实上现在过年过节演变成吃喝、游玩、购物,至于其他活动早就沦为可有可无。这可不是说娱乐活动,而是节日活动或者节日文化,很多已经被告我们遗忘与漠视。是我们节日活动或节日文化落后而被今天这个日新月异的社会淘汰,或是我们已经被这个功利性、物质化的商业社会所透惑与坠落。我们常常口出骄傲自满的狂言,泱泱大国,有着上下五千多年文化,但请扪心自问,传承下来的文化又有几多呢?似乎不多,倒是利益驱动下多少人制造出像争认潘金莲、西门庆故里、塑造秦桧站像、兴建历史景点等等啼笑皆非的“文化”。

可以敢说,现在的青少年,都已经不知道真正的“年节”。其实,不要说这些青少年,就是我们这些大人,甚至老人,都不知道春节、元宵、清明、端午、中秋、重阳等农历年节是怎样的,又怎么过。遗忘是可怕的,只是商业社会里人们连一顿“团圆饭”都懒得做,还能再要求些什么呢?难得人们还有耐性坐在电视机前,收看“年节”晚会,已经算是相当不容易了。至少,这些“年节”晚会,或多或少都算是一种文化吧。这个年头,谈论文化很奢侈,享受文化的愉悦更奢侈。

只是,这些“年节”晚会有多少文化含量呢?又能传承着什么样节日文化呢?大家都懂的,无论央视晚会或是地方卫视晚会,在商业运作下,其实娱乐功能大大远于对节日文化的传承与创新。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嘛。你看,元宵晚会,无论央视的或是地方卫视的,拼的是明星,拼的是潮流,拼的是时尚,拼的是科技。于是,观众确实见到一台美奂美仑的晚会,视听享受也得到满足,但热闹后便遗忘或遗弃。甚至,很多人不以为然,大咧咧地说,不就是一台晚会,大家图的是享乐,谈什么文化呢?

是,文化,确实已经成为忙碌于生计的人们不能承受之重。就比如看书吧,现在还有几个人有时间能够静下心来看书呢?即使忙里抽闲看书,也是上网看网络小说,看得不费劲,且可以“YY”,不仅可以放松神经,而且还可以得到精神愉悦。这不是大家的错!讨生活都已经很艰难,谁还有心去看大道理,识文化呢?何况,娱乐多样化的今天,口袋不差钱的人们更乐意放纵身心。精明的商家,向来都懂得如何迎合消费者,于是,灯红酒绿成了我们的享受,读书学文化成了我们的负累。

如此趋势下,什么样的晚会,都要面临着这样尴尬:广告与收视!而世间尘事,但凡跟利益扯上关系,那只能是一个结果:资本大于一切!故,当晚会遭受到商业的“调戏”,传承文化就显得更无奈与尴尬!这个时候再说回央视春晚,就显得有些矜贵了,好歹是老百姓愿意等候的“年夜饭”,是传承“春节”的符号。

 

2012-2-7

 

 

小腾哥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65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